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私有化的背後,矽谷和華爾街正在分道揚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8 月 13 日 10:30 | 分類 網路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矽谷新創公司的發展歷程中,掛牌上市是里程碑式的目標,新創公司熱中上市,但從管理體系和方式而言,創辦人所領導的團隊往往希望掌握對公司的絕對控制,討厭成為上市公司後面對的一系列監督。當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宣布推動特斯拉私有化時,即使資金壓力巨大的公司也開始在考慮離開公開市場,IPO 並非矽谷新創公司的唯一出路。



5 年前幾乎所有的矽谷新創公司都在談到未來的 IPO 計畫,但現在只有一半的公司還在考慮上市計畫,Uber 從 2017 年以來已經募集了 90 億美元,串流音樂服務平台 Spotify 則直接跳過了由投行代理的 IPO,直接在紐約證券交易所出售數百萬份股票,估值升至 310 億美元的 Airbnb 則選擇將按照公司的發展狀況再決定是否上市。自 2000 年以來,平均每年決定 IPO 的新創公司從 300 家下降到 100 家左右。

以往吸引新創公司上市的主要是因為公開市場可以提供資金、流動性、機構認可和品牌效應,但在過去幾年非公開市場的募資幾乎能夠提供與公開市場同樣的價值。大量機構投資者、私募基金進入風險投資領域,資本的規模隨著投資者的品質上升而不斷提升。在品牌價值方面,矽谷獨角獸不需要那斯達克的認可,他們的主要客戶每天都會在媒體上看到這些公司的名字。

非公開市場能夠給新創公司更大的發展自由度,最為激進的創新不可能在公眾嚴苛的目光中發生,這正是特斯拉面對的困局,投資者欣賞馬斯克的遠見和才華,但他無法讓特斯拉盈利,這是一個很難在公開市場中被接受或者認可的狀況,馬斯克熱愛冒險的性格決定了特斯拉公司的管理方式就有悖於嚴格的投資者所能夠接受的方式。

在矽谷的創業史中,最成功的人往往擁有對自我絕對的自信、偏執的野心和對公司絕對的掌控,這些在 IPO 之前都能夠保持一致。這正是特斯拉私有化後希望回歸的狀態,特斯拉需要完成 660 億美元的股票回購,私有化之後該公司也會保持一定程度的公開透明,馬斯克開創性地成立持股基金,將投資者與公司直接聯繫在一起。對於馬斯克來說,他不需要在面對華爾街分析師的刁難,沒有惡意做空者,也不需要在定期公開虧損額,他的偏執和野心才是特斯拉真正的動力。

特斯拉的私有化無論是否成功,都表明了矽谷和華爾街正在分道揚鑣,舊金山企業家 Eric Ries 則做出了更大的嘗試,他發起了長期股票交易所,目前還處於監管部門的審批過程中,該交易所將根據股票持有的時間長度來基於股東投票權,並將高層薪酬與長期業績掛鉤,為矽谷創業公司提供更適合他們的股權交易和募資方式。

(首圖來源:Flickr/Julien GONG Min CC BY 2.0)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