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經濟成長率超越英國,牽動政黨版圖巨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5 月 07 日 11:23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西班牙過去被列為「歐豬」國家之一,許多人看衰希臘崩潰後下一個就是西班牙,然而正當希臘債務問題糾纏難解的同時,西班牙卻演出大逆轉,2015 年第一季經濟成長率 0.9 %,是英國 0.3% 的 3 倍,也是西班牙連續第 7 季成長,與 2014 年同期相較,更成長 2.6%,同樣超過英國的 2.4%,儼然成為一顆閃耀的歐洲新星,讓看衰西班牙的人跌破眼鏡。

西班牙的逆勢復甦來自於國內外因素加乘,2012 年起,西班牙政府積極進行「去左化」改革,調降所得稅,最高級距從 52% 降低到 47%,最低級距從 27% 調降到 24%,這產生雙重效應,首先,薪資所得者可支配收入增加,利於鼓勵消費擴大內需;其次,西班牙企業支出同樣雇用成本,員工所得到的實質收入更高,因此爭取國際人才的籌碼提升,過去西班牙因為高所得稅,從運動明星到企業高階主管等人才,都因實質收入不敵他國的情況下流失,降低所得稅率使西班牙略為恢復人才競爭力,西班牙政府計劃將在 2016 年進一步將所得稅率最高與最低級距調降到 45% 與 23%。

此外,西班牙的高稅率使大量經濟轉入地下,調降後雖然稅負仍然居高不下,但比起過去,調降幅度總是「聊勝於無」,小部分地下經濟可能浮出水面,也是經濟成長數字美化的原因之一。

西班牙政府也甘冒大不韙,針對勞工權益開刀,新制度讓企業更容易開除員工,並限縮工會權力,結果發揮良好效果,西班牙失業率從 27%下滑到 23.8%。這原理也很容易理解,若是「請神容易送神難」,企業就會傾向一開始就盡量不要雇用員工,讓企業更容易開除員工以後,企業雇用的意願反而大幅上升。

在這兩項內部體質調整逐漸見效的同時,西班牙又喜迎兩項外部助力,首先是 2014 年中起國際油價下跌,帶動西班牙物價連續 10 個月下跌,但這物價下跌起因是能源成本下降,對經濟體的效益相當於減稅,使消費者購買力上升,因此進一步帶動所得稅減稅擴大的內需;其次是歐洲央行因應歐元區經濟疲軟進行大量寬鬆,西班牙迎著這股熱流,順勢起飛。

 

同時提振消費力與競爭力

相對的,英國身為產油國,又非歐元國家,油價下降與歐元寬鬆對英國利弊互見,加上英國金融業改革牛步化,導致歐洲績優生英國經濟成長率繳出 3 年來最低的的成績,竟然只有「歐豬」西班牙三分之一的驚異結果。不過,即使比起歐元區,西班牙也是佼佼者,整體歐元區 2015 年第一季經濟成長率僅 0.4%,不到西班牙的一半。

西班牙執政黨人民黨(Partido Popular)的經濟顧問阿瓦羅‧納達爾(Alvaro Nadal)表示,改革的目標是在提振消費力的同時提升競爭力,而效果顯然很好,3 年來的勞動改革提振了西班牙的競爭力,但還必須進行進一步改革,包括加強勞工教育訓練等。

西班牙失業狀況也明顯改善,2015 年 4 月份失業人數減少 11.9 萬人,遠超過市場預期的 6.5 萬人,而 2014 年 4 月以來的 12 個月,失業人數總共減少 35.1 萬人,創下史上最快改善速度,不過儘管失業率下降,執政黨還是面臨有 430 萬人失業的現況,執政黨預期在 2015 年再創造 60 萬個工作,但比起 430 萬失業人口仍是杯水車薪。此外執政黨還背負著金融體系的沉痾,2009 年西班牙政府注入 513 億歐元拯救 2008 年因西班牙房地產泡沫崩潰而瀕臨毀滅的西班牙金融體系,至今只回收 5%。

