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稅改」讓富人套利、窮人仇富,新總統別再逼民眾當外國人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1 月 23 日 0:00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民粹稅改一再拉大本國人與外國人的稅負差距,使得本國有錢人想辦法改變身分成為外國人,再回國投資進行套利。

2015 年 12 月底,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與七大工商團體會面提出,要對全國收入前 1% 的高收入者課徵「富人稅」;而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在政見發表會上也指出,當選後要調高遺贈稅率以及採實價課房地產稅。然而,從 2008 年以來,國內稅制連番變動,已形成嚴重的套利空間以及貧富階級的矛盾,新當選的總統應該讓民眾休息一陣子了。

 

富人稅  民粹精神發揮極致

針對朱立倫的富人稅政見,蔡英文在總統電視辯論會上曾回擊指出,朱所指的富人稅內容到底是什麼、要對誰課稅?並未說清楚,而過去民進黨執政期間,推出的最低稅負制,就是第一版的「富人稅」;其實,最低稅負制也是國內首次的「民粹稅改」,只是這種制度到了 2014 年財政部推出富人稅時,把這種民粹精神更發揚光大。

在 2006 年最低稅負制實施以前,國內凡是有關加稅的法案,很難獲得多數立法委員通過,加稅法案在立法院躺個 5 年,甚至 10 年是常有的事;例如,取消軍公教薪資免稅的法案,在立法院一躺就是 20 年。

但是到了最低稅負制時,則改變了加稅法案的思考,改為只對高階富人加稅,並對外宣稱「有錢人至少繳一點稅嘛!」這個宣傳方式就暗示有錢人繳的稅太少,形成貧富間的矛盾,但其實根據財政部的統計資料顯示,個人綜所稅採用累進稅率,高稅率者當然承擔較多的稅負,適用稅率達 40% 的高收入者,繳了近 4 成的個人綜所稅。不過,儘管○六年時,民進黨執政期間朝小野大,但在「讓有錢人至少繳一點稅」的口號下,國民黨也未阻擋,最低稅負制從推出後才半年,立法院就三讀通過。

國民黨執政後,到了 2014 年,財政部推出富人稅時,把最低稅負的民粹精神發揚得更極致,不但只對高收入富人課稅,還對一般人減稅;一方面將個人最高稅率由 40% 拉高到 45%,還大幅調高一般人可扣抵的免稅額、扣除額,並打出「只對 1 萬個人加稅,但對 700 萬人減稅」的口號。因此,雖然 2014 年國、民兩黨在許多議題鬧得不可開交,但碰到「對 700 萬人減稅」這種民粹口號,誰敢不從?富人稅從推出也是半年就順利完成立法,可見,採用民粹方式立法可以讓加稅法案順利獲得通過,但後遺症卻是須由全民承擔。

最嚴重的後遺症就是拉大本國人與外國人的稅負差距,形成嚴重的套利空間,使得本國人想辦法改變身分成為外國人,再回國投資進行套利。以投資的稅負來看,在富人稅實施前,本國人的投資總稅負是 40%,外國人的投資總稅負是 33.6%,兩者相差 6.4 個百分點;但富人稅將個人最高稅率由 40% 調高到 45%,再將股利抵減稅權減半,使得本國人投資總稅負拉高到 49.6%,而外國人投資稅負仍是 33.6%,兩者差距拉高到 16 個百分點,為過去差距的 2.5 倍,這樣當然就出現許多本國人變身的「假外資」進行投資,也形成本國人與外國人間租稅不公平。同時把個人最高稅率拉高到 45%,也讓本國企業難以吸收優秀的人才,也造成產業發展的隱憂。

 

稅制改變  等經濟好轉再談

對於蔡英文或朱立倫有關課稅的政見,財政部長張盛和表示,兩人提出有關稅制的政見,財政部都已經在做了。

據了解,從 2016 年起,房地合一改以實價課所得稅,已經開始實施了,但蔡英文卻提出「以實價課房地產稅」的政見,難道蔡英文選上後,還要再重新改一套?而富人稅,財政部更是從 2015 年就開始實施,但朱立倫在競選時也提課富人稅政見,是否也表示,朱立倫選上也要再搞一個新的「富人稅」?

如果把年收入 1,000 萬元以上者當成富人,從財政部統計資料可以發現,這些富人主要的收入來源就是股利(佔 62.8%)與薪資(佔 24.2%),兩者合計佔富人收入來源的 87%;如果要再對富人課稅,無非再就這兩項所得加稅,但如果再對股利所得加稅,則本國人與外國人的投資稅負差距勢必再擴大,對資本市場將非常不利。

因此,1 月 16 日當選新總統者對未來的稅制改革宣示必須非常慎重,從 2008 年起,從當初的賦改會、調降遺贈稅、奢侈稅、證所稅、富人稅、房地合一實價課稅,稅制變得太快、太多、太煩,民眾已經歷多次稅改的折騰,新總統應該讓納稅人好好生養休息,等經濟好轉,再來考慮稅制改變。

財訊 配圖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