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手錶入侵多年,瑞士高階名錶雖有衰退但依然挺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5 月 14 日 12:00 | 分類 Apple Watch , 穿戴式裝置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不是每個人都是斐代爾·卡斯楚,可以大搖大擺一隻手上戴兩支勞力士,而不顯得突兀誇張。那麼問題來了,如果已經習慣戴錶,你會選擇傳統的石英或機械錶,還是更青睞新興的智慧手錶?



包括高級機械錶在內的瑞士鐘錶行業正在衰退,這已經不是什麼新鮮消息。巧的是,2014 年蘋果發錶 Apple Watch,次年瑞士鐘錶出口額就迎來自 2009 年以來的首次下滑。到了 2016 年,出口額的下跌幅度更擴大到近一成。

(Source:瑞士鐘錶工業聯合會

以 Apple Watch 為首的智慧手錶誕生之初,唱空瑞士傳統製錶業的聲音便不絕於耳。然而時至今日,智慧手錶自身的發展也不如人意,從未如預期中那樣,成為人人不可或缺的必備品,成為下一個智慧手機。

如果你關注鐘錶行業,或許會清楚,瑞士製錶業這次衰退,原因不僅是智慧手錶帶來的衝擊。全球經濟低迷、各進口國貨幣貶值,甚至包括中國的反貪腐,同樣都對瑞士鐘錶出口造成不小的負面影響。

那麼這一系列因素中,屬於智慧手錶的「戰果」又有多少呢?

Source:瑞士鐘錶工業聯合會

低階瑞士錶最受傷,卻也非無出路

瑞士鐘錶工業聯合會發錶的 2016 年度統計資料顯示,按照價格劃分區間,出口額的下降,主要是 500 瑞士法郎(約台幣 15,175 元)以下的低階錶,和 3,000 瑞郎(約台幣 91,050 元)以上的高階錶造成的。

目前的智慧手錶,如 Apple Watch 的主力款式,基本上都無法達到 3,000 瑞郎。後者銷售低迷,更多應該歸因於經濟、政治等傳統不利因素。更何況,即便高級腕錶的消費者對智慧手錶產生興趣,也不至於為了 300 美元的 Apple Watch 放棄勞力士──人家大可以兩支都買啊。

500 瑞郎以下的低階瑞士錶,才是智慧手錶入侵的真正受害者。這個市場上,既有天梭、漢密爾頓、美度(Mido)、名士(Baume & Mercier)等眾多入門級瑞士錶,也包括浪琴、雷達、摩凡陀等中階品牌的入門錶款,Fossil、Armani、Michael Kors、CK 等時裝品牌的腕錶產品線也擠在這個區間。

▲ 天梭 Le Locle,使用 ETA 產機芯。(Source:uhrforum

這個價位的瑞士腕錶,一部分使用石英機芯,而非更能代表瑞士製造的機械機芯。其中只佔少數的機械腕錶,使用的也基本是 ETA 等協力廠商機芯製造廠的低階產品。

機芯對於腕錶,尤其是機械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這個價位的瑞士錶又很難被賦予特殊的設計與風格,除了錶盤上「SWISS MADE」標記,對照智慧手錶,它們幾乎沒有稀缺性、特質性上的優勢。

品牌是另一個「問題」,雖然像天梭這樣的大品牌知名度已經頗高,但也造成大眾對定位的固定認知。錶盤上「TISSOT」的 logo,幾乎就限定了這手錶的價值為何,還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主人的背景。

智慧手錶在這方面就好得多。雖說如 Apple Watch 也推出售價上萬的昂貴款式,但幾乎沒有幾個人,會真的花上 4、5 倍的價錢,買一支功能和基本款 100% 相同的電子產品。即便是多金人士,也很少錢花得如此隨性。

這就造成對消費者來講,具實際購買意義的智慧手錶,價格基本不會超過 13,300 元區間。不論你是尚無收入的學生,還是月入過萬的金領,最後做出的合理選擇,都是那幾款幾千塊的「XX Watch」。

