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J:日本貨幣寬鬆政策是戲法,治標不治本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11 月 03 日 11:27 | 分類 精選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日本央行上週五宣布量化寬鬆政策,刺激日經指數創下七年新高,日元貶值到六年新低,但華爾街日報認為,國家真正需要的是改革,不是貨幣政策,日本政府跟歐洲領導者一樣,對根本問題視而不見。



日本經濟學家預期今年經濟成長率為 0.2%,通貨膨脹率只有 1%,不及日本央行設定的目標 2%。家庭支出下滑,就業市場出現疲軟徵兆。

 

降低增稅衝擊

日本央行的解決辦法是,將每年的資產購買目標從此前的 60-70 兆日圓提高至 80 兆日圓,購買更多國債、指數型股票基金、房地產投資信託,來擴大貨幣基礎。報導認為,日本想要從糟糕的財政狀況、未改革的勞動市場、嬌生慣養的國內產業、人口老化的根本問題,逼出通膨假象,是非常大膽的「戲法」。

華爾街日報指出,日本央行與安倍晉三仍然深信凱因斯論點可以解決日本困境,凱因斯認為政府應積極扮演經濟舵手的角色,透過財政與貨幣政策來對抗「短期」景氣循環造成的經濟蕭條,但日本已經經歷 20 年的「長期」經濟蕭條,政府財政惡化且已債台高築。

為了因應龐大支出,必須擴大稅收,又怕增稅影響消費意願,而祭出貨幣寬鬆政策與日元貶值對抗稅收增加造成的衝擊。

 

藉以轉移焦點

報導指出,2013 年日本第一輪量化寬鬆政策是為了要打破長期的通縮困境,但現在變成安倍用來迴避經濟改革的招數。可提高日企競爭力的自由貿易議程,增加用人彈性並刺激產能的勞動市場改革政策,以及開放更多移民以對抗人口老化問題,這些討論都面臨停滯。事實上,歐盟領導者也面臨同樣指責,「只會嚇唬央行,但從不改革」。

貨幣政策本身並無法解決財政與法規問題,雖然貨幣貶值有利出口,但沒有經濟改革,就無法帶動更大規模的企業投資與效能。量化寬鬆創造出資產價格泡沫的好處,只有那些外資股東享受的到。投資人現在會慶祝日本祭出的新政策,但不久後他們就會需要其他奇蹟,到時候安倍政府用完了貨幣伎倆,人們就會發現原來他們所處的經濟困境一點都沒變。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