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最酷的無人機公司 Lily,直到最後一刻還在編造矽谷式的謊言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1 月 14 日 12:00 | 分類 無人機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2015 年 5 月,一個影片一夜之間紅爆了整個科技圈:一台叫 Lily 的無人機,可以從手上直接拋出起飛,跟隨目標拍攝,在手掌降落,甚至,它還是防水的……

但是就在日前,Lily 無人機突然向參與預訂的用戶發出郵件:因資金短缺無法完成無人機的製造和發貨,Lily 宣布倒閉,退款將在 60 天內退回給用戶。而就在 1 個月前(2016 年 12 月),Lily 還在官網說,「最後的預訂機會,以及我們要出貨了。」

在過去 2 年全球轟轟烈烈的「大造無人機運動」中,Lily 是倒下最快的,也是當初的故事最絢麗的。直到倒閉前的一刻,這家公司還在吊大家的胃口,說「我們要發貨了」,一個經典的矽谷式謊言。

實際上,3 年多過去了,直到倒閉,Lily 也沒能向用戶發出一台無人機。

一夜爆紅的 Lily

Lily 的影片爆紅時,無人機行業領頭羊的大疆剛發表精靈 3,雖然它最高已經可以拍攝 4K 影片,但相比前代產品,也只算是硬體上的小幅提升。大家更想看到的,是 Lily 那樣超越時代、挑動神經的「黑科技」。

2014 年,24 歲的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畢業生 Antoine Balaresque 和幾位同齡人創立了 Lily。在他的描述中,一次家庭旅行中,所有的照片都沒有母親,讓他萌生了做無人機(他的說法是個人專屬相機)的想法。

品玩配圖

▲ Lily 無人機創始團隊。(Source:極客公園

一個大學生的創業計畫,而且是軟硬體結合,Lily 一開始並沒有受到投資人的青睞。2014 年 4 月,他們才從 9 個投資者那裡一共獲得 100 萬美元的種子輪投資,其中還有非營利性的校園風投機構 Dorm Room Fund(宿舍基金)、SkyDeck Berkeley(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校內孵化機構)。

2015 年的影片讓 Lily 無人機徹底紅了,後續的投資人中,又加入了曾投資 Slack 和 Twitter 的星火資本、投資 Hyperloop One 的 Sherpa Capital,以及由網易前 CTO 許良杰和原騰訊聯席 CTO 熊明華創辦的來自中國的投資機構──七海資本。2015 年 12 月底,Lily 完成了 1,400 萬美元的 A 輪融資。

和融資一起飆升的是用戶的預訂數。影片發表的同時,Lily 宣布接受全球預訂,在 6 月 15 日前預訂,還能享受 499 美元的優惠價格,無人機將於 2016 年 2 月開始出貨,出貨後將調價為 1,000 美元。

499 美元,是同期發表的大疆精靈 3 高級版的一半。而且,Lily 有更酷的外型、更多的黑科技,相比之下似乎高下立判。截至 2016 年 1 月,Lily 的預訂數達到 6 萬台,公司也獲得了 3,400 萬美元的訂金。

看上去 Lily 一切順利,但事實並非如此。就在完成 A 輪融資之際,Lily 宣布將延遲出貨,原定的 2016  年 2 月出貨將延遲至夏天。

這個消息發布前,儘管已經有人指出 Lily 的影片可能不是實拍,看起來酷炫的功能其實有非常多限制條件,但預訂用戶更多的還是期待。

在 Lily 的官方 Facebook 頁面上,有人態度友好地不停地提出關於無人機的疑問,除了 Lily 官方客服,預訂的用戶也會互相解答疑問。 Antoine Balaresque 也透露,除了美國和歐洲,還有大量來自中國的訂單。

品玩配圖

當時,Antoine Balaresque 也頻繁接受中國媒體的採訪。對於來自中國無人機廠商的質疑,他似乎信心滿滿:

你們的產品沒有雲台,怎麼能拍出高品質的照片?

我們有數位雲台防震。

你們的無人機每次能飛 20 分鐘,但不能更換電池?

20 分鐘已經是非常長的續航時間。

Lily 為什麼沒有避障功能?

不需要避障,你可以調節它和你之間的距離,進而躲開障礙物。況且,現在沒有人能把避障做到夠好、夠便宜。

怎麼看待中國的無人機廠商,比如大疆?

