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川普帶動美股長紅?從 1924 年的華爾街牛市談動物本能論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5 月 20 日 6:00 | 分類 國際金融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自川普當選之後,儘管他似乎還來不及做出改變,但美國股市仍然不斷上揚。自 2016 年底,就開始有專家指出,這是因為川普點燃了市場的動物本能,甚至認為美國股市的本益比仍然不夠高,還有持續上探的空間。

如今道瓊指數真的站上 2 萬點,納斯達克也破 6 千點歷史新高,然而股市似乎真的未達終點,雖然目前很難對此現象下定論,但美國歷史上其實也有一段似曾相識的時期。



1924 年的咆哮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主張復甦經濟的共和黨於 1920 年贏得選戰,但總統哈定(Warren G. Harding,1865~1923)卻搞得醜聞纏身,並於 1923 年病逝。不過 1924 年,其副總統柯立芝(John Calvin Coolidge,1872~1933)接任總統後一掃頹勢,使華爾街掀起牛市熱潮。

在柯立芝執政期間,政府採取經濟自由,放寬了金融監管,並使許多銀行、鐵路及公用事業等進行積極整併,以尋求更大的經濟效率,而這段自大戰結束後的繁榮時期又稱之為「咆哮的 20 年代」(Roaring Twenties)。

當時最有名的企業莫過於福特汽車,其為全世界第一個強化流水生產線概念,實現大規模量產的廠商,並獲得巨大成功,使汽車成為真正的消費性產品。

不僅如此,福特(Henry Ford,1863~1947)也致力於系統化降低企業成本,甚至為了促進消費,主張給予勞工更高的薪資以及福利。其企業思想,又稱之為福特主義(Fordism),對美國及現代社會有深遠的影響,甚至可說開創了一個新的商業時代。

▲ 顧客可以選擇他想要的任何一種顏色,只要它是黑色。──亨利 ‧福特
(Source:Fliker/Nationalmuseet – National Museum of Denmark CC BY 2.0)

不僅是民眾感受到樂觀的經濟氛圍,不少經濟學家以及金融業者也都這麼認為,美國的新時代即將來臨。在 1924 年,有一本廣受歡迎的財經專著《將股票作為長期投資》,此書認為,就算在股價高點買入,長期而言,仍有相當高的收益,甚至認為股票不具投機性質,風險其實被誇大。

雖然聽起來很弔詭,但此書作者 Edgar Lawrence Smith 本身也是一位經濟學家,其理論是通過數學證明,引起了華爾街人士的興趣,甚至是著名經濟學家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認同,這樣想法的普及或許就是引發後來牛市狂潮的關鍵因素之一。

商業崇拜的時代

除此之外,政府方針也有很大影響,柯立芝不僅反對經濟活動的監管,更使用減稅、提高關稅等政策間接管理經濟,而對外則回到孤立主義,其名言即是「美國的首要之事便是商業。」。

當時的財政部長梅隆(Andrew Mellon,1855~1937)也認同,政府存在的目的便是為了促進商業。雖然這樣的時空背景與現代美國不盡相同,但政府都是以商業發展為重,並力圖振興經濟。

▲ 1924 年,第 30 任美國總統柯立芝與其內閣。
(Source:By Photographer not credited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梅隆與川普提名的梅努欽(Steven Mnuchin)也同樣都是著名的銀行家,甚至可以說更有能力。他是當時美國前三大富豪之一,僅次於洛克斐勒(John Davison Rockefeller,1839~1937)與福特。他在就任財政部長時也呼籲,為了改善商業環境,必須要進行大幅減稅,最高稅率由 77% 降至 24%,企業所得稅甚至降到僅 2.5%,連房地產及股票等資本所得稅也都被降低。他認為,降低稅率反而可以減少避稅,增加稅收總額。

事實上在 1929 年以前,他的確成功讓國家整體債務下降,但也導致更大的貧富差距。當時勞工薪資已開始凍漲,但經濟成長仍然需要消費,所以信用貸款成了主要動力。信貸開始跟股價一起膨脹,到了 1925 年時,聯準會不僅沒有警醒,甚至進一步降息,催生了股市狂熱,民眾開始借錢去買股。雖然自 1928 年後開始連續升息,但為時已晚。

儘管市場抱有疑慮,股價仍無視公開市場操作及基本面,一飛沖天。結果就是,1929 年 10 月的華爾街大股災(Great Crash),並連接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的黑暗時期,梅隆後來也遭到彈劾。

大蕭條前的動物本能

雖然不能就此說現在的美股行情是重蹈覆轍,但歷史上的確反覆出現了幾次牛市狂潮以及大崩盤,也讓經濟學家不斷的檢討這樣的現象,且總是有相似之處。不禁令人反思,影響股票交易的主要因素到底是什麼?相信這也是很多投資人想知道的答案。

美國經濟學家 Robert Shiller 就曾對數百位法人及散戶隨機進行問卷調查,詢問他們到底為何買進或賣出。結果顯示,大部分人根本不是因為媒體消息,或是專家分析而操作股票,追根究底,買進股票只是因為股價上漲,賣出股票也只是因為股價下跌,後來他出了一本書名為《非理性繁榮》(Irrational Exuberance)。

其實凱因斯早在大蕭條中期的 1936 年就在《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一書中,提出了動物本能(Animal Spirits)的概念,指出金融市場的非理性投資,可以說是借鏡了華爾街股災。他強調,大部分投資者其實對未來十年的產業收益根本毫無概念,投資決策恐怕只是行為衝動而已。所以凱因斯主張,政府應適度進行市場干預,因為經濟行為是不完全理性的。不過這個觀念並未得到重視,甚至後世政客反而把凱因斯的理論繼續用作減稅及舉債的理由,直到現在。

▲ 第 45 任美國總統川普簽署推動減稅及鬆綁金融監管的行政命令。
(Source:川普推特

股價可以說是一種憧憬,或可說是情緒的反應。全球最大避險基金,橋水投資創辦人 Ray Dalio 曾表示,川普在上任後,試圖讓美國的仇商情緒轉為重商,並走上自由放任的道路,股價將會飆漲。如今川普的確致力於鬆綁金融監管,並推動大規模稅改,甚至外交上也被認為是孤立主義。

而現代同樣也充斥著新興科技,人工智慧、物聯網及工業 4.0 等各種憧憬,的確也帶動了美股進一步攀升。雖然聯準會在 1925 年犯下的錯誤,未必再犯,不過歷史的教訓仍然可以讓我們在回首之時,得到一些啟發及更理性的看法,不管是美國還是台灣都是如此。

 

▲ 我們要捍衛自己的產業,為美國勞工創造更公平的競爭環境,讓美國再次偉大!
──唐納德·川普
(Source:川普推特

(首圖來源:Flickr/Sam valadi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