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只能讓花花公子放棄裸照,他們最值錢的生意卻在別處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0 月 19 日 12:10 | 分類 網路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成人雜誌《花花公子》( Playboy )上週宣布紙版從明年 3 月起將不再刊登女性全裸照片,人們紛紛為它感到遺憾。其實,這是徹底的表錯了情。對花花公子公司而言,這個決定不僅正確,簡直精明。



這本由休·海夫納( Hugh Hefner )創辦的成人雜誌,從 1953 年 12 月創刊以來,一直以性感的裸體女郎著稱。沒有裸照那還叫《花花公子》嗎?看起來似乎很難想像。

Playboy_magazine_ifanr101902

marilyn-monroe-1953-ifanr1019

然而,花花公子的商業邏輯,遠遠不只裸體照片那麼簡單。只不過,一直以來我們對花花公子的認知還只停留在它的雜誌封面女郎上。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對《花花公子》的決定,我的一位朋友隨口評價:現在,誰還看那個?

花花公子公司 CEO 斯科特·弗蘭德斯( Scott Flanders )的看法也差不多:

網路上可以免費獲得任何色情內容。

所以,並不是人們不再看「那個」了,而是色情內容在網路上早已隨處可得:動輒十數 MB 一張的高清裸照、720P 甚至 1080P 的高清影像,因為盜版業的努力,不費多大力氣就能下載到。

還有那些非職業裸體模特和演員「本色出演」的照片和色情影片,譬如每隔一段時間就爆出一個的「門」事件,都在削弱人們對紙質成人雜誌的興趣。即便這些照片和影片粗糙、低劣,多數缺乏美感。

但是,把裸體女郎的照片拍得優雅、時尚,像漂亮的鄰家女孩一樣的《花花公子》,並不是完全是輸給這些免費的色情內容。畢竟,它也曾不顧公關施加的巨大壓力,堅持刊登惠普公司性騷擾醜聞女主角喬迪·菲舍爾(Jodie Fisher)的 17 張豔照。

playboy-greatest-covers-ifanr1019

但是,即便有更多大公司、豔照門之類的關鍵詞,也並不能讓這本雜誌在網路的時代很好地活下去。《花花公子》的訂閱量已經從 1975 年巔峰時期的 560 萬冊,猛降到現在的 80 萬冊。

是人們的口味變得更重了嗎?也不見得。比《花花公子》硬得多的另一本成人雜誌《閣樓》( Penthouse ),在網路色情內容的挑戰面前,底線一降再降,尺度越放越大,結果廣告商受不了了。2013 年《閣樓》因為經營不下去,不得不申請破產。

另一本著名成人雜誌《 Screw 》,更是早在 2005 年就破產了。它的老闆後來轉投到敵人麾下:一家色情影片點播網站。

這些故事,和眼下正發生的傳統媒體關停、倒閉、大面積離職的潮流沒什麼兩樣。只不過色情雜誌似乎比其他領域的同行更早受到衝擊。在網路顛覆性的力量面前,他們都做出了最理性的選擇。

Playboy_magazine_ifanr101903

換句話說,不刊登裸體女郎,只是生意,無關風月。

 

網路色情並不容易

今天,人們對網路色情的態度相當弔詭。

一方面,對色情內容的抵制和禁止幾乎在哪裡都一樣嚴厲,以至於公開討論獲取色情內容的方法,比如在 BBS 和社交媒體上轉發一個色情影片的下載連結,要承受相當大的法律和道德風險。像 Facebook 和蘋果 App Store 這種地方,色情內容更是絕對禁止的。《花花公子》費盡功夫登上 App Store ,也不得不付出自我閹割的辦法:去掉所有色情內容。

另一方面,像 Tumblr 這種由用戶上傳內容的社交網站上,裸照和成人影片等內容的豐富、火爆,簡直讓人懷疑對色情內容的監管和審查是否真的存在。

tumblr_ifanr1019

熟悉這兩方面情況的人很容易就會聯想到,對抵制色情內容熱情高漲的那批人,和擁有兩個以上 Tumblr 帳號的人群,至少部份是重疊的。

有一些特定的社會環境,對色情內容消費者更為嚴苛。以至於人們一方面享受著可能是全世界最安全、無害和純淨的網路生活,一方面卻在一些不見光的網站裡消磨時間和金錢。

這種首鼠兩端的壓力幾乎到了能催生亞文化群體的程度:在一個經常用「 1024 」代稱的社區,會員每發一次文要等待 1,024 秒的間隔,所以人們就在高質量的色情內容下面回覆「 1024 」,表示獻出自己的一次發文機會來致謝。而在更多地方,色情內容消費者們稱呼自己和其他成員為「狼友」。

這當然是自嘲,但也未嘗不是一種歸屬感的自然流露。

像上面提到的那種複雜的心態一樣,網路色情的商業邏輯也是傳統成人雜誌很難搞明白的。

技術革新帶來的變化大家都能看得到。今天, 超過 1TB 的裸照和色情影片的獲取、攜帶和收藏,都不是一件難事。而對那些不想暴露自己這一愛好的人來說,隱藏數位版的色情內容,遠比藏匿一疊成人雜誌要容易得多。所以,最直觀的思路往往是:做網路版成人雜誌。

事實證明,這是個坑。

iPlayboy_ifanr1019

《花花公子》雜誌 1994 年就有網站了,鼎盛時期每個月的訪問量也能達到 300 萬人次以上,但是雜誌並沒有因此賺到多少錢。

《閣樓》也做過網站,當然,也沒怎麼賺錢。

 

無須為花花公子擔心

去色情化之後的花花公子,很可能活得更好。

在網路色情的領域混不好,花花公子公司去年乾脆撤掉了網站上的色情內容,令人意外的是,網站的訪問量竟然翻了兩倍。原因說起來卻很有趣:去掉色情內容後,花花公子網站在上班的時候也可以看了。

現在,他們更進一步,放棄了紙質雜誌上的裸照,專注於為讀者提供調查性報導、兩性專欄等高品質內容,這樣一來,雜誌的定位就更開放,也更「安全」。

很長時間以來,花花公子公司最大的收入來源是品牌和 logo 授權。授權是面向全球的,覆蓋的產品類型包括香水、酒、衛浴用品、珠寶和衣服。中國的廠商在這個領域為花花公子貢獻 40% 以上的收入。東莞錦兔皮具生產花花公子箱子包包皮件,福建三舒集團則生產花花公子品牌的鞋子和運動休閒外套。

Playboy-store-ifanr1019

2014 年,花花公子商品銷售收入高達 10 億美元。這是光靠賣雜誌絕對無法達到的體量。

另外,放棄色情內容之後,《花花公子》反而更真實了。一直以來,大尺度裸體照片讓人忽略了它做為一本「雜誌」的本來面目。

實際上,《花花公子》的人物專訪一向很棒,不僅內容深入,採訪人物的範圍也十分「健康」。早在 1985 年,他們就為史蒂夫·賈伯斯( Steve Jobs )做過專訪。他們還訪問過歌手約翰·藍儂、導演大衛·芬奇、籃球明星喬丹、物理學家霍金、哲學家羅素和作家沙特。給他們撰稿的作者名單裡,有著名作家史坦貝克、海明威、厄普代克。

沒有了裸照,《花花公子》仍然可以是一本好看的雜誌。

《花花公子》沒了裸照,有人說,一個時代結束了。其實,結束的只是往沙發底下藏雜誌的日子。雜誌會更雜誌,色情會更色情。

而金錢永不停歇。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