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年燒光近 10 億美元,上市也救不了串流媒體音樂平台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6 月 14 日 9:45 | 分類 數位音樂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近日,串流媒體平台 Pandora 以 19% 股份和 3 個董事會席位,終於拿到美國最大衛星電台 SiriusXM 4.8 億美元的現金投資。同時,由於之前就跟 KKR 財團簽訂了 1.5 億美元的戰略投資協議,公司也將承擔 2,250 萬美元的違約金。




好在,這個主打「網路電台」概念成功上市的串流媒體公司,終於暫時逃過破產的命運。然而,音樂先聲認為,這絕不會是 Pandora 最後一次危機,甚至可以說,目前還沒有哪家串流媒體音樂平台能逃出「Pandora 式困境」。

Pandora 的衰敗之路

2000 年,Pandora 正式上線,服務分為帶廣告的免費模式和無廣告的付費模式,但都不支持點播。曾幾何時,Pandora 因其精準的個性化推薦和簡潔易用的用戶體驗迅速吸引大批用戶,被認為「重塑了傳統電台」,並在 2012 年 11 月成功上市。

可惜好景不長,上市後的 Pandora 彷彿開啟「瘋狂虧損模式」,財報簡直慘不忍睹,被高盛分析師吐槽「遇人不淑,癡心錯付」。

▲ Pandora 自 2012 年以來的營收及淨虧損。

公開信息顯示,Pandora 2017 年第一季的淨虧損就達 1.323 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 1.151 億美元增加 15%,第二季淨虧損預計在 1.10 到 1.25 億美元。營收方面,Pandora 的表現也令人堪憂,雖說 2015 年突破 10 億美元大關,但增速明顯放緩,第一季營收僅 3.16 億美元,同期相比增長 6.3%。

更加恐怖的是,經過測算,按照現在的虧損率,從公司 2000 成立到 2017 年底,Pandora 燒掉的錢將超過 10 億美元。

當然,Pandora 為了擴大付費用戶、增加營收也做了很多努力。

早在 2015 年 11 月中旬,Pandora 宣布以 7,500 萬美元收購申請破產的音樂串流媒體服務品牌 Rdio 的核心資產,並在 2016 年 9 月 15 日推出針對原有 Pandora One 服務的升級版 Pandora Plus,定價仍為 4.99 美元/月,但增加更多跳過次數和重新播放等功能。

同時,Pandora 也認清串流媒體是大勢,不再固守「網路電台」的理念,在去年 4 月 18 日正式全面推出 9.99 美元/月的付費訂閱服務 Pandora Premium,相當於在自己的 App 裡加入 Spotify,正式轉型成串流媒體音樂平台。

然而事與願違,在不斷下降的用戶基數中,Pandora 只轉化了 471 萬付費用戶。2016 年第一季,當時還是以 Pandora One 為主的付費用戶就達 393 萬。換句話說,一年過去,Pandora 在付費做的種種努力只換回 78 萬付費用戶。最新推出的付費點播服務在 3 月局部上線至今,也只有 50 萬免費體驗用戶。

此外,在 Spotify 和 Apple Music 等後來者的步步緊逼下,Pandora 用戶也不斷被蠶食。當下,Pandora 的月活躍用戶已經是近兩年半以來的最低水平。

▲ Pandora 2014 Q3 年以來的月活躍用戶數。

據國外音樂媒體 MBW 對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最新披露文件的分析,Pandora 的月活躍用戶數大概在 7,670 萬左右,比去年減少 270 萬。

這個月活躍用戶放在中國也許還能排進前四名,但要知道,Spotify 的付費用戶在過去半年就增加了 1 千萬。這樣一比較,就知道 Pandora 有多慘了。

另外,Pandora 未來要支付給音樂版權內容商的最低預付保證費就高達 6.86 億美元,其中 2.786 億美元必須在 2017 年繳清,對 Pandora 來說無疑雪上加霜。

