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勞工權益,紐約考慮為叫車服務司機制定最低薪資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7 月 07 日 23:12 | 分類 交通運輸 , 共享經濟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叫車服務的興起為消費者帶來許多方便,但除了影響傳統計程車產業,Uber 的零工經濟模式也讓許多專職司機面臨財務困難,為了保障勞工權益,紐約監管機構打算為叫車服務行業制定相關制度,如果順利通過,紐約將成為美國第一個為叫車服務制定薪酬規則的城市。



紐約時報指出,包含 Uber、Lyft、Via 和 Juno 在內,叫車服務每天在紐約提供超過 1 萬次旅程,儘管叫車行業發展迅速,但司機的低工資問題仍舊存在,世界各地的城市都在努力解決該如何監管叫車公司的問題。

紐約正在考慮增加一系列更廣泛的規範,包括對車子數量的限制,因為叫車服務公司為了降低乘客等待的時間,吸引了太多司機上路,這種過度供應導致司機薪資降低,也導致塞車問題更加嚴重。

為此紐約出租車委員會(Taxi commission)聘請了兩名獨立經濟學家來研究其薪酬提案,目前提案還未正式出爐,但委員會成員 Meera Joshi 表示,這是解決現在計程車和叫車產業面臨的眾多緊迫挑戰的重要一步。

但司機的低薪問題究竟有多嚴重?調查發現,大約有 40% 的司機收入如此之低以至於有資格獲得醫療補助,更有近 18% 的司機能夠領取食品券。由於聲稱月收入可以賺到 5,000 美元,許多人買了車投入產業現在卻感到非常困惑。

根據了解,目前司機每小時淨收入中位數約為 14.25 美元,提案希望未來司機的收入如果在一周內低於每小時 17.22 美元(約台幣 517 元),公司將被要求彌補差額。研究建議,這些公司可以通過降低佣金(平均約為票價 10-25%)來吸收這筆費用。

委員會過去曾協助傳統計程車產業車行向司機收取的租金上限,同時曾要求叫車服務公司提供更多的無障礙車輛。這次之所以希望制定最低工資,是希望激勵 App 公司提高「利用率」——即每小時司機載送顧客的數目,但相關團體對此有著不同看法。

獨立駕駛員協會(Independent Drivers Guild)認為這是很好的一步,但計程車工人聯盟(Taxi Workers Alliance)的律師 Zubin Soleimany 批評這種做法已經創造了一個「最低」的競賽,將會傷害 APP 司機與傳統計程車司機。

Soleimany 指出,這項提案存在至少兩個潛在的重大缺陷。其中之一是 APP 司機可能會為了同樣的薪資而不得不工作更長的時間,第二個問題是玩弄新系統的可能。因為有著最低薪資的設定,司機將可以選擇拒絕載客並在閒置時收取最低工資。

負責研究的獨立經濟學家 Michael Reich 表示,在他的計算中,利用率只會增加幾個百分點,雖然司機工作量確實會些微增加(約每小時平均增加 2.5 分鐘),但卻能顯著提升工資(平均每小時 22.5%,每年約可增加 6,345 美元)。

第二個問題上,App 公司其實一直都可以掌握到哪些司機拒絕太多客戶,但這些公司並不願意對這種行為做出懲罰,因為他們將司機稱為「承包商」,而懲罰則意味著僱傭關係。

根據研究估計,在紐約 Uber 載客的年收入約為 20 億美元,而公司從中保留了約 3.75 億美元的抽成和費用,經營成本估計每年為 5,000 萬美元,這種價差大於其他任何類似的市場——甚至高於亞馬遜,亞馬遜必須承擔大量商品庫存以及更大的勞動力成本。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