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里約奧運難民選手,看田徑場上的平等精神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8 月 16 日 17:28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里約奧運 800 公尺女子田徑有 65 位選手爭奪奧運金牌,而這也是難得的一次機會,能讓世界上最古老的難民營也有機會共襄盛舉,在酒吧熬夜觀看他們的難民奧林匹克團隊與其他國家站在同一起跑點上。

QUARTZ 報導今年的里約奧運,有 10 名不具任何國籍身份的難民參加奧運比賽,他們都是非洲與中東烽火下的犧牲者,10 名選手當中有 6 人選擇當跑者,當中有 4 人來自肯亞的卡庫馬難民營,包括 23 歲的 Rose Nathike Lokonyen,她曾經光腳跑步,拿著難民的奧林匹克旗幟在開幕儀式中向世界揮舞。

卡庫馬難民營在 1991 年爆發南蘇丹戰爭後設置,現在有 18.5 萬人,這些居民不能建造永久性的建築,他們只能等待,但南蘇丹和平遙遙無期。奧林匹克運動員 Lokonyen、Yiech Pur Biel、Anjelina Nadai Lohalith、Paulo Amotun Lokoro、James Nyang Chiengjiek 都是來自這個難民營。

一切起緣於第一位贏得 2014 年紐約市馬拉松大賽,以及在許多長程田徑賽成為紀錄保持人的非洲女性 Tegla Larpoupe ,她在世界難民日造訪卡庫馬難民營時看到非常多人具有長跑潛力,隨即邀請超過 20 位居民跟她一起到奈洛比外的昂山受訓。

聯合國難民署表示,難民們常常舉行田徑比賽來打發時間,部分原因是田徑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時間、不需設備就可舉行,不像其他比賽,如腳踏車項目你必須花至少 1.9 萬美元買一台腳踏車,參加馬術比賽的馬要花上 6 萬美元。但是田徑,只需要一雙別人捐贈的鞋子,和一個奉獻的熱情就可以了。

女子 800 公尺田徑賽中的許多選手都是來自卑微的背景,有代課兼任老師,個人訓練師,有些是從小就被選中來訓練成為民族英雄的。而長跑項目選手很多都是來自較貧窮的東非國家,因為跑步不需要昂貴設備、訓練場地、也不需要大量飲食,只要走到戶外就好。

這些來自難民的選手周一到周六早上 6 點起床,進行公路與賽道跑步訓練,一段時間後,Larpoupe 想到何不讓她們參加奧運,但這個想法一開始看似荒謬,因為難民無法代表自己祖國,且他們居住的難民營所在國也沒有給她們公民身分。

但 Larpoupe 的想法不到一年時間就實現,被選中的難民可在她的訓練中心受訓,難民訓練經理 Jackson Pkemoi 對記者表示,他看到這些難民只接受訓練一年時間,就可以拿著難民的旗幟在奧運上揮舞,感到非常驕傲,這次雖不期待拿牌,但他們的目標是繼續挑戰 2017 年倫敦世界盃與 2020 東京奧運,只要努力下去,站上國際舞台享受平等權利,就是這些難民生命中的一道曙光。

(首圖來源:Flickr/Bryan Allison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