與此同時,Pandora 的股價自然也是一跌再跌。目前,Pandora 的股價大概為 10.02 美元,比 2017 年開年下降 21%,對比 2014 年其股價最高點(37.42 美元)大幅下降了 73%。

折算成市值,目前 Pandora 的市值比年初蒸發了 6.5 億美元。而對比 2014 年 2 月的市值最高點,Pandora 蒸發了足足 64 億美元。

▲ Pandora 自 2014 年 3 月以來的市值對比。

串流媒體音樂平台的上市「狂熱」

反過頭來,看看當下的海內外串流媒體音樂平台,都在為了搶地盤、衝上市打得火熱。但表面的狂熱並不能掩蓋背後的隱憂:不斷高漲的版權成本、相對有限的付費體量,和最根本的可持續商業模式。

眾所周知,Spotify 已經是世界最大的串流媒體音樂平台。覆蓋全球 59 個國家和地區,過億的月活躍用戶,5 千萬付費用戶,年收入超過 20 億美元,這些都足以成為阻擊其他競爭對手的門檻。

但佔營收超過八成的版權支出也使 Spotify 仍舊常年虧損,以至於多年以來的上市計劃屢次被華爾街拒絕。近期,傳出 Spotify 被迫放棄傳統的 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s,首次公開募股),考慮採取「Direct Listing」(直接上市)方式。

雖不知真偽,但也看得出來執著的 Spotify 對上市近乎「狂熱」程度。如果真的直接上市,那麼即使上市成功,卻沒法擴充公司資本,利弊和意義仍值得商榷。好在 Spotify 的市值已由兩年前的 80 億美元漲到 130 億,可以更有底氣地一路「買買買」了。

反觀中國,各大在線音樂平台也是戲點不斷。自版權爭奪以來,中國音樂平台的格局就進入一種「白熱化」競合狀態。各家在音樂版權、音樂人 IP 上的你爭我奪,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目標,就是為融資和上市做準備。

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就自然不用說。這個集團的組建,契機就是原「中國音樂集團」(簡稱 CMC)赴美上市受阻,然後騰訊集團才以資產置換股權的形式合併數位音樂業務。所以,由 QQ 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三大音樂平台組成的 TME 目標很明確,就是奔著失去的。

今年 4 月傳出 100 億美元的高估值也直接讓 TME 上升到跟 Spotify 比肩,但究竟這個包含「數位音樂播放器、行動在線 K 歌、音樂直播秀場、版權轉授權、廣告及其他音樂衍生」等龐雜業務的模式能不能讓華爾街聽懂,則是主打泛娛樂的 TME 要繼續證明。

而太合音樂、網易云音樂、阿里音樂等其他玩家,也在差異化的競爭中為上市而努力。比如,太合音樂建立唱片公司、版權公司、音樂平台、演出平台、票務平台等貫穿上下游的業務模塊,完善的音樂生態也將讓太合音樂在今後的競爭中具有不小的後發優勢;阿里音樂以大文娛戰略建立了蝦米音樂、阿里星球、優酷、微博、大麥網等文娛矩陣,結合阿里巴巴的大電商優勢,協同潛力亦不可小覷;今年剛拿到 7.5 億元 A 輪融資的網易云音樂也衝勁十足,一手抓獨立音樂人,一手抓泛娛樂社區,其出色的用戶體驗、社區氛圍更是獨樹一幟。

▲ 二手玫瑰樂隊。

話說回來,雖說版權環境已經大大改善,除了數位專輯算是近年來屈指可數的創新。但面對水漲船高的版權成本、相對有限的付費用戶,無論國內國外,都還沒有找到真正可持續的、規模化的商業模式,傳統音樂產業時代崩壞以來的變現難題始終沒有解決。

最後引用二手玫瑰樂隊的一句歌詞,「大哥你沒商業模式,上市有啥用啊?」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and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