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只不過是股價下跌了而已,如何就成了過時的恐龍?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2 月 18 日 15:38 | 分類 Google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又引來不少媒體的跟風。這一次的主題是搜尋引擎霸主 Google 的衰落:文章認為在過去一年裡股價下跌一成多的 Google 已經開始顯露頹勢,將要重蹈歷史上那些沒落巨頭的覆轍云云。

這讓我想起了2013年中的那段日子。當時蘋果正在經歷嚴重的股價滑坡,iPhone 5銷售未達預期、傳聞中的電視產品難產等消息使 AAPL(蘋果公司股票代碼)的交易價格一度比高峰時跌去 45%,蘋果甚至在一些交易日丟掉了全球最大市值企業的位子。一時間,唱衰蘋果的聲音成為主流,對新任總裁庫克能力的質疑、認為蘋果將被三星擊敗等觀點層出不窮。當然,隨後的兩年中發生了什麼有目共睹,曾經的一致唱衰已經變成了爭相讚美。

今天對 Google 的質疑,乃至聲稱其即將沒落的預言,本質上與兩年前對蘋果的攻擊是一回事。其實事情很簡單:只要佔據市場領先地位的科技巨頭的股價在一年時間內沒 有增長或者出現下滑,就會有權威刊物發聲從多角度論證這家企業已經沒有未來。不僅蘋果 Google ,當年上市不久就跌破發行價的 Facebook、市值一度被 Google 超越的微軟、現在的亞馬遜……當然,當這些企業重振旗鼓時就沒人會去翻出那些老文章與作者對質了。

現在對 Google 未來的質疑無非就是說它的核心業務——網路廣告已經難以在行動互聯網時代繼續佔據優勢,同時其他業務又沒什麼成長空間,不足以成為企業主要利潤來源。那麼我們就看看這兩個論點是不是足夠站得住腳。

首先, Google 每年約150億美元的淨利潤的確大部分來自於搜尋引擎廣告。從過去幾個季度的財務報告來看,行動設備的廣告收入增長也的確未達分析師預期。但是要 注意的是整個行動設備廣告市場本身就還沒成長為足夠大的規模,未來的增長空間還很大。而 Google 不僅控制著行動搜尋引擎廣告入口,還同時把持著 Android 和 iOS 兩大平臺的行動應用廣告市場。無論用戶是使用手機搜尋引擎還是點擊應用內廣告,Google 都會從中獲益。誠然,Facebook的崛起分走了 Google 不少的份額,但是整個市場蛋糕的擴大會讓這點份額損失顯得無足輕重。

其次,直到最近 Google 才開始從其一手培養的 Android 平台中獲利: Android 佔據著行動作業系統多達 80% 的市場份額,但過去幾年來 Google 基本沒從中賺到什麼錢。從Android 4.4開始 Google 收緊了對它的控制,將GMS(Google 行動服務包)半強制嵌入所有 Android 手機。GMS才是 Google 用來賺錢的工具,當超過十億的手機用戶都在使用 Google 的行動服務時,行動生活領域的幾乎所有潛在市場就都和這家公司掛上了鉤。其中僅 Google Play 應用商店一項在2013年給公司帶來的收益就超過25億美元,而未來三年內這個數字會至少達到60億美元以上——相當於讓 Google 的年利潤增長20%。其他服務,諸如地圖、郵件、即時通訊的市場還才是剛起步,未來的收益同樣不可小覷。更重要的是 Google 已經通過Android Wear平臺鎖定了可穿戴設備市場的控制權,意味著未來價值數百億美元的龐大蛋糕將有他的一大塊。

而在傳統的消費電子設備領域之外,Google 還在開發激動人心的無人駕駛汽車, 並在該領域保持著領先地位。一旦無人駕駛技術成熟並廣泛推廣,汽車工業的核心將從製造業轉向軟體服務,提供無人駕駛技術、城市智慧交通管理的企業將成為舞台主角。此外,這家擁有超過六百億美元現金儲備的不缺錢公司還計畫推廣廉價的行動資料業務,消除行動上網產業發展的一大障礙。加上 Google X 實驗室裡搞鬼的一堆前瞻研究,可以說未來IT業不管向哪個方向前進 Google 都不會被甩到後面,反而將一直保持著主導權。

從企業架構來看,Google 的「大公司病」也不像許多前輩那樣嚴重。靈活、自由和創新從誕生之初就刻在了公司基因中,難以想像這樣的企業會變成一頭過時的恐龍。過去一年來其股價下跌更主要的原因是之前市場的預期過於理想,推動企業市盈率一度接近30(蘋果的市盈率約16)。之後因為 Google 財報暫時達不到市場過高的預測,股價下跌回歸正常估值水準是理所當然的。僅僅因為企業價值回歸就開始大肆唱衰,看不到 Google 擁有的巨大潛力,結果也只會在時間推移後成為笑柄而已。不過想必待 Goog(Google 股票代碼)重回高峰的時候,紐約時報肯定會忘了今天它說過什麼吧。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