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德拉正成為振興微軟的英雄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2 月 30 日 8:03 | 分類 Microsoft , 名人堂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自從納德拉上任以來,微軟股價飆升了 48%,預計未來 18 個月,微軟股價可上漲 30%,再加上 2.7% 的股息率。在他的帶領下,微軟正變得更加開放、包容、年輕,充滿活力。雲端計算服務 Azure、Office 軟體、Windows 10、Surface 和 AR 頭戴裝置 HoloLens,都在成長為推動微軟股價的動力。微軟的確在變得更酷,這要歸功於納德拉與之前任形成鮮明對比的管理風格和個人魅力。



2013 年 8 月巴爾默(Steven Ballmer)宣布將在一年內退休,5 個月過去了微軟還在尋找 CEO 繼任人選。投資者歡迎微軟換帥,但有人開始懷疑,這麼久都找不到合適人選,是不是這個處境艱難的巨頭失利的又一跡象?最近幾年來,Windows 作業系統已經成為人們遠離而非購買 PC 的一個原因。雪上加霜的是,微軟無緣蘋果和 Google 推動的行動革命。

早該從外部引進一名顛覆性的領導人,但微軟決定從內部提拔有 22 年豐富資歷、之前掌管雲端業務的納德拉(Satya Nadella)。結果證明這是英明的決定。納德拉上任以來微軟股價飆升了 48% ,員工大談他的風度翩翩及更大膽、更替使用者著想的公司目標。

擺脫了巴爾默的束縛後,微軟華盛頓州雷德蒙德總部頓時充滿活力——自從巴爾默宣布退休,微軟股價已上漲 67%。微軟的龐大規模現在成為一筆資產而非負擔。在雲端計算領域,它與亞馬遜短兵相接。它還在打造在想像力和注重細節方面堪比蘋果的新硬體。技術上大大改進的 Windows 最新版本首次供現有用戶免費使用,兩個多月便裝滿了 1.1 億部裝置。

虎嗅網配圖

▲ 《霸榮周刊》雜誌封面

納德拉上任後,「失去的十年」後微軟股價急速竄升

在微軟 40 年的公司歷史中,現年 40 歲的納德拉是第三位掌門人,他身上有比爾蓋茲那種創新風格和發展勁頭,巴爾默通常缺少這些東西。創新 + 發展公司股價就能節節攀升。預計未來 18 個月微軟股價可上漲 30%,再加上 2.7% 的股息率。

華爾街分析師對微軟的態度已經轉變為樂觀。微軟公布第三季財報後,相關報導多以「開啟新趨勢的科技公司」、「開始昂首闊步」之類為題。不過華爾街仍然對微軟的機會估計不足,平均預期股價只有 57 美元,略高於目前的 54 美元。

很多大投資機構認為微軟被大大低估。管理 280 億美元資產的 Jackson Square Partners 公司基金經理博納維科(Chris Bonavico)說:「我認為 18 個月內可突破 70 美元,在此過程中還有豐厚的股息。在目前很多股票相當昂貴的市場,這的確是很好的回報。」該公司持有價值 9.7 億美元的微軟股票。上世紀 90 年代,博納維科的團隊重倉微軟,然後在微軟「失去的十年」持有觀望 。

 

雲端為先戰略奏效,微軟雲端服務 Azure 正面對決亞馬遜 AWS

亞馬遜就是股價昂貴的公司之一。這家電商巨頭高高在上的市盈率不僅因為它龐大的線上零售,而且因為它是雲端計算的領頭羊。亞馬遜 Web 服務 AWS 為日益希望外包資料中心的公司提供雲端計算服務。

自從今年 4 月亞馬遜首次公布 AWS 營收以來,公司股價飆升了 70%。AWS 是亞馬遜的高利潤業務,營運利潤率超過 20%,電商業務仍然在努力實現盈虧平衡。今年全年亞馬遜雲端計算營收有可能達到  80 億美元,佔公司總利潤的近一半——儘管銷售額只佔 7%。

投資者對投資雲端計算毫不吝惜——亞馬遜股價目前約 660 美元,預期市盈率 125 倍。不過亞馬遜並非唯一讓人慷慨解囊的公司。與亞馬遜 AWS 類似的微軟雲端服務 Azure 增速甚至更高。微軟對 Azure 的成績沒有過多披露,但表示在截至今年 9 月的首個財年中營收增長了 135%。

