默克出手 2,655 億購併抗生素藥廠,剛買下就吃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12 月 26 日 10:06 | 分類 財經 ,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隨著醫藥發達,細菌在抗生素狂轟濫炸下,也跟著「軍備升級」,在全球各大醫院中,已經出現相當多所謂多重抗藥性的「超級細菌」,許多原本可用抗生素輕鬆解決的疾病,在產生超級細菌之後,又再度成為棘手的難治之症,針對這點,醫界除了呼籲不可濫用抗生素,以免「人擇」培養出更多超級細菌以外,就只能等待藥廠開發出新的抗生素來對付它們,默克大藥廠(Merck)認為這是一大潛力商機,為此大手筆進行購併。



各大藥廠對抗生素的重新正視

默克宣布將斥資 84 億美元,合約 2,655 億美元新台幣,以每股 102 美元價格,買下專精於對付多重抗藥性細菌的 Cubist Pharmaceuticals,包括承接其 11 億美元債務,默克的大舉行動,揭示著主流藥廠在幾十年來忽視抗生素的開發之後,在超級細菌威脅人類生命所產生的新商機下,終於回頭過來注意抗生素的開發。

過去主流藥廠視抗生素為夕陽產業「賠錢貨」,大砍相關研發預算,使得 Cubist 以區區每年 4 億美元的研發預算,就成為抗生素研發領域的領頭羊,如今各大藥廠終於重新重視抗生素,默克祭出購併,而其他大藥廠包括羅氏(Roche)、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與賽諾菲(Sanofi)則對抗生素研發重新注資。

然而或許各大藥廠回神的有點太晚,世界衛生組織(WHO)於 2014 年 4 月嚴正警告,人類可能即將進入「後抗生素時代」,許多在抗生素時代變得很容易處理的簡單疾病,因為超級細菌的誕生,將重新成為人類的威脅,美國疾病管制局則於 2013 年估計全美每年有 200 萬人感染超級細菌而生病,其中有 2.3 萬人不幸因而病故。

 

一併購就面臨專利無效

默克購併 Cubist 之後,可取得其旗下對抗格蘭氏陽性菌的抗生素,學名為達托黴素(Daptomycin)的救必辛(Cubicin),原本預期每年可帶來 10 億美元營收。不過,默克的購併時機可說是再糟不過了,因為就在默克宣布購併的同一天,12 月 8 日,稍晚時分,美國聯邦法院判決救必辛有 4 項專利無效,這使得救必辛的專利保護期只到 2016 年,這使得美國學名藥廠如赫士睿(Hospira)可在 2016 年就生產救必辛的學名藥,屆時默克預期的營收將大幅縮水。

部分默克投資人對此大表不滿,抨擊默克出價過高,宣布購併時機不當等等,不過默克堅守立場,表示購併案長期而言對默克在急症用藥領域有策略上的助益,並非只看短期營收。默克原本也要求要在法院判決明朗後再來決定最終出價,不過在 Cubist 反對下,希望成交的默克退讓了,願意在不論法院判決如何的前提下進行購併,因此才會於判決前「最差時機」宣布,而判決對 Cubist 不利的結果,默克也事先就有心理準備。

 

默克並非全然吃虧

Cubist 旗下也不只有救必辛,2014 年 12 月,美國食品藥物管制局(FDA)通過 Cubist 新藥 Zerbaxa,Zerbaxa 為頭孢類抗生素 ceftolozane 加上 beta 乳糖酶抑制劑 tazobactam 的複方藥物,可治療合併併發症的腹腔與尿路感染,通過後也將為 Cubist 與默克帶來營收。默克股價在宣布購併後從 8 日的 61.88 美元下跌至 16 日的 56.8 美元低點,不過之後又回升到近 60 美元。

Cubist 股價在 2002 年最低點曾到 3.99 美元,2003 到 2004 年漲到 10 美元上下區間,2005 年跳升到 20 美元,之後到 2010 年都維持 20 美元上下區間,2011 年以來,股價大幅成長,2014 年 2 月的前波高點漲至將近 80 美元,而如今以每股 102 美元賣給默克,為歷史最高點,所有投資人都皆大歡喜,Cubist 在主流藥廠普遍看壞抗生素的環境下,持續默默耕耘,就股價而言,可說有了美好的回報。

(首圖來源:Flickr/Montgomery County Planning Commission CC BY 2.0)

關鍵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