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證據,郭台銘的紫光炒股論沒錯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1 月 21 日 12:00 | 分類 晶片 , 財經 , 零組件 follow us in feedly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日前接受《天下》專訪,重砲批評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只不過是一個炒股的投資者!」引起不少迴響。 一名極為熟悉中國的 IC 設計大老觀察趙偉國一連串行徑後,更是不解的表示,「這和中國國家政策完全不吻合,他怎敢這麼狂妄?」 一連串新證據顯示,與其說趙偉國是中國政府的白手套,他更像是搭著政策便車,利用兩岸股市本益比巨幅差距「套利」的投資高手。



紫光集團宣布入股力成科技後,10 月 30 日晚上,紫光董事長趙偉國與力成董事長蔡篤恭等人大開慶功宴,暢飲貴州茅台到深夜。

第二天早上,這個方臉結實的典型北方漢子,還是繫著一條發亮的紫色領帶,精神奕奕的出現在下榻的 W Hotel,接受《天下雜誌》專訪。

由中國國有企業「清華控股」控有 51% 股份,國企色彩濃厚的紫光,儼然已經成為「紅色供應鏈」帶來所有恐懼的集結。

這陣子趙偉國挖角、放話、購併入股,各種手段通通來。在之後媒體訪問時,他還說,只要政府解除陸資投資 IC 設計類公司的限制,他願意讓紫光旗下的展訊、銳迪科與聯發科合併,想插旗台灣最具指標的 IC 設計公司。

來台幾天引發的紅色風暴,各媒體對他不甚友善的描述,趙偉國之後看了並無不快。身邊人士觀察,他還頗「享受」萬眾注目的感覺,甚至把當時的台灣報導轉貼上他個人微信。

不少熟悉中國政經脈絡的產業人士相信,趙偉國背後必有黨政關係良好的大靠山。

路透社曾質疑,那個靠山就是中共前總書記胡錦濤之子胡海峰。他在 2008 年升任紫光集團母公司清華控股黨委書記(現已退出),次年紫光控股就改組,讓趙偉國得以入主紫光集團。

 

證據一:

趙偉國自稱純粹「商業考量」,對國家戰略意義、進口替代,都不感興趣

然而,趙偉國受訪時,一臉無辜的強調,自己只是白手起家的民營企業家,一系列半導體業布局純粹「商業考量」,絕非中國政府授意。

「你們說的那些國家戰略意義、進口替代等,我都不感興趣,」他說話很直接。

紫光過去兩年間灑 100 億美元接連購併美國掛牌的中國 IC 設計大廠展訊、銳迪科,入股美國硬碟廠威騰(WD),WD 之後買下固態硬碟廠 SanDisk。緊接著又放話購併世界 DRAM 第三大廠美光。

一名台灣創投高層研究了紫光一系列購併投資案,他形容趙偉國的風格就是「我有錢就是任性」。

就連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日前接受《天下》專訪,也忍不住重砲批評掀起「紫光旋風」的趙偉國,「只不過是一個炒股的投資者!」

若以專業機構的眼光來看,紫光投資力成的過程,快速、粗糙的有點不可思議。「他(趙偉國)入股力成,就連 DD(實地查核)都沒做,就快速決策了,」這位高層說。

趙偉國也承認,他僅花了短短兩個多月就確定了力成入股案。「展訊和力成有業務上的合作。力成蔡篤恭董事長到北京拜會我們,他想多做點生意。之後,我就開始研究這家企業,他第二次到北京,我就告訴他我來投資你。」

他表示,因為雙方綜效明顯。紫光入股力成,可以帶給力成更多中國市場業務,譬如要求展訊將邏輯 IC 設計封裝,交給力成來做;甚至未來潛在與 Sandisk 的結盟機會。

 

證據二:

紫光海外入股、整併手法粗糙,完全不吻合中國國家政策需求

這是趙偉國的一貫論述。紫光從 IC 設計、硬碟廠買到下游封測,「我是在打造一個生態系,」他並坦言,未來將以雄心壯志的 Nand flash 產業為布建重點。

然而,不少業界質疑,紫光當前最成功的海外投資案,是成功入股美國威騰 15%。也剛和 WD 成立合資公司,銷售 WD 的資料中心儲存系統,共同開發針對中國市場的儲存解決方案。然而事實是,紫光雖是最大股東,但當時議定,只能佔 WD 一席董事。

依照美國上市公司體制,紫光根本無法主導威騰運作。若要干涉威騰剛購併的 SanDisk,進一步的與力成打造「綜效」、「生態系」,則難度更高。

因此,一位與蔡篤恭熟識的科技公司高層認為,與其說趙偉國是國家政策的執行者,還不如說他是搭著政策順風車賺錢。

「他就是一個生意人,想賺錢而已,沒有什麼民族主義,」這位科技公司高層說。

一名極為熟悉中國的 IC 設計大老觀察趙偉國一連串行徑後,更是不解的表示,「這和中國國家政策完全不吻合,他怎敢這麼狂妄?」

他解釋,中國國家產業政策,是希望取得外國公司的技術和經營 know-how,來強化自主產業,進而完成半導體產品的進口替代。

回顧趙偉國一系列重要的海外入股案,皆未取得絕對多數的董事席次。

「我們判斷,他(趙偉國)只做資本整合,不是營運整合,沒有介入經營權,know how 和技術是沒有辦法取得的,」一名資深創投高層觀察。

那麼如果不是中國國家受意,趙偉國到處嚷嚷購併入股的原因是什麼?

