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垃圾債偏高?油價、原料債關係逆轉,專家示警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7 月 29 日 18:55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油價在今(2016)年上半狂飆,短短 4 個月就暴衝逾 9 成,但從 6 月觸及 50 美元之後,走勢開始反轉向下,不到兩個月就下挫近兩成,即將進入熊市領域,也帶動能源類股走軟。不過,能源、金屬、礦業與鋼鐵業者的債券卻絲毫未受油價下滑影響,專家擔憂這些原物料廠商發行的高收益債可能已遭高估。



MarketWatch 28 日報導,在債券市場,利差(即公司債與到期時間類似的美國公債之間,殖利率的差距)愈大,代表債券的風險愈高。當原物料價格下滑時,相關業者的盈餘也會萎縮,進而使違約率拉高、信評遭砍、殖利率跳升、利差擴大。

也就是說,原物料價格跟利差應該是反向關係。把 S&P GSCI Index 追蹤的原物料指數反轉之後,跟相關業者債券利差的線圖放在一起,即可發現兩者的走勢亦步亦趨。然而,令人擔憂的是,這兩個指標最近走勢卻開始分歧。

www.marketwatch.com

(Source:MarketWatch

Schwab Center for Financial Research 固定收益策略長 Kathy Jones 表示,殖利率的絕對值雖然已經反彈,但利差卻依舊收斂,人們對高收益債之中的能源債券非常憂心。報導稱,這意味著債券價格可能遭錯估。

Capital Economics 助理經濟學家 Alex Holmes 則認為,原物料產業的市況比年初還要好,也許有其他因素導致利差收斂。他說,槓桿比率已經下滑,營運資金則增加,高收益債市場(超過 10% 是能源債)的信用品質也有改善。舉例來說,風險最高的不良債券(distressed debt,指債務人已違約或非常有可能違約、恐怕難以回收的債券)對高收益債的佔比已經從 3 月的 20% 高峰,降至最近的 10%。

Holmes 還說,美國等地的利率太過低迷,或許也是高風險資產(例如公司債)的投資人願意接受較低殖利率的原因。

在油價低迷的影響下,歐洲石油巨擘殼牌公司(Royal Dutch Shell)今年第二季的獲利較 2015 年同期大減 7 成,營運面臨重重挑戰。

CNBC、路透社等外電報導,殼牌 28 日公布,Q2 以當前耗材成本(current cost-of-supplies basis)計算的淨利只有 10 億美元,較 2015 年同期的 38 億美元崩跌 70%。這也遠不如分析師原先預估的 22 億美元。殼牌執行長 Ben van Beurden 表示,油價低迷持續重創業務,尤其是在上游區塊。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