我們想成為第一個能和人產生情感連接的飛行器。這就是我們的不同。

不斷跳票的 Lily

2015 年 12 月第一次宣布延遲出貨只是 Lily 跳票的序幕。

和研發和出貨能力形成鮮明對比的可能是它的行銷能力,2016 年 1 月,Lily 獲得 CES 「最佳創新獎」。對此,一名叫 Scot White 的用戶在 YouTube 表達了強烈的質疑,他找出所有 Lily 無人機露面的影片,總結稱:Lily 第一次試飛就出現了飛行不穩的問題;飛機沒有起落架,在手掌上起飛、降落也是非常不安全的;另外還有一次,《衛報》的記者在試飛 Lily 時,從手中拋飛未能成功,被無人機「反咬」了一口。這個記者質疑:「你們怎麼用一個還不存在的東西拿獎?」

對,即使是這樣一個遠遠稱不上完美的無人機,Lily 都沒能最終量產。

2016 年 2 月到來後,越來越多的預訂用戶發現了 Lily 延遲出貨的消息,此時在 Facebook 頁面的討論已經沒有那麼友好。

3 月,大疆精靈 4 發布,這是一台因為加入了機器視覺而變得智慧的無人機。 Lily 創始人認為避障系統無法集成到小型無人機內,精靈 4 就做到了。有取消了預訂的人憤憤不平地去 Facebook 留言,「快點退款買精靈 4 吧,它們不延遲出貨喔。」

原定的發貨日期不斷臨近,但 Lily 的官方部落格上仍沒有關於產品研發進度的說明。它的 Facebook 頁面倒是很活躍,每天都會更新媒體對 Lily 無人機的報導,以及 Lily 團隊的工作人員拿著無人機試飛的影片。

用戶也越來越沒有耐心。2016 年 4 月,Lily 在 Facebook 頁面上發布了一段無人機跟隨拍攝的影片,一個用戶立刻回覆,「我要去退款了,畫面一點都不穩定」;還有一位更不客氣,「如果最終效果就是這樣,那我不如去買個 GoPro 綁在鴿子身上,我越來越覺得應該加錢買大疆了……」

品玩配圖

面對用戶的不斷催促,Lily 曾在 Facebook 回覆稱將在 2016 年 5 月中旬出貨;到了 5 月,時間又被延遲到夏天晚些時候出貨,但已經沒有明確時間;到了 8 月份,Lily 突然宣布,發往美國的首批無人機將延遲到 2016 年 12 月,發往歐洲的更是要到 2017 年。

到 2016 年 11 月,Lily 的官方 Facebook 頁面下只剩下憤怒、惋惜和遺憾,曾經非常活躍的帳號也很少再更新,評論下,更是再也見不到來自官方的回覆。

品玩配圖

一名叫 Jamie Howell 的用戶寫到,「致 Lily 團隊,3 週前 Mavic 發布時我申請了退款,並在今天拿到了錢(到我的 Paypal 帳戶)。沒什麼難受的,我依然期待 Lily,但我受夠了等待。17 個月的等待後,因為匯率的原因,退款讓我多賺了 6 元。真是一筆好投資啊。」

Lily 的泡沫是怎麼被戳破的

現在,Lily 終於宣布倒閉,它終於不用再一次延遲出貨了。

Lily 倒在哪裡?技術可能是最根本的原因。從最近小米無人機的挫折就可以看出,無人機不是一個能一蹴而就的產品。

我們可以看一下這個行業的佼佼者:大疆在 2006 年就已成立,從直升機飛控入手到多旋翼無人機,它已經在飛行技術上積累十多年;最近才做出成功的消費無人機產品 DOBBY 口袋無人機的零度智控,也是在 2007 年就開始涉足固定翼無人機研發。

但是,技術積累的時間並不是唯一的決定因素,和 Lily 有點相似的是 Hover Camera 無人機,這個成立於 2014 年的年輕無人機企業同樣先用影片紅爆了科技圈:一個螺旋槳被封閉式碳纖維保護板包裹起來的無人機,可以用手直接拋飛,也可以在手上降落,而且更加安全。 Lily 無人機的概念影片裡的跟拍、電子防震雲台,也都完全實現。

品玩配圖

▲ Hover Camera

Hover Camera 和 Lily 在概念和產品定位上有很多相似之處,不同的是,Hover Camera 在 2016 年 10 月正式開賣,Lily 卻一直沒有量產。

