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河靜鋼廠投產前夕被勒令停工,台塑集團 3,200 億投資大困局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6 月 25 日 0:00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原本正歡欣舉辦竣工儀式,沒想到卻迎來令人錯愕的「停工要求」;近十年來台塑集團最大金額投資的台塑河靜鋼廠,投產之際卻先後遇上越南政府刁難,以及鋼鐵市場的低迷不振的虧損挑戰。

財訊 配圖

「日前台塑化召開股東會,小股東關切「越南中部省分魚群暴斃事件,是否會衝擊台塑越南河靜鋼投產進度」,董事長陳寶郎僅以「廢水排放符合環評規範,越南政府還在調查中」低調回應。而陳寶郎沒有說出口的是,原訂於 6 月 25 日舉行的河靜鋼廠高爐點火竣工儀式,已悄悄地「被取消了」。

相關內部人員更證實,河靜鋼廠已被甫上任的親中派越南新政府,下達全面停工令,內部正在緊急協調溝通;這樁耗時 10 年、投資金額高達 3,200 億元,被視為台塑集團跨產業發展重要的投資案,原本正要迎接苦盡甘來的喜悅,現在卻反倒陷入一片靜默中。

 

DRAM 之後  再陷大錢坑
王家二代第一個重大投資敗局

事實上,在台塑四寶本業營運穩定成長的表現下,外界實難以窺知,台塑集團跨足鋼鐵市場,早已吃足了苦頭;王家二代苦心布局,一心期盼能為台塑集團邁向百年企業注入成長續航力的鋼鐵事業,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鋼鐵事業卻怕是繼投資 DRAM 產業後另一燙手山芋,恐成為王家二代接班後第一個重大投資挫敗。

面對「河靜鋼廠全面停工」一事,台塑集團高層僅低調表示,「改朝換代,本來很多事情就要重新再來。有問題就多溝通,問題早晚會解決。」但原本正準備舉辦盛大竣工儀式的河靜鋼廠,卻因為一場越南領導人的選舉,一個突如其來的魚群暴斃意外,不僅造成投產時程出現變數,無法預期的政治風險,更令台塑始料未及。

回顧河靜鋼廠這 10 年來的發展,可說是一波三折。先是河靜鋼廠原始股東釋股時,因為股權分配,一度挑動集團總裁王文淵與副總裁王瑞華家族敏感神經;後又遇到 2014 年的「五一三排華事件」,河靜鋼廠瞬間變成中越衝突的「戰場」。

一名知悉內情人士透露,王家二代見識到「越南投資的高風險」,當時即下定決心透過釋股、引進中鋼資金,攜手日方技術團隊來分攤台塑四寶的投資風險。

正當暴動事件終於告一段落,河靜鋼廠的經營團隊又出現陣前換將的情事。由於台塑河靜鋼廠前董事長林信義與台塑集團理念不同,改由中鋼前董事長陳源成披掛上陣,好不容易熬到今年終於試車,就在準備正式投產的前夕,卻又意外出現重大波折。

今年 1 月,越南共產黨第十二屆全國代表大會,進行領導人選舉,由越南共產黨總書記阮富仲續任領導人,這讓有意爭取更上一層樓的親美派總理阮晉勇確定出局,並於 4 月退休交棒給副總理阮春福。而新任總理阮春福是近年最頻繁訪問中國的越南高層,與總書記阮富仲同屬「知華派」,意味著在這場政治角力賽中,「親中派」勝出。

然而多年來,台塑集團都是深耕阮晉勇等「親美派」越南政治高層,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也曾不諱言地說,「我們與阮晉勇的通溝很順暢,我們很好。」但相對地,對於「親中派」陌生。今年 4 月中,新總理上任,台塑集團一時竟面臨「朝中無人」的窘境。

偏偏在 4 月下旬,越南中部四省近 200 公里海域爆發數百萬公噸魚群暴斃事件,漁民生計陷入困境,當地媒體報導隱射河靜鋼廠排放廢水為污染主因。為釐清不實傳聞,台塑特地邀請在地媒體進駐廠區了解,卻因朱姓主管一席「養魚或建廠只能兩者擇一」的失當言論,引爆當地民怨,一發不可收拾。

為了平民怨,阮春福跳到第一線,到河靜省召開跨部會會議,並下達指示盡快查明魚群暴斃事件主因,環境部門甚至要求台塑挖起深埋海底的廢水管線,以便進一步調查。

一開始,台塑集團自信於廢水排放符合法規標準,相信魚群死亡事件不會影響越鋼的竣工儀式,仍按照既定行程安排集團高層與採訪媒體出席越南竣工儀式的行程。然而,隨著時間的逼近,越南新政府卻仍未核發相關執照,經多方奔走,始終只得到「再等等」的官方說法,台塑集團高層終於體認到「改朝換代、朝中無人」的政治現實。

 

鋼鐵市場還看不到黎明
即使開工營運,每年恐仍虧損百億

台塑知情人士指出,「政治風險非操之在王家人手上,過去沒有耕耘親中派人脈,現在就得花時間一一疏通,台塑越南河靜鋼廠的相關許可執照遲早會取得;只不過,就算取得了,河靜鋼廠還是要面臨好幾年的營運陣痛期。」

確實,中國鋼廠產能嚴重過剩,一年一億多公噸出口,早已重挫國際鋼價,難逃中國鋼品傾銷的衝擊,河靜鋼廠生不逢時,恐將面臨投產即虧損的命運。

若以河靜鋼廠一年所需煤炭約 800 萬公噸,所需鐵礦砂約 1,000 萬公噸,兩種原物料若再加上營運、人事以及聯貸利息成本,保守估計投產後一年即面臨虧損百億元的困境。

