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揮霍上天給的禮物,挪威讓石油財富創造世代幸福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12 月 03 日 11:13 | 分類 國際貿易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13199245853_9a358f837c_z

挪威人的快樂不是來自揮霍,也不同於不丹的遺世獨立,而是來自對財富的節制與共享,妥善利用得天獨厚的天然資源--石油,來實現平等與均富的社會。



獨立媒體 Radio Free Europe 報導,挪威是世界第五大石油出口國,每年依靠石油進帳 400 億美元,但挪威與其他擁有石油的俄羅斯、中東國家不同之處在於,石油創造的財富並不掌握在少數人手裡。挪威人有幸享受均富,挪威平均薪資比歐盟整整高出 50%,挪威也是全球收入差異最小的國家之一。

 

挪威的油都斯塔萬格(Stavanger)

挪威的油田位於西南方的斯塔萬格(Stavanger),1969 年發現油田之前,這裡還只是個漁村,1870 年後鯡魚捕撈量快速下降,漁村隨即沒落。而油改變了這裡,1960 年挪威的生活水準差了瑞典或丹麥 40%,但現在遠比這兩個國家都高。

在這個城市港邊停泊一艘來往於海外鑽油台的大型運輸船,城市內有一所新的大學、新的音樂廳、以及一些博物館。城市外有一個大型溫室,透過人工光照控制讓寒冬中也能種植農作物。

14473837813_e486826ded_z (Source:Flickr/Leidolv Magelssen by cc2.0)

挪威的海岸有 70 個鑽油台,沿海城市的樣貌都差不多,這些鑽油台屬於挪威國有企業或是特許經營,只顧用少量員工,但鑽油與生產所需要的支持活動,幾乎涉及挪威的每一個產業,石油是挪威的經濟命脈。

石油就像魔戒一樣讓人著迷,它或許能帶來財富,但也有可能讓一個人或國家在一夕之間毀滅。挪威人深以「荷蘭病」為戒,所謂荷蘭病是 1973  年荷蘭太過仰賴自然資源導致其他產業都衰退的後果。因此,他們讓全國 500 萬人因石油而富有,但也非常小心謹慎的對待。

 

世代幸福的秘密:石油基金

當 1969 年挪威進入黑金時代,挪威人將石油看作是不合格的祝福,大量的金錢進入政府預算,提升公共支出,但到 1972 年,挪威也步入長達四年的「荷蘭病」症狀。薪水增加、人們跑去黑金企業,工廠找不到人、外國人投資推升貨幣價值,使得其他國家無法負擔高漲的挪威出口商品,而政府以發放補貼因應,讓挪威陷入泥沼。

1976 年,挪威痛定思痛,決定走一條與其他產油國家不一樣的路,他們有限度的讓石油營收進入經濟體系。最初,政府將國有石油公司賺到的錢,拿來再投資,尋找與生產更多的石油。但到了 1995 年,挪威人將這筆如洪水一樣的收入,放置在一個特殊的緩衝基金,寧可留給後代子孫,也不要讓它進入經濟循環。

挪威政府規定,使用這筆基金進行基礎建設,公共計劃,以及投資金融市場的比例不得超過 4%。

在挪威的油都斯塔萬格,有一所博物館,裡面展示挪威的鑽油歷史與技術,每年都有一萬多名學生到此地參觀,有趣的是這博物館裡頭有一座超大的計數器,計算 1995 年開始緩衝基金即時的石油進帳金額,記者到訪時,數字呈現 8,900 億美元,相當於每個挪威人有 17 萬美元在身。

 

居安思危,石油收入成創新後盾

官方說法是,這筆錢專門用於老人年金,也代表挪威並不仰賴石油致富,而喪失競爭力。

由於挪威謹慎的看待財富,使得他們另外一項得天獨厚的產業--漁業,在壓力之下得以蓬勃發展,挪威企業為了尋找高階市場被迫尋求創新,才能養得起挪威的高工資,每個人都在尋找新的機會。譬如海膽養殖等高市場價值的漁業。

儘管他們成立緩衝基金,讓這個國家可以維持高度多元的經濟模式,但他們還是一直在創造未來,因為他們知道石油井總有枯竭的一天。挪威專家認為,石油量最多撐 50 年,雖然天然氣至少還可以撐 100 年,但誰都無法保證。也有其他專家認為挪威石油在 30 年後就會枯竭,天然氣也只剩 50 年。

但他們不擔心,這筆可觀的緩衝基金除了支付退休年金之外,當石油枯竭時,還有足夠的資本可以發展新產業。挪威石油與天然氣協會 Bjorn Vidar Loeren 表示,挪威的官員非常聰明且有紀律,所以就算黑金時代結束,我們也有錢可以發展其他產業,「我認為這是一個公平的概念,石油營收可讓世代共享,而不是一味地在任何事上追逐頂尖。」

俄羅斯雖然也有緩衝基金的設計,但與挪威最大的差別在於,挪威政府是神聖地看待這筆錢,不像俄羅斯需要錢的時候就伸手進去。根據挪威中央銀行,1998 年到 2013 年間平均石油收入占挪威與俄羅斯 GDP 的 15%,然而, 2013 年挪威緩衝基金累積的數字,已經是其年度 GDP 的 200%,俄羅斯只有 20%。

 

維京人的共享與信任文化奠基經濟基礎

挪威人到底是怎麼辦到的?文章指出,這要歸功於這個小國的歷史,即維京時代平均文化的傳統,當一群自由人在一個有領導魅力的人帶領下,所有海上貿易與探險襲擊的收獲都必須共享,而這項傳統在工業時代成為挪威的法律,確保天然資源共享,也奠定了今日社會的平等繁榮。

同時斯塔萬格大學社會學家 Knud Knudsen 認為,挪威謹慎看待財富的態度,也是因為挪威人對彼此,以及對他們選擇的政府具備高度信任,這個事實造就了挪威社會。挪威每年都是受訪國家中人民對政府信任感最高,對生活滿意度也最高的國家。

這說明了一件事,挪威的模式或許不適用於缺乏社會信任感的國家,但挪威經驗仍可作為借鏡。很多產油國家,尤其是新興國家,通常不是把錢省起來,而是拿石油出口賺到的錢來投資基礎建設,他們或許也需要創造一個穩定的基金,來保護他們不夠多元化的經濟,確保他們不會受到大起大落的油價衝擊。

很多產油國家沒有學到石油教訓,若一個國家完全仰賴石油,其他產業就會滅亡,且他們的掌權者權力會極大化,拉攏忠誠者、打擊反對者。最糟糕的狀況就是,石油變成打擊異己的獎勵品,直到石油耗竭或國家走向滅亡,這個地方就不再有贏家,只剩輸家。

(首圖來源:Flickr /Matt E by cc2.0)

關鍵字: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