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海集團計畫子公司在中國 A 股上市仍面臨重重考驗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2 月 14 日 15:20 | 分類 Apple , iPhone , 中國觀察 follow us in feedly

1 月 31 日,鴻海集團由總裁郭台銘主持,罕見地召開臨時股東會,會中討論鴻海中國子公司 FII(富士康工業互聯網,簡稱富士康)計劃向上海證交所申請 A 股上市事項。市場預估,如果鴻海將主要的 iPhone 組裝業務轉移到子公司 FII,且能順利在上海證交所 A 股上市,Fll 將可獲得更自由的籌資管道並強化財務能力,上市後的市值還可能超越母公司鴻海。




雖然,股東會通過該項提案,而且股東對該項計畫也興致勃勃,會中甚至提出該如何購買該子公司股票等問題,而郭台銘也允諾將協助股東解決。但事情恐怕沒想像中容易,關鍵就在中國法規限制。中國媒體日前提出,目前有兩大難關等著鴻海克服,一是 Fll 成立時間,另一個是 Fll 目前在中國仍面臨多件訴訟。

FlI 成立時間部分,Fll 成立於 2015 年 3 月,至今未滿 3 年。根據中國證券法規定,IPO 企業成立時間必須 3 年以上,且最近 3 年連續獲利。雖市場盛傳 Fll 已取得中國有關部門豁免,取得豁免的案例過去不是沒有,但多見於國有企業,如招商證券、中國北車、中國一重等,如果對 Fll 開放,還真屬特例。

2017 年 12 月,Fll 宣布申請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的消息公布前一週,Fll 的註冊資本就從人民幣 1.3 億變更為 177 億元,暴漲了 136 倍。當時市場人士便猜測,鴻海已將部分中國資產劃轉至 Fll 了。

除了不滿成立 3 年時間的規定之外,Fll 身上還有一大堆行政處罰,中國海關、國家稅務及出入境檢驗檢疫主管部門的行政處罰共計 15 筆,中國 IPO 的管理辦法就寫明,「最近 36 個月內違反工商、稅收、土地、環保、海關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規,受到行政處罰,且情節嚴重的,不得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犯了一條就不讓上市,何況是 15 條,這也讓人為 Fll 的 IPO 計畫捏一把冷汗。有人認為雖有瑕疵,但這是傳遞積極的兩岸經濟關係的好事,且能提高 A 股的全球影響力,是可以寬限的。所以樂觀者認為 Fll 必然會過關,且速度會非常快。

市場盛傳,鴻海要 Fll 在中國 IPO 的目的,就是希望能撕去鴻海僅是代工企業的標籤。位於鄭州的鴻海工廠,已成為蘋果手機生產的主要基地。2017 年,鴻海訂單前 3 位客戶均來自蘋果,分別有 30.27 億美元、26.32 億美元及 18.76 億美元。這使鴻海對蘋果的依賴遠超過其他客戶,這也是大多數人給與鴻海代工企業的最主要原因。

然而,2017 年 12 月,鴻海總裁郭台銘參加《財富》全球論壇時,曾表示其實鴻海 20 年前就已不只有代工,從這次 Fll 揭露的 IPO 公開說明書中,不得不承認,即便早在 20 年前就不只有代工業務的鴻海,20 年來卻始終沒有撕下代工標籤,且多年來鴻海依然相當依賴代工業務。因此,企圖透過此次 Fll 在 A 股上市,郭台銘似乎有意改變外界對鴻海的刻板印象。然而,從主營業務結構來看,Fll 在 A 股上市的主體,主要營收仍來自代工。

根據 Fll IPO 公開說明書,Fll 的業務中,通信網路設備、雲端服務設備和精密工具和工業機器人三方面收入就已達 90% 以上。通信網絡設備業務(及傳統業務)在 2017 年的占比達 60.75%,較前一年成長 6.42%,一直廣為宣傳的精密工具和工業機器人業務部分則僅占 0.27%。市場分析,因為鴻海集團身處無核心技術的下游製造業,利潤十分微薄,讓 2017 年富士康毛利雖達人民幣 359 億元,毛利率卻只有 10.14%。

如此背景下,郭台銘對鴻海的轉型更顯積極,IPO 的子公司募集資金,也將用來積極投資其他業務,鴻海希望撕去外界給予傳統代工工廠的標籤,取而代之的是真正的科技公司。

郭台銘在日前鴻海臨時股東會指出,外界都認為鴻海是代工廠,把公司跟蘋果連在一起。但鴻海已開始從硬體轉型成軟體公司,只是轉型需要資金支援。藉本次 Fll 在 A 股上市的資金來幫助轉型,其中意義可讓人了解。一旦 IPO 順利成功,鴻海能否借此機會踏上和以往完全不同的道路,尚需時間和市場的考驗。

(首圖來源:Flickr/iphonedigital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