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藥夢醒時分,看懂四大操作手法!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3 月 20 日 0:00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連法人機構都不一定懂的新藥開發公司,究竟應如何評定其合理價格?這是一堂很難學得好的投資課。手持中有生技股投資人,應該要戒慎恐懼面對不斷重演的「浩鼎課」……。



1 年半前,基亞解盲前夕,市場傳言,一旦解盲過關,股價將挑戰 4 位數;這一次,浩鼎解盲前,過關挑戰千元的耳語又在市場上流傳。但最終,沒有達陣成功,也連帶重創投資市場。

新藥股價正不斷上演著因美夢而暴漲,因未過關再暴跌的循環戲碼。結果,受傷的,最終還是多數投資人。尤其,當新藥公司的負責人、大股東們一面樂觀看好新藥研發進度,一味釋出利多時,卻忘記投資人與公司之間資訊不對稱,及市場股價不斷走高的風險。這合理嗎?

「老實說,這是很不負責任的說法,是對不起投資大眾的。為何這些老闆們都沒提到新藥研發失敗的可能性很高呢?」元大創投副總彭俊豪直言,解盲後對投資人造成的傷害,公平嗎?

「每一家新藥進度到哪?該怎麼給予合理的價值,其實很多法人機構也不懂;但為了績效,有時候還是會搶一下新藥股的價差。」一位自營商負責操盤的副總,一語道破投資市場操作生技股的無奈與現實。如果連專業投資機構都坦言缺乏投資新藥股專業知識的話,那多數投資人如果再不記取類似浩鼎解盲後股價重挫教訓的話,未來恐怕還會再次重蹈覆轍。

財訊 配圖

手法一:名人光環 打造夢幻團隊
真相是…過去成功經驗,未必能複製

多數人看不懂生技業本質,因此常以其背後的名人光環作為選股的參考邏輯。二零一二年新藥公司剛在台股起步,市場還搞不清楚新藥該怎麼評估時,以複製海歸派的成功模式蔚為主流。那時候,華人生技圈女天王許照惠,將她一手創辦的 IVAX 公司,以百億美元賣給全球最大學名藥廠 TEVA 的成功經驗,因此當他和尹衍樑合作在台灣成立潤惠時,市場自然給予高度評價。

有緩釋劑型教父之稱的陳志明,在美國也有 2 次成功創業經驗,他創立 Andrx 製藥,以高價被學名藥大廠趙宇天創辦的華生製藥收購;後來創立的 Anchen 又以 4.1 億美元,被學名藥廠 Par 所收購。

然而,二度成功的陳志明,回台成立的安成,當初在興櫃登錄後一度驚見千元價位,但 IPO(首次公開募股)後因遲遲繳不出成績,股價即從 341 元高點,一路修正至 150 元左右。顯然名人加持並不完全等於市場保證,過去的成功,也不代表未來的績效,如果不清楚這些道理,最後受傷的還是自己。

而在名人加持的前提下,這些新藥公司也都在大膽編織築夢;像是興櫃登錄不久的生華科執行長宋台生,就在一場人潮爆滿的法說會上,將生華科目前研發的新藥,形容得似乎就快要拿到諾貝爾獎一樣好,讓台下聽眾感覺如果現在不買生華科,明天就會後悔……。不過,讓人不解的是,法說會結束後,生華科股價卻出現幾近腰斬的走勢,從 220 元跌到 120 元。

事實上,新藥開發就是個案研究,無法完全複製過去成功經驗,新藥進度也不會因為名人,就有比較亮麗的成績。不管你是誰,只要開始進入新藥研發流程,就同樣承擔研發失敗的高度風險。

 

手法二:大股東低成本布局
真相是…成本與小散戶差很大

當投資人一頭熱追逐生技股的同時,都忽略大股東的成本和一般投資人根本不同。以最近剛登錄興櫃的心悅為例,背後大股東國碩、碩禾及健亞持有的成本都不到 20 元,但是因為台灣新藥市場過度的評價,使其股價衝上 180 元之上。

一位操盤手建議投資人,投資新藥股時不妨觀察大股東的持股成本,就可以判斷與目前股價間距離,是否被過度膨脹了。

假若大股東成本不好計算時,也可以最近新藥公司辦理的現增價作為參考指標。像這次浩鼎四百元左右跌不下去,一位分析師認為,這段期間尹衍樑旗下的潤泰全,砸下 6.1 億元,共買進浩鼎 1880 張左右, 400 元的股價已經到了部分大股東的成本區。

若用這個角度類推,百元左右興櫃登錄的生華科,股價自 240 元修正以來,就在 120 元這位置止住了。藥華藥用 150 元辦理現增、準備上市,這一波修正股價也落在附近。

