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權利金訴訟,扯出美中兩強的貿易攻防:郭台銘親上火線回擊微軟透露的訊息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4 月 01 日 8:30 | 分類 Microsoft , 手機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3 月 12 日,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臨時決定召開記者會,因為美國微軟總部向北加州法院具狀控告鴻海,要求鴻海履行過去和微軟簽下的授權金合約。

「這是一個很大的 surprise!」鴻海集團旗下公司,富智康董事會代理主席池育陽在記者會中說。

郭董質疑微軟控告時機

整場記者會,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掩不住他對微軟的質疑。他在記者會中說,微軟是想「敲山震虎」,他質疑,美國微軟現在對鴻海提告,是為了讓自己被納入美中貿易的談判範圍!

不過,微軟為何要對鴻海提告?

財訊取得微軟對鴻海提告的起訴書,微軟律師在訴狀中表示,2013 年 4 月 1 日,微軟和鴻海都對一份專利授權合約表示同意,微軟同意將全球專利組合授權鴻海,用在特定產品上。鴻海則同意提供相關產品的資訊,做成報告,提供給微軟,用以計算每個出貨產品的授權金價格。

▲ 《財訊》取得微軟控告鴻海的訴狀,一則簡單的民事訴訟,微軟選擇要求陪審團審理,恐怕已預告雙方要經歷漫長的角力。

《財訊》採訪得知,訴狀中指的產品,主要是使用 Android 系統的手機,微軟有部分專利被用於 Android 手機上,因此從 2011 年開始,逐步與手機廠協議收取專利費用。

訴狀中指出,鴻海並未執行這份協議,因此,2017年微軟決定行使權利,請會計師事務所稽核鴻海授權相關產品的數量,但鴻海拒絕提供資訊。2018 年 3 月,微軟再次就這個案件找上鴻海,要催討過去積欠的授權金,但鴻海仍然拒絕。

這一次微軟把鴻海告上法院,要求鴻海交出用來計算授權金的出貨數量報告,並要求鴻海還清應繳的授權金。說到底,這是一個常見的商業糾紛。

鴻海內部又如何看待此事?

記者會一開頭,池育陽就表明,鴻海做的是 iPhone,這次事件的重點是 Android 手機,這是富智康的業務範圍,「 Android 和鴻海沒有關係 」,池育陽說。

池育陽表示,微軟是從 2011 年上半年開始,與相關手機廠進行授權談判,「2013 年之後,幾乎都是在這樣的狀況下」,池育陽說,舊案重提他感到非常驚訝!

他進一步說明,過去每隔一段時間,手機廠都會發來正式文件,「我們所有的客戶都正式地要求我們,不能代他協商,不能代他支付,不能透露產品相關訊息給微軟。」池育陽說,「過去 7、8 年都維持這個狀況,我們夾在中間」。

池育陽還帶了客戶發給鴻海的文件,現場念了一段,「不同意供應商以任何形式,向第三方披露任何與本公司相關的訊息,無論以實名或代號,提供訂單所承載的數量、金額。同時,不同意任何供應商代繳納任何有關 Android 的權利金(或專利金),我們可與相關專利機構或公司直接進行協商。」換句話說,鴻海想繳都不行。

中國大廠的態度成關鍵

不過,過去蘋果和高通大打法律戰,也曾把台灣代工廠告進去,郭台銘也沒開記者會反擊;這一次,微軟告鴻海,郭台銘卻大動肝火,《財訊》多日採訪法界人士後分析,這件事有以下幾個重點。

關鍵 1:中國大廠不付微軟授權金,鴻海因此被告

微軟控告鴻海的訴狀只有 9 頁,內容也很單純,就是要授權金。關鍵就是中國的客戶不願意付錢給微軟。池育陽透露,他們的業務,85% 來自全世界前 5 大 Android 手機廠,95% 來自前 10 大手機廠。而目前全球排名裡,前 10 名手機品牌大多數都是中國廠商的天下。

記者會裡,郭台銘表示,微軟應該去告中國的手機廠,「尤其家裡面有事的老大,不敢告他,(微軟)希望美國站出來,把他列入保護。因為他如果告他,網友就抵制,所以不敢告。」

當日本媒體在記者會上提問,「是否有與中國客戶如華為討論這件事情?」郭台銘趕緊澄清:「整場只有他提華為,我沒有提過華為,OK,我有沒有暗示你提華為?沒有!」換句話說,哪些中國大廠願不願意付授權金給微軟,恐怕是影響這場訴訟的關鍵。