▲ LG Watch Sport。

於是對大眾消費者來說,選擇智慧手錶似乎是更好的選擇──與其戴一支旁人一看就知價值不高的低階瑞士錶,倒不如買一支標榜新潮、又不大容易暴露階級的智慧手錶。有透過戴錶來顯示身分需求的人只是一部分,需要手錶卻不想被它定義、暴露自己的大有人在,智慧手錶剛好滿足了這樣的需求。

相比價格相當的智慧手錶,大多數低階瑞士錶在品牌、稀缺性、獨特性上都不具優勢,還在功能性和「隱藏主人身分」的能力上輸給智慧手錶。但這個價位的腕錶,又未必會被智慧手錶屠殺。

(Source:daddysneatness

「來自瑞典」的丹尼爾‧威靈頓(Daniel Wellington,DW),這個均價不足 4,500 元的石英錶品牌,成為了近年來腕錶市場難得一見的爆款。DW 本身的品質與價值暫且不談,它的成功至少說明了,即便在智慧手錶盤踞的價位,會講故事、會做品牌、會搞特色的錶廠依然有立足之地。

中高階情緒穩定,但也要暗自布局

智慧手錶的普遍價位──13,300 元以上的瑞士錶,受到的影響要小得多。甚至不大能確定這 4% 銷量下滑的原因,究竟有沒有智慧手錶的影響在其中。

當下的智慧手錶遠無法達到智慧手機的地位,做為附屬配件,價格也就基本達不到智慧手機 22,200 元左右的天花板。另一方面,智慧手錶雖然名為手錶,本質卻是和手機一樣的電子產品。沒有人希望花費幾十萬元,去買一支兩年後就完全過時,甚至難以使用的智慧手錶。

(Source:By hypo.physe (https://www.flickr.com/photos/hypophyse/4482485310)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但這並不意味著,這個價位的瑞士錶廠就可以高枕無憂。短期內,此價位的消費人群主要是事業小有成就的中青年,他們對勞力士的鍾愛,恐怕要遠大於一支「能連手機的手錶」。

把目光放更遠一點,戴著 Apple Watch 的這一代逐漸長大,終有一天會具備消費高價手錶的經濟實力。習慣了抬腕即連網的他們,還會不會為了擁有一支勞力士、歐米茄,而放棄彼時功能勢必更強大的智慧手錶,就很難說了。

▲ 萬寶龍 Summit 智慧手錶。(Source:Swissarma

在年初瑞士鐘錶業盛會巴塞爾錶展上,此價位最熱中於新技術的錶廠豪雅、萬寶龍,都推出了新一代智慧手錶。或許目前這種昂貴的智慧手錶,尚且不會被高價錶消費群體中大多數接受,但提前布局的意義,在於並不太遙遠的未來。

頂級奢侈錶──另一個世界

至於價格更高的頂級腕錶市場,和智慧手錶的交集就更小。不光是對真正有消費能力的人,還在於大眾對兩者的認識──沒有人會為連不連得上手機這種事,而動搖自己的百達翡麗夢。對於眾多瑞士錶廠,價格越昂貴、品牌越稀缺,和智慧手錶的交集就越小,直至完全兩個世界。

和智慧手錶相比,頂級名錶和珠寶共通點更多。這或許也是智慧珠寶這個可穿戴裝置中的異類,始終沒能在市場上激起波瀾的原因。頂級腕錶和珠寶的消費行為,可以說是感性遠大於理性。獎勵、饋贈、紀念等消費場景下,不那麼「單純」的、電子化的珠寶,智慧屬性是否減分都難說。

(Source:luxify

數位和智慧正逐漸滲透生活的各個角落,但總還有些事物不那麼容易被電路板取代。這樣一片從低向高價慢慢失守的空白,似乎更是社會心理起作用。感性消費的奢侈品世界裡,沒有值不值得,只有喜不喜歡。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Guy Sie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