過去美國那斯達克指數和台灣電子股有著密切關係,是因為兩者有上下游供應鏈的關係,所以當智慧型手機、車用電子及光通訊產業走強時,台灣相關聯電子股也跟著吃香喝辣。但新藥產業並不像科技產業會為降低風險而分散採購,不僅沒有任何供應鏈關係,同業之間可能還存在競爭關聯性。

更何況,法人指出,每一家新藥公司,都必須單獨分析,因為每一家選擇的新藥研發項目都不相同,有人是肝癌、有的是乳癌,或心血管疾病等;且任何一家新藥進度都不同,藥品市場規模也不一樣,所以根本無法放在一起比價。

 

手法三:祭出比價效應
真相是…新藥不是電子股,毫無關聯性

然而,市場往往盲目,每一家新藥公司都分享著自己的神奇故事,也不必負責任的公開自家新藥市場規模,或說明市場是否早有相似藥等數據,似乎只要有話題,股價就能一路向上。

例如,近來以研發免疫療法為訴求的北極星公司,即因「免疫療法」的關鍵字,就被市場形容為「小浩鼎」,大有一副要和浩鼎比價的氣勢,而完全不去理解這根本是針對兩種癌症研發、風馬牛不相及的 2 家公司。

所以說,評價新藥產業,終究是回歸到每一家公司身上,關心新藥研發的進度,與國際市場規模等,獨立研判。

 

手法四:把國外利多當利多
真相是…台灣不是美國,規模實在差太大!

此外,多數新藥公司由於沒辦法靠營收數字判讀,但為了激勵市場利多氛圍,只好不斷搬出從 1000 點衝上 4000 點、大漲五年的 NBI(美國那斯達克生技類指數),作為宣傳手法;不僅如此,兩岸生技產業搭橋,小英的生技政策概念股等,也都可以不斷營造台灣生技產業大多頭的美夢。

但 NBI 指數到底和台灣新藥何麼關聯?兩岸生技產業搭橋又和某家研發新藥公司的進度有什麼連動?小英的生技政策有助於某公司的進度嗎?

和通創投副總張人壽就解釋,台灣生技環境與美國根本不能相提並論,美國藥品市場規模大,去年輝瑞藥廠一件併購案,金額就高達 1600 億美元,規模之大完全無法拿台灣新藥產業相比。因此,想像終歸只是想像,否則,今年以來 NBI 指數從 4000 點重跌至 2700 點,怎麼就沒聽那位專家說台灣生技產業會走空呢?

但攤開新藥公司的股價,浩鼎、中裕、台微體、智擎、心悅、健永、生華科等全都是百元以上的高價族群,站在投資人立場,到底該不該再投資呢?

 

投資建議:
務實評價新藥公司 不懂的別碰

「就拿這次浩鼎為例,市值高達 40 億美元,溢價幅度真的太高了。」一位法人說,一切都太樂觀的假象,但卻沒人願意打壓股價,說出資本市場沒說出的真相。

對照國際上主要免疫療法研發的新藥公司,平均市值約落在 20 億美元左右,就算是已經拿到藥證的免疫療法新藥公司,市值也只約落在 30 億美元左右。因此,相較之下,還在美國二期,台灣三期的浩鼎,股價已走在前面了。

台北醫學大學董事長李祖德率直地說,國內法人圈本身學醫藥就不多,自然看得懂生技業就更少了。例如,在國外「Bio-tech」這字是有嚴格的規範,必須要和蛋白質相關技術才能使用;但在台灣,類似像保健食品、醫療美容等統統都成為「Bio-tech」產業,這樣就會出現魚目混珠、想在資本市場上撈錢的不肖業者,自然也會對這個產業的健康發展,帶來不良的作用。

資本市場上的錢並不好賺,即使如股神巴菲特,都告誡自己:「對於不懂的產業就別碰」,一般投資人如果不勤做功課,又怎麼可能在如此貪婪、殺戮的戰場中冀望自己全身而退呢?

投資生技股必知 5 件事

  1. 新藥研發可能長達 10 餘年,期間無法獲利,甚至還要向投資人要錢;最終新藥不見得一定成功。投資前,問問自己可以忍受這麼大的風險嗎?
  2. 生技產業相對艱深難懂,投資人務必勤做功課,別一味聽信市場訊息。
  3. 新藥公司大多未有盈餘,評價模式也不是靠作夢想像,投資人應多參考國際遊戲規則及評價模式,不要人云亦云。
  4. 熟悉國際競爭者目前的狀況,與台灣新藥之間做比較。例如,國際競爭對手的新藥已經研發成功了,相較之下,台灣的新藥還要研發下去,投資的價值還有多高呢?
  5. 一定要了解新藥公司的研發進度作為評價的依據,而不是只聽公司或法人利多消息。
財訊 配圖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Adrian Clark CC BY 2.0)

關鍵字: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