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虔生展現大鱷本色:「矽品太便宜」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0 月 25 日 0:00 | 分類 名人談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資本市場對於張虔生,是一扇「任意門」,優游於購併、上市、下市之間, 只要他出手,幾年內的獲利都以倍數計算,他,對矽品有什麼算計?



「矽品太便宜了」,今年 8 月,全球股市大跌、矽品股價跌到 30 幾元時,日月光董事長張虔生忍不住對朋友透露。

 

在這個世界上,誰比張虔生更了解矽品?

日月光 1984 年在高雄楠梓成立,同一年,矽品也在台中潭子創業,兩大龍頭在封測業纏鬥 30 年以上,日月光是全球第一大廠,市佔率 19%,去年營收高達 2,500 億元、稅後淨利 235 億元,市值約 2,700 億元;而矽品則是全球第三大廠,市佔率 10%,去年營收 830 億元、稅後淨利 117 億元,市值約 1,200 億元。

日月光和矽品鬥了 30 年,雙方有 85% 客戶重疊,搶客戶、拚技術、搞策略聯盟,無論是短兵相接或長線較勁,掌握林文伯動態,當然是張虔生的重點工作。

只不過,在財務操作的靈活及股市的敏銳度,張虔生明顯優於矽品林文伯。

張畢業於台大電機系,又拿到美國伊利諾大學工業工程碩士,擁有科技專才,更重要的,他還出生在金融世家,家學淵源。

張虔生的父親張德滋原籍上海,經營貿易公司有成,事業卻在國民黨撤退時,被共產黨沒收,對他打擊很大;母親張姚宏影是浙江溫州人,人稱「張媽媽」,畢業於上海持志大學,精於地產、股票投資,以精準、大手筆聞名。張虔生的父母來自上海和溫州,都是中國富商的發源地,張媽媽來台後代夫出征、主導大局,從房地產再起爐灶,更跨足土地開發、工程營造,張家的福華工程在台灣、關島、中東接案。在這樣環境下成長的張虔生,對於經商、投資、金融自然不陌生,他自承「從小就有理財觀念」。

 

張虔生出生金融世家
精於生意,也是資本市場高手

近幾 10 年來,資本市場蓬勃發展,張虔生更是頂尖高手,攤開他近 20 年來的購併歷史,經驗更勝投資銀行家,從上市、購併、分拆、ADR(美國存託憑證)、TDR(台灣存託憑證)、私有化下市、F 股上市(國外公司來台灣),中國 A 股上市,許多紀錄都是業界的先鋒,「他的眼裡都是$」,一位老朋友說。在 8 月股災之際,一句「矽品太便宜了」,應該就是這樁大買賣的起心動念。

投資高手說出「太便宜」,或許就像逛菜市場,個人條件不同,貴賤評價就不同。可以從兩個面向解讀,其一是相對於自己財富,這樁交易輕而易舉;再者,標的價格遠低於價值。

張家持有日月光 2 成股權,市值近 600 億元,然而,張家在中國房地產的實力可能更高於此,「張媽媽」10 多年前重回中國房地產,聚焦主要城市,從北京、上海、蘇州、杭州與重慶等地,早年都由家族公司持有,市場推估,連同土地與開發成本,在中國地產的投資額早就超過千億元。

日月光在中國的地產事業版圖令外界好奇,只能透過旗下地產上市公司──鼎固開發的公開資料,了解在中國的地產布局,「但鼎固只是一部分,外界還是難以窺得全貌。」業內人士認為。

光是鼎固,在 2005 年前,向各地政府或獨立第三方取得可建築面積為 322 萬平方米(約 83 萬坪);雖然陸續開發,但截至去年底,手上持有的可建築面積還高達 273 萬平方米,土地儲備十分可觀,市值更高達 1,305 億元。

日月光第三代、鼎固開發總經理張能耀(張洪本兒子)曾經指出,中國地產的選址多數靠著上一輩(張洪本、張虔生)的眼光,他們會刻意避開當地開發商偏好的大型豪華住宅,早先一步鎖定精華區購物中心、商辦大樓,再結合交通建設,是買地的重要策略。

目前鼎固手上的開發項目,幾乎全部緊鄰著地鐵站出口,這包括日月光在中國最大規模的造鎮開發案──上海日月光中心廣場,以及位於重慶解放碑旁的日月光中心廣場。其中,上海的日月光中心廣場位在地鐵站出口,投資額超過 200 億元,曾是當地最具指標性的開發案之一,5 年前張能耀接受《財訊》專訪時指出,「原本沒有地鐵通過,是我們向政府提出規畫時建議,而政府也認同這樣的做法,就支持我們。」除了顯示當局對該開發案的重視,更凸顯集團不容小覷的影響力。

 

坐擁中國地產逾千億
政商實力豐厚,投資眼光精準

翻開鼎固開發的董監事名單,大股東張洪本、張虔生兩兄弟幾乎掌握 98% 股權,董事除了兩兄弟、張能耀與專業經理人外,還包括內政部前部長林豐正、連戰親家陳清忠、公平會前委員汪渡村,獨立董事則是行政院前副院長徐立德,以及前立委郭素春。先前連戰、吳伯雄前往上海參訪時,張虔生都是親自接待,家族政商實力展露無遺。

對於林文伯來說,矽品可以說是一生奮鬥的印記,也是人生最重要的資產,但對於張虔生,背後還有豐厚的地產事業,日月光只是事業版圖的一部份,日月光靠著購併茁壯,買過外商在台的測試廠福雷,拿到美國掛牌,再回台灣以 TDR 掛牌,獲利以倍數計。

1999 年,張虔生接受《財訊》專訪時,提到福雷二次承銷,「集團募集了 50 億元,賺了 40 億」、「直接在市場上賣股票,金額太小了。在黑板上做股票,對我已經沒意義了。」在科技業的萌芽期,張虔生就大嘗國際掛牌的甜頭,開啟他的購併之路。

之後,他買下美國測試廠 ISE,吃下摩托羅拉、NEC 廠房,買廠換訂單,並積極進軍中國。由於政府禁止封測業赴陸投資,張家和凱雷還公開收購日月光股權,打算讓公司下市,換個身分避開政府監督,總額達 1,800 億元,其後雖然作罷,卻可看出張虔生的霸氣──連自家股票都可以用 1,800 億元收購下市,那麼,花 350 億元買進對手矽品的股票,似乎也不意外。

10 幾年前,張虔生談到公司理財,坦白地說:「現金最重要了,打任何一場仗,一定要把子彈先備好,否則機會來了,也沒有能力把握。」當時他以環電為例,說環電就是理財觀念不正確(編按:環電老闆在 1998 年金融風暴時質押股票,買進庫藏股護盤,周轉不靈遭斷頭),才讓體質不錯的公司搞到如此,碰到這樣的機會,日月光能夠一下子拿出 40 幾億的現金,才把握住。環電一零年下市重組後,改名環旭 2012 年在中國 A 股掛牌,迄今股價最多漲 6 倍、市值近 2,500 億台幣,今年 4 月日月光小賣股票,就拿到 103 億元現金,在股市高點出脫,不須籌資就拿到百億元,張虔生大鱷本色可見一斑。

(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財訊;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YouTub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