一名創投分析趙偉國的心態,他舉入股 WD 為例,趙偉國是向金融機構全額融資,沒拿出一毛錢。他必須靠持續喊出和美光、聯發科、力成等企業入股合作,讓自己看起也像 A 級聯盟企業,持續換得金融機構的青睞。

「否則只取得一席董事要幹嘛?他要的是發言權,他要的是 visibility,」這名創投大聲說。

擁有生猛生意人性格的趙偉國,祖籍河南開封,父母親一個是大地主,一個是袁世凱後代。趙偉國父親在大學時被打成「右派」,下放到新疆勞改。趙偉國是在新疆沙灣縣出生長大。

直到 1978 年,父母親獲得平反,到學校當老師。他很爭氣的成為沙灣第一個考上北京清華大學的孩子。他在清華念電子工程系、研究所畢業後。1998 年,正式進入清華控股旗下的同方,並趁著當時的網路熱,做了一個「中華醫療網」,在網路泡沫化前夕賣了 500 萬美元,成為他的第一桶金。

小時候的窮苦生活,讓他渴望賺大錢。他讀過香港首富李嘉誠的賣樓花(預售屋)致富傳奇,嚮往不已。2003 年,他帶著 100 萬人民幣的資金,回出生地新疆做起地產,還入主供應烏魯木齊 200 萬人天然氣的新疆燃氣集團。

後來離開新疆回北京接手紫光時,趙偉國快速累積了 4 億人民幣資產。他坦言,「那幾年做房地產的,所有人都賺到錢,都享受到狂歡的年代」。

中國政府在去年成立半導體大基金,帶 1,400 億人民幣宣示進軍全球半導體產業。中國各地競相投入半導體產業,包括合肥市政府結合力晶蓋 12 吋晶圓廠,生產驅動 IC,還有武漢新芯發展記憶體。

歷史的發展很弔詭。如今中國半導體自主大業的大旗,竟然不是由中國海歸派半導體大將如展訊創辦人陳大同等人高舉。反而由「半導體門外漢」登高一呼,順勢讓資本夢和國家產業發展綁在一起,成了推動中國半導體業的樣板。

這個暴紅的中國半導體業最新一代掌門人,在台灣驚起千堆浪之後。台灣大小半導體公司的主管,心中都在問: 「我們要與狼共舞嗎?」

以最受矚目的聯發科為例,雖然該公司附和趙偉國,表達樂見政府開放中資入股。但一名台灣 IC 設計業高層透露,趙偉國其實並從未和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及其他主管碰過面。

 

證據三:

半導體是個好生意,趙偉國投資紫光 5 年,賺了 35 倍

「聯發科希望合作的對象,是像阿里、騰訊、小米這類想往物聯網產業發展,又需要晶片技術的中國企業,」這名 IC 設計業高層分析。

也就是說,為了下一波的物聯網商機,聯發科需要和中國「地頭蛇」策略聯盟,以換取「入場券」。同業英特爾、高通都已付出對應代價。

他告訴《天下》,2009 年,他的北京健坤集團以 6 億 5 千萬人民幣,換取紫光集團 49% 持股。

5 年過後,2014 年 9 月,英特爾出資 15 億美元換取紫光集團 20% 持股。以這個價格換算,趙偉國當初投資的紫光 49% 股權,已經價值 36.8 億美元;相當於 5 年間,漲了 35 倍。

然而,趙偉國打造紫光王國的根基,完全是搭建在中國股市泡沫造就的科技股超高本益比。例如,紫光旗下的紫光股份,本益比便高達一百多倍。遠高於台灣、美國同業的十倍上下。

但今年下半年開始,中國成長明顯熄火,一但中國股市火熱不再,趙偉國的資本遊戲還能玩下去嗎?

一家兩岸都有布局的大型創投,便認為中國股市泡沫,最快今年第四季就會開始破裂。精確時間點,很可能就在美國聯準會宣布升息那一刻。

「趁明年他們掉下去,我們也可以去買他們的公司。為什麼只讓他們來買我們(台灣)? 如果有那裡有不錯的公司,我們也可以去買,」這家創投的資深合夥人說,該公司已備好資金,準備隨時行動。

趙偉國掀起的紅色波瀾,或許只是兩岸產業「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序曲。

(本文由 天下雜誌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