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政策誤國?韓國街頭經濟慘兮兮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1 月 07 日 14:08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兩年前韓國總統文在寅上任時,承諾改善小企業的競爭環境,並透過刺激消費措施促進經濟成長。他大幅提高最低工資,政府承諾更多支出,還設定每人每週 52 個工作小時的限制,並宣布將資金分配給中小型企業的計劃,不過這些政策都徒勞無功,韓國小商家仍然陷入倒閉潮。

日經新聞(Nikkei Asian Review)在韓國安山市訪問一家出售二手商店設備的店家,因近年常常有商家倒閉而向他們出售二手設備,又有很多人找不到工作轉而想做小生意,使得店家生意蒸蒸日上,反應韓國慘澹的街頭經濟。

從數據來看,韓國的出口導向型經濟今年 GDP 將只成長 2% 左右,並且正面臨與日本的貿易爭端以及中美貿易緊張關係帶來的溢出效應,韓國總統文在寅上月底已公開表示,經濟處於嚴重情況。其中小企業特別難過,根據政府數據,去年韓國有 586,209 家小企業破產。國家稅務局的統計數據,去年包括零售商、餐館和住宿等商家,每新開 10 家就有 8.9 家關閉,2016 年為 7.7 家。

根據韓國銀行數據,這些業務中有高達 40% 的營業時間只有三年,27.5% 的營業時間為五年。韓國中央銀行發布報告得出結論,直指「政府的舉動對獨立企業的狀況造成意想不到的影響,較高的勞動力成本削減小商家本已微薄的利潤率。」報告指出,「儘管有人聲稱最低工資上漲對勞動者的收入和生活產生正面影響,但勞動力市場的困難仍在持續。」

不過,韓國民眾現在的處境,也不能完全怪罪現任政府,報導指出,韓國收入不平等和退休人員安全網薄弱方面的問題早就存在,政府的政策並不是造成企業困境的原因。有分析認為,自營業者的問題是過度競爭,因為許多失去製造業工作的人開始自謀職業,由於家庭收入成長停滯,導致銷售停滯不前,認為文在寅政府大幅提高最低工資與小商家倒閉率高無關。

民間債務也是一個未爆彈。華爾街日報(WSJ)也對韓國經濟提出示警,截至今年 9 月的過去 12 個月,除去能源和食品等波動性大的核心消費者價格僅上漲 0.6%,是近二十年來的最低水平,並且 GDP 成長已放緩。這些現實,加上韓國岌岌可危的私人企業債務,增加該國重蹈日本在 1990 年代經濟泡沫化的風險。

韓國非金融公司業務在過去十年債務水平大致穩定,接近 GDP 的 100%,但家庭大幅槓桿化,2019 年第一季債務水平上升至 GDP 的 92%,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上升 20%。

1990 年代日本陷入經濟衰退,原因就是起自所有私人產業都捲入還債泥沼,導致經濟停滯。報導指出,韓國不一定需要發生金融危機,現在全球貿易的慘淡時期引發成長與通貨膨漲都停滯,再加上中國的經濟放緩,就足以對韓國經濟造成很大的衝擊。由於中國有計劃的經濟放緩仍在進行中,而且全球貿易成長引擎熄火,未來幾年,韓國決策者應該牢記日本經濟低迷的教訓。

(首圖來源:Flickr/Republic of Korea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