即使台塑集團早有因應,在 2014 年間啟動台塑四寶降低河靜鋼廠持股的計畫,兩年內台塑四寶持有河靜鋼廠的持股從 85% 降至 50% 以下,由同集團的麥寮汽電、台塑美國認股。

同時,中鋼的持股,也從 5% 增至 25%,結為策略合作夥伴,以去化越鋼一半產能,目的就是讓河靜鋼廠有能力撐過全球鋼市 L 型的低迷期。

 

福建福欣不鏽鋼廠也陷財務黑洞
3 年虧損近 150 億元,營運持續探底

只不過,台塑集團在鋼鐵事業上碰壁已經不是頭一遭。3 年前投產的福建福欣不鏽鋼廠也是出師不利,一投產即為台塑帶來深不見底的財務黑洞。

據一名知悉內情人士透露,2007 年年中,透過福建漳州市政府引薦,台塑集團得知台灣千興鋼廠海外轉投資的薩摩亞天龍投資公司,與中國福建三鋼集團合資規畫興建年產 72 萬公噸的福建福欣鋼廠,並取得興建執照,卻因資金問題遲遲未動工,因此有意接手福欣不鏽鋼廠投資計畫。

「最後,台塑集團入主天龍投資,台朔重工藉此取得福欣不鏽鋼廠 25% 股權,台塑也取得福欣鋼廠 25% 股權,而另外 50% 股權,應是由中國三鋼集團以及王家私人投資的華陽電廠共同持有。」知悉內情人士指出。

2013 年 5 月 12 日,台塑集團持股五成的福建福欣不鏽鋼廠試量產,然而,時逢全球不鏽鋼市場供給過剩,鎳價行情崩跌 7 成,福欣不鏽鋼廠生不逢辰,注定投產即虧損的命運,第一年虧損 8 億餘元。

考量鎳價起伏波動過大,福欣不鏽鋼廠決定攜手日本不鏽鋼大廠 JFE 集團,將五成產品線調整為不需要鎳的四百系產品,然而產品線調整曠日廢時又影響產能,致使 2014 年全年福欣不鏽鋼廠虧損金額擴大到 60.73 億元,其中僅台塑因直接、間接持有福欣鋼廠近 33% 股權,就認列 15.18 億元虧損。

眼見福欣不鏽鋼廠虧損情況持續惡化,王瑞華於 2015 年初決定,將下放台塑四寶預算核決權限給台塑四寶董事長,自己則鎖定海外投資事業業務督軍,更將改善福欣不鏽鋼廠的業績列為首要之務。每隔兩周即召開一次福欣小組業績報告,要求福欣鋼廠盡速提出績效改善方案。

然而,中國不鏽鋼市場供給過剩情況仍未見好轉,國際鎳價行情位處低檔,含鎳量高又不生鏽的三百系列不鏽鋼產品反倒成為需求主流,福欣不鏽鋼廠已將過半生產線調整為不含鎳的四百系列產品,營運持續探底未見起色,2015 年全年虧損甚至擴大至 76.38 億元,其中僅台塑就認列 19.09 億元虧損。

運轉近 3 年的福欣不鏽鋼廠,累計虧損已逼近 150 億元,若非母公司力挺增資至 240 億元,福欣鋼廠恐已虧蝕一個資本額。然而,在全球不鏽鋼市場嚴重供給過剩,需求暗淡不見曙光之際,福欣不鏽鋼廠何時能轉虧為盈,仍是未知數。

王瑞華今年更進一步深入控管福欣鋼廠運作,指示總管理處籌組特別小組進駐福建福欣不鏽鋼廠,全面檢討福欣鋼廠的營運,此舉也被內部解讀為「紅衛兵小組從後方督導,跳到第一線督軍」。

總管理處特別小組進駐廠區後發現,鋼廠內部管理紊亂,生產成本過高,未達邊際效應仍大量生產,卻又無法順利去化產能,導致庫存堆積如山;經檢討後,王瑞華最終下達「未達邊際效益即應停產」以及「嚴格控管庫存產量」的指示。

由於台塑集團已故創辦人王永在女婿台朔重工總經理吳國雄身兼福欣不鏽鋼廠總經理,從規畫、興建到營運,吳國雄參與其中,被視為實質掌舵者,王瑞華步步為營的監督,再度挑動王永慶與王永在家族權力糾葛的敏感神經。

 

家族敏感神經再被挑起
王瑞華後方督軍  與王永在家族關係緊張

眼見福欣不鏽鋼廠虧損連連,華陽電廠已多次注資,但 5 年內中國鋼市大環境難以改善,而福欣鋼廠績效改善又不見起色,在後方督軍的王瑞華心急如焚,傳出她曾提議「由公司出資買下華陽電廠持股」,但遭到另一家族以「怎麼可以賺錢的投資要合作,賠錢的投資要切割」為由拒絕,王瑞華才會鐵腕籌組特別小組,讓總管理處進駐福欣不鏽鋼廠。至於傳聞是否屬實,求證於台塑集團高層,台塑集團高層低調回應,不願證實。

當初為了尋求台塑集團永續發展,兩位創辦人王永慶、王永在有意布局鋼鐵事業,早在 2004 年即規劃在六輕旁興建台塑大煉鋼廠,但因無法如願因此轉往海外布局。

台塑集團在鋼鐵事業布局播種下的第一顆種子──福欣不鏽鋼廠,3 年慘賠近 150 億元,王家二代一心企盼著鋼鐵事業的第二顆種子──台塑越南河靜鋼廠今年能順利投產,為台塑集團開闢出一片綠蔭森林,同樣是事與願違。王永慶生前懸念的鋼鐵投資,苦盡何時能甘來?不僅是台塑集團 70 多萬小股東共同的疑惑,也是王家二代成員日日夜夜苦思想要達到的答案。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台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