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千禧世代,誰該負責?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8 月 02 日 20:00 | 分類 人力資源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終於有人肯為千禧世代說話了。1980 年代後出生的年輕人,生長在世代交替的混沌年代,教育程度更高,但錢賺的卻沒有上一代多,這是誰的錯? 許多人把責任歸咎於草莓族、自我中心、沒有責任感的年輕人身上,但《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Steve Rathner 直言,這是嬰兒潮世代人的錯。

根據美國國家統計局數據,1980-2013 年美國 18-34 歲擁有大學學歷以上的人比例逐年增加,但是收入中位數卻逐年遞減,2000 年為 37,355 美元,但 2009- 2013 年卻減少為 33,883 美元,比 1980 年少 9.3%。

Rathner 說,「千禧世代面臨的是一個成長緩慢的經濟,高失業率、薪水成長停滯、負債增加讓他們無法維持一個合理的生活方式。」未來,社會福利與醫療成本負債會重壓在千禧世代身上,威脅他們的退休生活。Rathner 說身為所謂最偉大一代的嬰兒潮世代,才是真正最不負責任的世代。

因全球化,需要中度技能的製造業外移,使得沒有上大學的年輕人找不到工作或薪資凍結,比較有錢的一族,2013 年薪資中位數為 10,400 美元,比 1995 年大減 43%。如果把收入與淨資產合起來看,千禧世代因為害怕大衰退,存現金取代投資,Rathner 認為長期而言這不是好辦法。

要找好工作,教育就不可免,使得美國年輕人就學貸款負擔也愈來愈大,自 1993 年來,美國平均學費大漲 234%,遠高出通膨率 63%。必要支出增加,使得年輕人不買車,不買房,今年六月前,美國 35 歲以下有房的比例降到 34.8%,2004 年時為 43.6%。同時結婚生育時間也愈來愈晚。

Rathner 認為,為了因應退休支出,國家預算赤字將愈來愈高,從目前占不到 GDP 的八成,到了 2090 年就會成長到 181%。國家債務續增會威脅千禧世代的社會福利與醫療利益,未來估計只有 45% 的年輕人可以在退休期間享有社會福利。

Rathner 表示,「我們雖然無法完全解除年輕人會碰到的財務問題,譬如低收入,但是我們可以開始制訂政策來減輕他們的負擔。首先最重要的是改造聯邦支出,強調如教育、基礎設施,和研發,讓國家經濟回到強勁增長的軌道上。」

對上一世代的稅收要增加,Rathner 說,「我們這一世代從政府拿到的好處比付出的更多。」還有,要對最高收入的族群減少社福支出,並為已畢業的學生減輕學貸負擔,提供更便宜的就學機會給新世代。

Rathner 認為他們這一世代至少要開始承認,他們對千禧世代的未來扮演主導與創造的角色,如同家長一樣,必須對年輕人的未來負責。

(首圖來源:Flickr / Petr Dosek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