伯恩斯坦分析師莫得勒(Mark Moerdler)估計,Azure 目前年營收大約為 10 億美元,預計到 2018 年可增至 73 億美元,營運利潤率與亞馬遜相當或更高。雖然看空者認為價格戰將導致雲端計算業務吸引力下降,但莫得勒認為業務量之大足夠兩家公司分食:「這是一個巨大的市場,不會一家獨大。」

無論新老企業,雲端服務的經濟效益誘人。設想一下,有了雲端服務,一家繁忙的網路商店可以在聖誕節前幾周增加伺服器,然後過完元旦便取消。微軟的 Azure 按分鐘收費——AWS 按小時收費——意味著公司只需為所需要的服務付費。與從前利用思科、惠普、EMC 的設備創建昂貴的公司資料中心相比,真是天壤之別。

微軟聲稱 Azure 提供最靈活的雲端計算服務,使用者可以把他們的私人「預置」資料中心與公共雲串聯使用。微軟為此創造了無縫連接手段。比如對銀行來說,這意味著最敏感的資料與網路物理隔絕,而不太敏感的資訊和處理可在雲端上進行。隨著公司對雲端計算越來越適應,它們可能會把另外一些工作轉移到 Azure,其中的經濟效益顯而易見。

微軟的雲端計算業務比亞馬遜落後幾年,但多年來一直在構建自己的內部雲端服務,以充分利用 Office、遊戲平台 Xbox 和僅次於 Google 搜尋引擎的 Bing。上季首次盈利的 Bing 讓微軟明白如今正在部署的雲端計算的重要意義,其中包括機器學習領域前景光明的模式辨識。

Ariel Investments 公司國際股票首席投資長班薩利(Rupal Bhansali)表示,微軟總能不失時機地挽狂瀾於既倒:「一開始它似乎總是節節失利,但最終贏得勝利。它並非雲端計算領域的巨頭,但 Azure 正迅速攻城掠地。最初 Surface 平板電腦銷量不佳,但現在 Surface Pro 4 大賣。」

不過,當前投資者仍把微軟看做一家傳統軟體公司。微軟股價預期市盈率 19.5 倍,而雲端計算公司 Salesforce.com 為 80 倍。大家對微軟業績的預計也很保守,分析師們預計今年微軟的銷售額和利潤與去年持平,分別為 930 億美元和 220 億美元。受大規模股票回購提振,每股收益仍可增長 5%。華爾街預計微軟 2017 財年每股收益可再增長 13% 至 3.13 美元。莫得勒要樂觀得多。他說微軟 2017 財年更有可能實現每股收益 3.84 美元,分析師們低估了 Azure 的增長潛能,忽視了 Office 的轉變。

華爾街對微軟業績預計保守,這反而為其股價上漲開了口子。10 月微軟宣布第三季每股收益 67 美分,大超每股收益 58 美分的預期,兩個月內股價上漲了 10%。同樣地,半年前宣布超預期季度業績後股價也上漲了 10%。

 

納德拉治下,微軟其他業務也紛紛發力

除了 Azure,分析師們還忽視了微軟大受歡迎的 Office 軟體套裝。Office 一直在向名為「Office 365」的訂閱模式轉變,如今已有 1,800 萬訂閱用戶。微軟企業用戶大約四分之一已轉用 Office 365。 納德拉不願發表評論,但微軟首席財務長胡德(Amy Hood)認為訂閱模式是一種顛覆。「這種模式要求你每年或每個月都得證明自己的價值。如果你能證明自己物有所值,那麼軟體生命週期的價值將更高,用戶棄用率就低,」胡德如是說。

微軟稱訂閱模式可提高軟體生命周期內使用者營收 1.8 倍,但華爾街分析師對此普遍懷疑。分析師們一開始也沒有注意到 Adobe 的類似轉變。該公司 2011 年將 Photoshop 軟體轉為訂閱銷售,這一過程差不多已經完成,3 年來公司業績增長了 150%,預期市盈率為 33 倍。博納維科說:「Adobe 在進行這一轉變時我們是它的一位大股東。現在我們又看到微軟發生同樣的轉變,而且它的規模更大。」

透過計算可以看出,微軟已經是全世界最大的雲端計算公司,Office、Skype、Xbox 和 Azure 的相關年營收近 100 億美元。微軟表示,包括 Azure、Office 企業版和其他商業應用的「商業雲」業務到 2018 年年營收將達 200 億美元。

