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疲乏年代到來、央行怎麼辦?匯豐提五大可能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1 月 05 日 11:20 | 分類 國際貿易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各國狂打量化寬鬆(QE)強心針,藥效一日不如一日,匯豐(HSBC)經濟學家認為,全球已經進入「量化疲乏」(Quantitative Exhaustion)年代,如果又面臨危機,當局可能有五種作法,對債市各有不同影響。

彭博社 5 日報導,匯豐經濟學家 Janet Henry、Karen Ward 等人報告指出,市場陷入量化疲乏,報酬日益下滑,要是全球成長再次萎靡,決策者必須考慮多種選項。

一是加碼購債,問題是重複做相同的事,卻期待不同的結果,相當不智;再來,各國央行也面臨無債可買困境。匯豐認為,若加碼 QE,開始時殖利率曲線的斜度會加劇,但不久後就會走平,因為 QE 對實體經濟助益不大,市場憂心通縮,搶買安全資產,反倒使得殖利率曲線平坦化。

第二個選擇是負利率,歐洲部分央行已採取此一策略。匯豐固定收益策略師認為,負利率會引發殖利率曲線的「香蕉效應」,也就是前端曲線平坦,後端曲線斜度增加。公債價格與殖利率呈反向走勢,而短天期公債 殖利率較易受到 FED 利率決策的影響,長天期公債殖利率則主要反應通膨預期。

貨幣政策用到極限,效益日減,匯豐認為應該考慮其他方案,財政政策不像貨幣措施一樣受限,能夠無限制的提振成長和通膨。他們建議當局考量能減輕私營部門瓶頸的方案,鼓勵企業活動。歷史經驗顯示,政府增發債券,因應財政支出,會使得殖利率曲線斜度加大。

如果政府被逼到絕境,也可考慮「直升機撒錢」 (helicopter money)刺激經濟,也就是直接發錢給人民提振消費。匯豐預期,若實施此一辦法,通膨預期和風險溢價會增加,債券將有賣壓。最後一個可能性是放棄振興方案,央行和政府若無法達成協議,可能不會採取行動,坐視經濟衰退。

彭博社 2 日報導,美銀美林報告稱,雷曼兄弟倒台之後,全球央行 606 次降息,並斥資 12.4 兆美元收購資產,結果讓華爾街銀彈滿滿,平民苦哈哈。報告指出,這十年來美國每創造出一個就業機會,企業就花 29.6 萬美元回購庫藏股。

美國聯準會(FED)啟動 QE 後,在股債市的資產組合每投資 100 美元,如今值 205 美元;與此同時,薪資只從 100 美元,增至 114 美元。

美銀美林強調,QE 引發「通縮性擴張」(deflationary expansion),央行零利率和購債,獨厚華爾街、資本家、影子銀行等,對市井百姓、員工、存款族、銀行和勞動市場助益不大。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圖片來源:Flickr/Carsten Frenzl CC BY 2.0)

關鍵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