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市場大撤退、準升息時代來臨,你的錢擺哪裡?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0 月 03 日 0:00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今年 1 到 8 月,外資賣超新興市場股票 510 億美元, 已經超過 2008 年金融海嘯水準,創下歷史新高。 美元走揚、原物料下跌、新興市場股匯雙殺, 外資的撤資潮進行中,台灣人最愛買的人民幣、澳紐幣、 新興市場股債基金正處在風暴中心, 你該如何調整投資配置?

美國聯準會(Fed)在 9 月 17 日沒有升息,然而,大家心知肚明,每隔一個半月聯準會就要開會,「猜升息」的遊戲一定持續玩到升息為止。事實上,從 2013 年中,當時聯準會主席柏南克拋出 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退場,市場早已逐漸熟悉 QE 退場三部曲:減少買債券、不買債券、調高利率,目前只是等待最後一步罷了。

2013 年,是美元價值抬頭的序曲,同時吹起新興市場舞會散場的號角。在 2008 年金融風暴後,資金大量逃離股市,根據統計機構 EPFR 資料,當年基金在新興市場賣超 482 億美元(相當於投資市值的 15%),創下歷史新高。然而,今年 1 到 8 月,所有基金賣超新興市場 510 億美元(相當於投資市值 5%),金額超過 2008 年,創下歷史新高,8 月發生股災時,賣壓達到最高點。

殺盤並未停止,美銀美林在 9 月 4 日至 10 日的調查顯示,基金經理減持新興市場股票的規模持續擴大,減持的規模目前處於 2005 年以來最高,目前,基金經理最熱門的交易是作多美元、作空新興市場股票、大宗商品股票及新興市場貨幣。最擔心的問題是中國衰退、新興市場債務危機。

 

新興市場股匯大逃殺
基金減持規模創 10 年來新高

日前,信評機構標普鑑於財政惡化、經濟下滑,調降巴西的債信評等,維持了 7 年的投資級債信宣告失守,降至垃圾等級;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也跟進,大降巴西的預測,經濟成長率由原先的 2%降至衰退 2.8%,陷入嚴重衰退。OECD 也調降中國的經濟成長預測,今年僅 6.7%,明年為 6.5%,印度相對有機會受惠油價下跌,被認為是相對穩定的金磚。

外資在新興市場的大賣超,絕對是警訊。首先,2009 年就是因為美國 QE,熱錢四處流竄,原物料、股票大炒一波,有利原物料生產國,大部分是新興市場,從 2011 年到 2014 年,布蘭特油價都維持在每桶 100 美元之上,巴西、俄羅斯各有豐厚資源,靠著賣祖產就像是暴發戶,現在美國要升息,當然是結構性的改變。

其次,去年俄羅斯受到經濟制裁衝擊,政府及石油企業收入大減、貨幣重貶,資金外流;沙烏地阿拉伯為了制衡美國頁岩氣業者,率先大砍油價,搶市佔率,油價大跌重創俄羅斯,卻沒有讓缺油的中國得利,因為 10 年來的過度投資,也到了要買單的時刻。

最後,經濟全球化已經把世界變成平的,各國環環相扣,中國不採購鐵礦砂,澳洲和巴西就遭殃;產油國向美國業者宣戰,拖垮所有的產油國,綠能產業跟著遭殃;中國匯率改革,資金大挪移,也會引發全球的 8 月股災。聯準會主席葉倫不升息的記者會上,更是三度提到中國因素,如果情況失控,更不惜祭出負利率。

 

新興市場只剩反彈
美元升息凌遲  資金回不去了

外資在新興市場賣股票,下一步就是匯出資金,從 2013 年以來,新興市場因為美元抬頭,付出慘痛的代價。2000 年以來最紅的「金磚四國」,除了中國靠出口賺外匯,人民幣算是最強的貨幣,從 2013 年算起,至今兌美元還是貶值了 2.04%,印度盧比貶值 16.53%,巴西里拉貶值 47.83%,俄羅斯盧布貶值 53.65%,跌勢十分慘烈。

MSCI 新興市場指數,也在今年跌破了頸線,來到 2009 年以來的低點,等於是過去幾年買進長抱的人,如今都是套牢的命運;相對的,美國、德國、日本等成熟國家,股票都維持在高檔,吸引資金轉入,成熟國家和新興市場的命運,在美元升息的背景下,簡直是天壤之別。