包括博納維科在內看多微軟的投資者認為,透過自由現金流最能看清微軟顯示的機會。Epoch Investment Partners 公司首席投資長伯爾(David Pearl)預計 2017、2018 年微軟可分別產生每股 3.49 美元和 3.98 美元的自由現金流。如果適用 18 倍預期市盈率,他預計不到兩年微軟股價可上漲至 72 美元,而且這還沒有考慮微軟資產負債表上每股 8 美元的淨現金。管理 420 億美元資產的 Epoch 持有 8.3 億美元微軟股票。

透過更傳統的產品了解微軟正在進行的轉變最方便。納德拉鼓勵員工勇往直前。今年夏天,微軟發表 Windows 10,這是對其經典作業系統的重大反思之作。

這類產品發表一度是微軟主要營收,但這一次微軟讓用戶免費升級,反映了納德拉對微軟喪失行動市場之戰的認識。它現在需要一種辦法重建 15 年來被 XP、Vista、Windows 7、Windows 8 等歷次 Windows 版本搞得支離破碎的生態系統,寄望於 Windows 10 成為一個主要平台。它的桌面、平板電腦和手機作業系統都使用同樣的代碼,這樣開發人員就能方便地為每一種 Windows 裝置開發軟體。相比之下蘋果和 Google 的桌面和行動產品使用不同軟體。

甚至巴爾默 90 億美元拿下的 Skype 也在發生真正的創新。兩周前本刊拜訪雷德蒙德總部,研發副總裁彼得‧李(Peter Lee)向我們展示了 Skype 的一種新翻譯技術。彼得‧李透過 Skype 用英語和在巴西的同事視訊聊天,他的話馬上就被翻譯成巴西葡萄牙語。同事的回覆也被即時翻譯成英語。納德拉上任 CEO 時,這款翻譯產品還是微軟一個小項目,但他很快看到了它的前景。在 2014 年 5 月的一次公開活動上,上任 3 個月的納德拉宣布微軟將在年底前推出測試版。

兩周前微軟宣布發表 Skype 巴西葡萄牙語翻譯產品,是為該軟體第 7 種支援的語言。其他新產品體現了微軟的復興,今年 10 月它推出首款筆記型電腦 Surface Book。

去年微軟在雷德蒙德總部園區開辦一家硬體實驗室,總面積近萬平方公尺。實驗室配備了工業級 3D 印表機和車床,用於 Surface 和其他裝置的原型構建。微軟原型總監梅斯(Bill Maes)表示,新實驗室使原型構建時間從一周縮短到 48 小時。

個人電腦市場日益衰敗仍是微軟的不利因素,但它似乎已經脫離傳統的 PC 世界。微軟希望 Windows 10 對平板裝置像對桌面裝置一樣重要。從蘋果、Android 手機到 MacBook 和 Surface,Office 365 如今各種裝置都能使用。

微軟投資者對其降低 PC 重要性反應熱烈。上個月剝離企業服務業務後的惠普公布做為一家單純印表機和 PC 業務的公司的首季業績。德銀分析師卡爾斯蒂德(Karl Keirstead)表示:「大家對 PC 銷量評價不高,但微軟股價不為所動,這是投資者心態的有趣變化。」

 

重新發明硬體,推出 AR HoloLens 和筆電 Surface Book,讓微軟變酷

並不是說微軟放棄了消費市場。今年 10 月,它在紐約第五大道開了一家旗艦店,陳列著筆電、平板電腦合一的 Surface Book 和 Surface Pro。這些裝置並未鎖在桌子上,而是讓消費者拿起來試用,甚至可在店內邊走邊用。不過有一款產品鎖在玻璃櫃中,那就是全息影像頭盔 HoloLens——微軟最富雄心的產品。HoloLens 比虛擬實境熱潮更進一步,給人以脫離周圍環境的全方位沉浸式體驗。

HoloLens 掃描房間產生全息影像,牆壁、桌子等栩栩如生。在一部推廣影片中,HoloLens 把操作指南投射到一段堵塞的下水道上,向新手顯示如何具體轉動扳手。可以設想在一塊蛋糕上出現重疊的裝飾指南,使這項任務成為輕鬆的著色操作。

迄今為止 HoloLens 的進展十分順利。這個頭盔還很笨重,戴起來不舒服,不適合辦公室、廚房等場景的日常穿戴。

如果比爾蓋茲在位,微軟也許已經發表了 HoloLens,並對它帶來的創新倍感自豪;巴爾默也許會限制它的宏偉目標。但對納德拉來說,這款裝置有望使 Windows 進入人們的日常生活,而自己只不過是讓它能用。

(本文由 虎嗅網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