但這筆錢恐怕不小。根據美國媒體報導,2013 年時,野村證券分析師估計,微軟一年可以從 Android 手機上收進 20 億美元的授權金,約新台幣 600 多億元。2013 年時,南韓三星也曾因未繳授權金,被微軟告上美國法院。2014 年時,《華爾街日報》進一步揭露,三星一年因 Android 系統交給微軟的權利金,高達 10 億美元。

華為去年第三季就賣出 5,200 萬支的手機,如果加上其他中國品牌,規模相當可觀。這些手機裡,究竟有哪些機型受鴻海和微軟合約的規範,影響範圍有多大,是這次觀察的重點。

鴻海與微軟合約怎麼簽?

關鍵 2:微軟憑什麼收錢?

Android 平台由 Google 開發,微軟為何不向 Google 收費?事實上,從 2010 年開始,微軟就與 Google 就相關專利纏訟,直到 2015 年雙方和解,決定在專利上展開合作。

不過,一位業界人士也表示,就他的理解,手機裡能和一般伺服器、PC 連線,同步訊息的技術,是微軟的獨家專利;如果拿掉這些功能,Android 手機就不能與公司裡的伺服器和電腦同步。

換句話說,雖然 Android 平台是由 Google 開發,但其中用到不少微軟獨家的技術,現在重視智慧財產權是大勢所趨,如果不付微軟專利費,是否也該拿掉 Android 平台裡使用的微軟技術?

微軟和鴻海收費的邏輯是,因為 Android 是開放平台,Google 並未向手機廠收費,因此和代工廠簽訂授權合約。

微軟向有營業行為的公司收費。至於怎麼收,就要看合約內容,每家公司的策略不同,有些手機品牌公司直接付,或是不同機種有不同的計算方法,專利費怎麼收,這部分必須檢視鴻海和微軟的合約才能確定。

關鍵 3:美中貿易關鍵時刻,智財權是關鍵議題

今年 3 月 5 日~3 月 15 日,正是中國人大開會期間,這一次人大將審議《外商投資法》。現在美中貿易談判進入關鍵時期,美國總統川普最在意的,就是如何保障美國公司的技術、專利不受侵害。微軟 3 月 9 日遞出訴狀,還上了美國大型媒體,時機確實敏感。

中國現在也正在力推保護智慧財產權,因為中國想走自主創新之路,一定會強化對智慧財產權的保護。去年,山東省淄博市甚至把智慧產權納入小學教材,從小學就教學生什麼是智慧產權。

中國要想從製造大國變成強國,不可能不保護智慧財產權。微軟想向中國廠商一次追討巨額授權金,自然也不會光靠法律訴訟。但問題是,鴻海夾在美中兩強之間,如果微軟在美國告贏,這筆錢,誰來付?

▲ 微軟擁有不少連線技術專利,因此過去像三星、宏達電等手機品牌都向微軟繳交權利金。

中方智財權保護成觀察點

關鍵 4:鴻海和微軟的法律攻防

郭台銘在記者會上說,「我這一輩子很少用絕對兩個字,今天我用絕對」,他表示,「鴻海公司跟富智康,絕對不會受到一分的損失」,他表示,「因為這樣,我們的用戶、我們的客戶,更會把更多訂單給我們,因為我們保護他的權益。」不過,他表示相關證據不能在記者會上對外公開。

但商業世界是靠合約建構,光說客戶要求你這樣做,恐怕不夠,如果鴻海和微軟中間確有合約,那麼美國法院仍有可能要鴻海履行承諾。因此,池育陽一開場就說,鴻海集團做的是 iPhone,Android 都是由富智康生產,透露富智康有意承擔責任。但富智康年報中也揭露,鴻海集團持有富智康 62.78% 股權,在法律上,鴻海和富智康的法律責任仍相當緊密。

一位美國法界人士觀察,這起訴訟並不複雜,原本可以要求法庭直接裁決,但微軟選擇用陪審團方式審理,整個審理過程會拉得更長,不確定因素也會更多,雙方勢必展開談判。他研判,如果沒有意外,雙方最終可能和解收場。

鴻海能否沒有損失,除了看鴻海和微軟的合約內容,中國政府和廠商的態度,是否會因美中貿易戰,雙方願意和解,將是觀察重點。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