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市場研究團隊總裁墨比爾斯(Mark Mobius)指出,「我們以股市下跌逾 30% 為基準,視為空頭市場,中國 A 股確實已進入空頭,但整體新興市場跌幅約 26% 至 27%,技術上還不算進入空頭,但短期內也很容易觸及這個標準。」

富邦金資深經濟學家羅瑋也表示,現在這個情勢對新興市場非常不利。新興市場可能有反彈機會,但也只是逃命波,畢竟美元走升,原物料價格下調,但需求沒有增加。例如巴西和南非,面臨貨幣貶值,進口物價變更高,財政和貨幣政策都沒有用,這兩個國家幾乎是完蛋。

尤其過去以原物料為主的新興國家,成長模式是舉債投資、用便宜的貨幣促進出口、還掉貸款,附加享有人口紅利,可是現在成熟國家需求下滑,新興國就沒有錢還債和提升產能,陷入惡性循環。此外,以製造為主的韓國、台灣也有麻煩,因為美元轉強,但美國消費並沒有增加,也衝擊製造出口的新興國家。

 

重新檢視投資配置
從趨勢投資轉為區間操作

而且,成熟國家的技術先進,在網路、軟體、生技、物聯網、工業自動化等領域,掌握關鍵競爭力,加上油價下跌,競爭力大幅提高,其中美國企業因強勢美元,帳面獲利受到影響,但是德國、日本等工業大國,因為歐元、日圓貶值,企業盈餘逐漸回升,從新興市場流出的資金,不少是轉往日股、歐股。

若以 2003 年起算,累積流入新興市場、成熟國家的資金,從今年起,的確出現了逆轉,成熟國家的資金流入存量,已經超過了新興市場,趨勢剛剛開始,可能延續好幾年。

過去,新興市場一向是台灣投資人最愛,尤其過去 10 年,靠著定時定額、或者低點買新興市場,不管是股、債基金,大都能夠賺錢,但是現在新興市場面臨結構性的轉變,原物料風光期過去了,美國啟動利率正常化,也就是把利率從 0% 到 0.25%,調升回過去正常的 2.5% 左右,還有長路要走,投資人操作新興市場的心態,應該要從趨勢投資,轉為波段。

除了海外基金,因為台灣存款利率長期低迷,許多人會把錢存在澳幣、紐幣、人民幣、南非幣;也有部分保單是以澳幣計價,到期將受到貶值衝擊;還有近 2 年風行的投資海外房地產,例如馬來西亞、澳洲都受到貨幣貶值的打擊,投資客賺到房價,卻賠了匯差。面對新興市場出現撤資潮,結構性問題無法在短期內改變,此時還是趕緊拿出財產清單,做好風險總量控制為宜,專家建議,可以從兩大面向來調整投資配置。

 

二招應對市場逆轉
嚴控投資比 波段買中國

第一招,控制新興市場股、債、房、匯比率:美元升息潮一旦啟動,將是緩慢且長期的方向,加上大多數國家經濟疲軟,全球需求不足,市場震盪加劇,資產配置首重下檔風險的控制,而且要做到總量控管,包括股票、債券、存款、房地產的外幣部位要算清楚,尤其房地產應該把是否有貸款避險計入,新興市場投資金額不要占海外投資的比重太高,否則價差、匯差同時出現,加上流動性不佳,使投資風險加速上升。

第二招,波段買中國:新興市場風險雖高,巴西、俄羅斯短期問題難解,印度是外資較看好的,所以外資持有印度股票的權重超過 MSCI 新興市場指數權重 6.9 個百分點,相對的,中國、南韓、台灣都是低於指數配置的,以中國 G2 的地位,即使沒有進入新興市場指數的權值,但和全球的經貿關係已經達到「大到不能倒」的地位。

最近,高盛出具報告指出,中國政府 6 月以來,共花費 1.5 兆元人民幣買入 A 股護盤,光是 8 月花在護盤的金額,就達 6,000 億元人民幣,相當於流通市值的 9.2%,這不可能在短期內可以抽腿,即使外資對於暴力救市諸多批評,但是此時介入搶反彈相對安全。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

關鍵字: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