西班牙的經濟復甦也牽動政治版圖,2014 年起西班牙新興左翼政黨「我們可以」黨(Podemos)乘著西班牙人民對經濟疲軟、政府無能的憤怒,呼應希臘激進左翼聯盟的興起,掀起一陣紫色旋風橫掃西班牙,民調一度達到 31.1% 為各黨最高,隨著西班牙經濟復甦,我們可以黨的勢頭頓挫,2015 年 4 月底民調降至 18.2%,然而,選民的支持並未回到執政黨人民黨身上,而是轉移到另一新興政黨公民黨(Ciudadanos party)。

公民黨成立於 2006 年,原本是因應加泰隆尼亞地區獨立趨勢,為反對加泰隆尼亞獨立而成立的「統派」政黨,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黨,頭幾年在加泰隆尼亞地區得票率僅 3% 上下,至 2012 年也僅得票 7.6%,可說影響力無足輕重;不過 2013 年起,公民黨開始轉戰西班牙全國,轉型為全國性右翼政黨,在我們可以黨衰退的過程中異軍突起,2015 年 4 月底民調從個位數直奔 18.5%,竟然超過我們可以黨,更直逼執政黨人民黨的 23%。

過去西班牙一向是兩黨政治,由中間偏右的人民黨與左翼的西班牙社會主義者工人黨(Partido Socialista Obrero Español, PSOE)兩黨競爭,我們可以黨與公民黨的興起,打破了這個兩黨格局,而對人民黨來說,公民黨比我們可以黨更加可怕,因為我們可以黨侵蝕的多半是社會主義者工人黨的左翼票源,公民黨卻是刨人民黨的根本,搶食右翼選票。

 

有可能進入四黨政治

公民黨的主張可說比人民黨還更右,以個人所得稅來說,公民黨要將最高稅率降至 40%,低於人民黨政府的 2016 年計畫,還要對低收入者提供所得稅補貼,以去除就業者貧窮;更要將營利事業所得稅降至 25% 以與其他歐盟國家齊平,營業稅普遍降至 16 ~ 19%,但同時卻提高民生食品的營業稅,並主張合法化性交易與大麻,可說是徹頭徹尾的經濟自由主義者。

公民黨黨魁艾伯特‧里維拉(Albert Rivera)年僅 35 歲,他表示公民黨與我們可以黨對西班牙病徵的診斷相同,但治療方法相異,我們可以黨主張大政府介入,公民黨則主張政府應該閃邊站。在兩黨的發展過程上,他認為我們可以黨抒發民眾的憤怒,但是在憤怒過後,民眾冷靜下來,心想,「對,我是很憤怒,但現在該是實際辦正事改變現況的時候」,於是就從我們可以黨轉向公民黨。

里維拉表示經濟自由主義過去在西班牙尚未被完全理解,人們總認為經濟自由主義就是對社會問題無感,但里維拉認為公共教育、公共醫療體系、社會救濟金體系與經濟自由主義可以共存,而他不願見到一個處處政府干預導致壟斷橫行的無效經濟。

人民黨對公民黨的崛起十分警惕,以經濟復甦的政績催促選民支持,表示政府已經做對了,不應冒險更換,不過選民也記得當初的麻煩就是過去的舊兩黨惹出來的,公民黨雖然目前民調屈居第三,但人民黨、社會主義者工人黨、公民黨、我們可以黨,4 大政黨其實支持度在伯仲之間,若狀況不變,則 4 黨都將取得近四分之一席次,使西班牙政局進入四黨政治時代,里維拉信心滿滿,不排除自己可當上內閣總理的可能性,表示可在經濟議題與一黨聯手,社會議題與另一黨聯手,他認為,西班牙的全新時代即將到來。

(首圖來源:Flickr/Peter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