這或許跟 Hover Camera 的創始人王孟秋是史丹佛的博士,並在 Facebook、阿里巴巴和 Twitter 有實際的工作和管理經驗有關,但更重要的是,他們能做得出來一架無人機,並且認為讓一架很酷的無人機量產,這件事比拍一堆行銷影片更重要。

但 Lily 的創始團隊沒有能力做出他們想像中的無人機,而從 3 年不更新的設計和對市場的改變來看,或者他們根本就沒有想過認真地把產品做出來。

一名中國無人機行業從業者早在 2015 年 5 月 Lily 爆紅時就在朋友圈寫道,

「傻 X 媒體們在吹捧 Lily 的時候你們還記得你們原來神話過的 Zano 嗎?不是說見不得別人做得好,而是見不得拿些實現不了的目標忽悠大眾賺眼球。別以為缺德是中國人專利,美國大把沒節操的公司正拿著效果圖和 PPT 排著隊上眾籌。」

 來自中國投資人的回應

在 Lily 跳票這件事不斷發酵的同時,如前文所提到的,人們也開始把目光放在投資了這家公司的包括創源投資(InnoSpring)以及七海資本在內的有中國背景的投資方身上。

在一份回應 PingWest 品玩的採訪中,創源投資(InnoSpring)現任 CEO 王笑稱 Lily 在日前關門大吉,「是個傷心的日子」,並仍然認為兩位年輕的創始人是聰明,且有理想的。儘管這家公司仍然是眾籌史上的紀錄保持者,但一個公司能成功,只有決心、只有創意是不夠的,最終還要回到商業本質。

而王笑認為從 Lily 的失敗中,她的理解是:

  1. 一些創始人在初期資本主動追逐的時候太過自我,低估了資本在整個創業過程中的價值。
  2. 領投人可能除了投資,也更應該在公司出現問題之前就給創業者一些必要的指導。
  3. 硬體創業者不該忽視行業巨頭的霸主地位,反而要比他們更快更有創意。

她不無感傷地說:

12 日是個傷心的日子,Lily Camera 正式宣布關門大吉,退回 $50 Million 訂單預購款。兩年前我認識了 Antoine 和 Henry,兩位年輕有理想的創始人,他們很聰明,在自己的宿舍敲敲打打就完成了產品模型,在沒有錢,沒有硬體產品經驗的前提下,用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走到了今天。一個影片產生了 5 千萬美元預購成績,這是產品眾籌史直到今天的紀錄保持者,但一個公司能成功,只有決心、只有創意是不夠的,最終要回歸商業的本質,那些所謂的兩年百億市值 3 年要上市的新聞,只是忽悠吃瓜群眾而已,一個這樣的 autonomous flying camera,需要完美的機器視覺和圖像捕捉軟體技術,完美的無人機平衡和控制技術,完美的防水製程、工業設計、供應鏈管理、批量生產控制和大量的資本支持,成功還是失敗,和創始人的性格、管理方法息息相關,做為投資人和朋友,只能和創始人背靠背,但最終支持他的決定。有幾點和大家共勉:

  1. 矽谷有很多創始人容易在初期資本主動追逐的時候太過自我(投資人都理解我說的這個),但更重要的是,不要因為追求暫時的高估值、限制投資人佔股的比例,就輕易拒絕 money on the table,不要低估資本的價值,公司發展所需要的資金永遠比你想的多,尤其是硬體公司,研發生產成本估計的基礎上至少要乘以 2 到 3。
  2. 領投人是誰不那麼重要,更重要的是這個人否能在問題出現之前就花時間指導 CEO,幫助他成長,我們都不完美。投資人是否能幫你,在關鍵的時候提供價值,在這個案例上,中國投資人真的更給力。
  3. 創始人也好風險投資也好,你要注意巨頭並不是沉睡的野獸,尤其在硬體行業,巨頭對各個環節的霸主地位不可小覷,小公司這個時候一定要更快、更好、更有創意。
  4. 做為我自己,既然進入了早期風險投資這個行業,我是誰並不重要,我的工作內容更加重要,我們的創始人更重要。最後對我的 LP 和幫助過我的人,我感激不盡(聲明一下以上都是我個人的感受,絕不代表其他任何人的意見)。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Lily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