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核電大廠阿海琺,2014 年大虧 1,724 億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3 月 03 日 12:00 | 分類 核能 , 能源科技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法國核電大廠阿海琺(Areva)傳言可能將是台電 112.57 億元「核一、核二廠用過核子燃料小規模國外再處理服務案」承包商,因而又受到國內媒體關注,但在國際上更關心的,是阿海琺即將繳出巨額虧損季報,2015 年 2 月 23 日,阿海琺在 7 個月內,連續第 15 次發布獲利預警,在 3 月 4 日正式發表季報以前,預先透露 2014 年全年虧損將高達 49 億歐元,相當於 1,724 億元新台幣,遠高於 2013 年的虧損 5 億歐元,法國政府擁有阿海琺 87% 股權,如今對這個燙手山芋傷透腦筋。

阿海琺的巨額虧損可說十分震撼,因為阿海琺的市值約 35.8 億歐元,2014 年虧損額竟然超過總市值。阿海琺身背 57.7 億歐元重債,其中 2016 年將有 9.75 億歐元債務到期,而阿海琺手頭只剩下 23 億歐元現金,雖還有 2 億歐元的未使用信貸額度,但 2014 年 11 月阿海琺的債信已經被打為垃圾等級,實際上幾乎不可能再從金融市場籌款,而阿海琺也已經沒有什麼可供變賣換現的非核心資產,還要供養 45,000 名員工。許多市場人士認為,若法國政府不出手注資,2016 年很可能就是阿海琺的末日。

 

核電廠工程一再拖延

阿海琺的危機固然有 311 事件後全球核工業沒落的大環境因素,但本身也難辭其咎,2014 年交出巨額虧損成績單的原因之一,是與芬蘭電力公司 TVO(Teollisuuden Voima)在 Olkiluoto 核電廠 3 號反應爐計畫上鬧翻,該核電廠由阿海琺與德國西門子合資打造,原本預算為 30 億歐元,2005 年開始興建後,至 2009 年已經追加預算 50%,之後預算一直追加而進度一直落後,2012 年底阿海琺上調最終預算預估,達 85 億歐元,完工更是遙遙無期,原本計劃 2009  年可啟用,拖到 2015 年,又延到  2016,2014 年 9 月,阿海琺─西門子宣布將延到 2018 年底。

TVO 要求阿海琺─西門子為延期負責,雙方互相指責,彼此要求對方賠償數十億歐元,而後續 Olkiluoto 核電廠 4 號反應爐的計畫也受到影響,芬蘭政府回絕了 TVO 的許可延期申請。不只芬蘭受害,在法國本身的 Flamanville 核電廠計畫也如出一轍,預算如無底洞般增加,從最初的 33 億歐元追加到 85 億歐元,完工日一延再延,從 2012 年延到 2016 年,再延到 2017 年,導致股東義電(Enel)全面撤資,阿海琺的 EPR 第三代核電廠設計可說註定成為錢坑。

阿海琺身為垂直整合的總體核工業,經營項目包含上游的鈾礦開採、核燃料製造,到興建核電廠及核廢料處理,但如今 EPR 核電廠設計讓人退避三舍,只剩同屬法國國營企業的法國電力公司有可能再當「冤大頭」,但法國已經改變核電政策,核電佔發電比率將自 75% 降至 50%,可說也無新建核電廠空間;而核廢料處理部門,實際上的主要客戶也只有法國電力公司(EDF),頂多可能再加上台電這個微不足道的「小規模」新客戶,而嚴格的安全規範,讓核廢料處理成本暴增,成為賠錢事業;只有鈾礦開採部門,由於中國積極興建大量核電廠,日後一一啟用時需要大量鈾燃料供應,因此有可能對鈾礦開採部門有興趣,成為唯一有市場價值的部門。

 

法國政府也難注資伸援

法國政府表示將促成法電、法國核能研究機構 CEA,與阿海琺更密切合作,來解除危機,但市場關心的問題很直接:錢從哪裡來?若用法電的錢來滋養阿海琺,只不過是挖東牆補西牆,何況法電的狀況也一樣不佳,要擠出資金,唯一的辦法是向用電戶調漲電費,但這在政治上不可能允許。

另一方面,法國政府先前介入奇異與阿爾斯通購併案時,取得額外有利條件,可以從阿爾斯通大股東布依格(Bouygues)集團手中,以市價買回阿爾斯通 20% 股票,雖然是一場政治上的勝利,但也讓法國政府阮囊羞澀,短時間內很難再提出大筆金錢注資企業,就算硬是擠出資金,以公帑出資拯救阿海琺,也可能引起政治風暴,更可能使得法國債務水準進一步惡化,在歐盟正頭痛希臘問題時火上加油。

從各方面看來,阿海琺已經成為一個難解的習題,或許最終只剩下分拆鈾礦部門賣予中國,其他部門全面破產清算一途。

(首圖來源:Are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