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止貶回升?兩大重點停看聽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8 月 12 日 12:00 | 分類 國際金融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8 月 8 日,外匯市場一開盤,人民幣一路狂飆,午盤一過,人民幣兌 1 美元就漲破 6.7,最高甚至來到 6.6959,創近 10 個月來新高,驚動整個外匯交易圈。富拓外匯(FXTM)市場研究副總裁阿罕默德(Jameel Ahmad)日前指出,一旦人民幣突破 6.7 的重要心理關口,市場對人民幣升值的心態將更加積極。



「感覺不太正常,像是境內(人民幣)帶著境外賣,」外匯交易員描述。8 日人民幣一枝獨秀,表現比其他非美貨幣來得強勢,元大寶華綜經院策略分析師顏承暉歸功於本週中國經濟數據優於預期所致,交易員則認為人民幣承受強烈賣壓,應是中國人行進場干預。

看多派主張》
美元走空有利落後補漲

歷經 3 年跌勢的人民幣,真的要由貶轉升了嗎?

「人民幣落後補漲空間大,」台新銀行首席外匯策略師陳有忠表示。

今年 6 月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連 4 月下滑,通貨膨脹減緩,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利率期貨盤報價顯示,今年再度升息的預期已低於 5 成,聯準會也釋出緩升息訊息。

正因聯準會政策偏「鴿」,導致美元指數迄今已下跌 8.6%,非美貨幣應聲齊漲,以歐元升值幅度逾 12% 最亮眼,若以 8 日盤中最高點來看,人民幣今年來只升值了 3.7%,約是新台幣幅度的一半。

從技術面來看,人民幣兌美元線型呈現黃金交叉,已扭轉貶勢轉為升勢;再從美元角度來分析,由於美國總統川普身陷「通俄門」調查疑慮,刺激美元的政策牛肉暫時也出不了國會,威信大打折扣,「美元今年明顯走空頭。」陳有忠說。

更何況,一國的法定貨幣若貶值太多,就代表該國國力衰退,由於中國第 19 屆全國代表大會(以下稱 19 大)將在 10 月底、11 月初召開,陳有忠認為,習近平有交出成績單的壓力,因而判斷人民幣自 2014 年來的貶勢已告終結。

但顏承暉認為,造成人民幣下跌的主因尚未完全消失,現在斷言人民幣止跌回升似乎「言之過早。」

看空派主張》
資金外流促貶壓力仍大

首先,中國經濟成長率(GDP)交出連 2 季 6.9% 的成績,但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最新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預估今年中國經濟成長率達 6.7%,顯示下半年成長可能放緩;同時,報告內容也提及,中國過度依賴投資,仍面臨顯著的下行風險。中國金融 40 人論壇高級研究員管濤也撰文指出,目前中國沒有貶值推升經濟發展的壓力,經濟趨穩的基礎尚不穩固,仍有可能制約貨幣金融政策,影響市場信心。

今年 6 月起,銀監會開始對萬達、海航、復星集團與安邦保險等「海外購併 4 大名企」進行調查,造成市場解讀政策想要讓錢匯回中國的想像,促使人民幣出現追捧力道,但顏承暉認為,經濟轉型與資本帳開放有關,看似已獲控制的資金外流,其實仍有相當大的壓力。加上 19 大前,習近平積極肅清政敵,有錢人與高官人人自危,也有將資金挪出中國的隱憂。

台經院景氣預測中心主任孫明德更直言,人民幣到年底變動機率不大,走勢持穩主要受二事件影響:一,中國「愛面子」,所以 5 月遭信評機構穆迪降評後,讓人民幣連三個月升值;二,19 大在即,新領導團隊上任前只會求「穩」,不會有太大的波動。「現在強不代表真的強,要換屆後讓市場機制說話,」顏承暉補充。

日本東岳證券在台代表李其展認為,目前美元弱勢,投資人若要布局人民幣,額度約佔總資金的 10% 至 15% 即可,有獲利時再加碼。同時他指出,目前市場對人民幣看法多空分歧,建議留意以下兩大重點。

重點 1:9 月底聯準會決策。資深外匯交易員觀察,美元指數已來到 93,也就是近 3 年的低點支撐位置,但以新台幣兌美元觀察,新台幣還是衝不過 30 元的重要關卡,顯示美元「再弱也弱不到哪裡去」。

李其展指出,按市場預期,9 月 21 日聯準會將宣布實施縮表計畫,而德國將於 9 月 24 日進行大選;此外,國際油價於去年 8 月時見底,目前一桶約 50 美元,其對通膨的支撐大概只能撐到 9 月底、10 月初,尤其歐洲受油價影響較美國大,屆時歐元恐會轉弱,也是美元指數轉強的時機點。

重點 2:中美經濟數據與貿易戰。一般認為中國政府會伸手介入匯市,但李其展建議,還是要回歸政策面與基本面來思考匯率,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觀察即將公布的經濟數據,若美國數據好轉,則非美貨幣也要留心回落的風險;或者,若人民幣強升導致出口衰退,對中國經濟也非好事。

此外,中國在北韓核武與飛彈問題上「以拖待變」,加上中美在貿易談判仍遲遲未有進度,導致川普擬對中國祭出「301 條款」課以懲罰性重稅,雖然暫時喊卡,但雙方的態度才是接下來觀察的重點。

(作者:王姿琳;首圖來源: shutterstock;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商業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