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準備重返原油市場,油價剉咧等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1 月 30 日 6:59 | 分類 能源科技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隨著伊朗與歐美關係日漸解凍,伊朗經濟禁運解除指日可待,如今伊朗正摩拳擦掌,準備一旦禁令解除,要大舉重回國際原油市場,不過當前國際油市已經油滿為患,再讓伊朗進來,對產油國來說可真是不妙。

伊朗南阿扎德干(South Azadegan)地區有伊朗 30 年來發掘的最大油田,在兩伊戰爭時是雙方戰場,油田在禁運下經營相當困難,因為無法進口關鍵設備,設備相當老舊、鏽蝕,甚至只能七拼八湊,有處鑽油平台的鑽油井還是中國製,但核心鑽掘設備則是撐著用禁運前購買的美國技術。禁令解除後,可望更新設備,而大幅提升產能與品質。

伊朗西窟龍(West Quroon)地區油田蘊藏量佔伊朗總蘊藏量 1,570 億桶的超過三分之一,也是世界第 4 大蘊藏量油田,潛力無窮,目前每日生產量只有 16 萬桶,伊朗國家石油公司相關計畫團隊正全力趕工,打算在 2020 年提升到每日 70 萬桶水準,目前受限於設備問題,要實現這個目標相當辛苦,不過期望在禁令解除後,一切將更容易進行。

伊朗計畫在禁令解除後,馬上提升日產量 50 萬桶,2016 年 3 月起再增加 50 萬桶,2016 年底再增加 50 萬桶,使得總產量達每日 430 萬桶規模,相當於禁令前的高點,伊朗自認為是全球與中東最古老的產油國,對禁令剝奪其石油市佔忿忿不平,伊朗民意強烈希望能奪回 2007 年禁令以前的市佔,如此一來,伊朗挑戰伊拉克在油國組織(OPEC)中產能第二的地位,也將在全球成為第 4 大石油生產國,僅次於沙烏地阿拉伯、俄羅斯、美國。伊朗更期望 2020 年時能增產到 600 萬桶。

 

油滿為患沒好處

不過要達到這樣的目標,伊朗需要國外資本與先進技術來開發其豐富的蘊藏,這對伊朗來說或許不難,歐洲與亞洲能源企業紛紛表示興趣,有可能在 2016 年上半年就簽下第一紙合約。但是,再提升本身的產能以外,也要其他油國配合減產,否則油滿為患人人都討不到好處。沙烏地阿拉伯面對伊朗的挑戰是否退讓將是關鍵,但是,沙烏地阿拉伯在面對美國頁岩油競爭時,選擇以價格戰逼退對手保住市佔,很難認為面對伊朗就會讓步。

當伊朗的大量石油灌入市場,可能的結果是兩軍相爭,流彈打死一堆旁人,管理顧問公司 Rystad Energy 收集全球 6.5 萬石油與天然氣田的數據的 UCube 資料庫顯示,主要產油國中以英國生產石油的成本最高,為每桶 52.5 美元,其次為巴西的 48.8 美元,以 2015 年 11 月 26 日布侖特原油價格低於 46 美元的價位,2 國都已經陷入虧損,第三是加拿大的 41 美元,一旦油價跌破 40 美元,加拿大也將「凍未條」。

相對的,生產成本最低的國家為伊朗、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伊拉克、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分別為每桶 12.6 美元、12.3 美元、10.7 美元、9.9 美元、8.5 美元,因此,如果伊朗重新進入市場後,與伊拉克和沙烏地阿拉伯掀起油價大戰,結果恐怕會相當慘烈。

不過以國家預算來說,狀況可就不同,國際貨幣基金(IMF)於 10 月時的報告指出,要平衡國家預算,沙烏地阿拉伯所需的油價是 106 美元、伊拉克為 81 美元、伊朗則為 72 美元,全都遠高於當前全球油價,沙烏地阿拉伯在目前的低油價下,已經被迫開始節衣縮食,若是油價持續維持在 50 美元低檔 5 年,沙烏地阿拉伯有可能用盡現金。

無論如何,在當今油滿為患的情況下,伊朗還打算增加數百萬桶的產能,各產油國與石油企業都只能剉咧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