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云】當地球市場停止轉動?全球貿易正開始萎縮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1 月 03 日 12:30 | 分類 國際貿易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南韓最大貨櫃航運業者韓進海運,在 2009 年時載運能量為 1,210 萬個標準貨櫃,2015 年擴張到 1,990 萬個標準貨櫃,2016 年就破產了,韓進海運錯判原物料市場形勢,仗恃著南韓「舉國體制」支持大財閥,無視風險盲目擴張,是滅亡的主因,不過,背後也潛藏著更深層的問題,那就是,全球貿易的成長似乎已經到頂。

自從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全球貿易總是持續成長,各國討論的都是全球化造成何種影響,美國更因對全球化的反彈而興起了川普主義,但是,還不用川普上台來築起貿易壁壘,全球貿易成長趨勢就已經反轉,2016 年第一季,全球貿易額封頂無成長,到了 2016 年第二季更反轉向下,萎縮 0.8%。以美國而言, 2015 年進出口總額下跌超過 2,000 億美元,2016 年前9 個月又再下滑 4,700 億美元,是美國自二次世界大戰以來首次經濟成長中貿易額卻下跌。

就直覺來看,全球經濟遲緩似乎可以解釋貿易額的萎縮,不過,其實全球貿易萎縮有更根本的原因,那就是全球經濟成長逐漸與貿易脫鉤。

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統計:1990 年代,經濟每成長 1%,帶動全球貿易成長 2.5%,然而,到了近年來,這個趨勢反轉,經濟每成長 1%,只帶動全球貿易成長 0.7%。從這個根本上的變化,可以很輕易了解,不論接下來全球經濟好不好,全球貿易量成長終將會朝向停滯、萎縮,而且不是一時現象,是從此一去不回。

二戰以來,國際貿易興旺的基本原理是基於「比較利益法則」下的國際分工。我們可以很容易理解每個國家能做擅長的事彼此交易,但是比較利益法則告訴我們,就算一個國家一無是處,在國際分工下也有它的位置。

舉例來說:假設公司裡有一個天才員工、一個平凡員工、一個駑鈍員工,天才員工做什麼都比較厲害,請他做困難任務,效率是平凡員工的百倍,請他做普通任務,效率也是平凡員工的 10 倍,連請他做打雜任務,速度都是平凡員工的兩倍;相反的,駑鈍員工卻做什麼都不如人,別說困難任務根本做不來,做普通任務也慢如蝸牛,勉強能打雜,但也比平常員工慢半拍。

這時,老闆怎麼用人才能達到最大效益?每件事都叫天才員工做就好了,能者多勞嘛!至於駑鈍員工,那當然開除。若你這麼想,那就錯了。

天才員工就算再厲害,但一次只能做一件事,雖然他打雜也是平凡員工的兩倍速,但叫他做打雜工作是浪費資源,因為他做其他工作的效率優勢更大,所以,最合理的做法,是叫天才員工專門做效率百倍的困難工作,平凡員工做普通工作,而留下駑鈍員工去打雜,這樣子公司的總體效率最高。

一個百廢待舉的國家,就如同公司中的駑鈍員工,在國際分工中並不是就沒有位置,而是可以專門負責效率差別最低,通常也因此附加價值最低的領域,還是可因此獲利,於是有了靠著做鳳梨罐頭、組裝玩具雨傘、勞力密集製鞋製衣起家的台灣「經濟奇蹟」,在這過程中,全球先大量把零組件送到台灣這樣的勞力密集國家,用廉價勞工組裝完成,再送回歐美市場,可以想見跨國貿易額當然大增。

國際分工逐漸轉為國內分工

在戰後所謂「亞洲四小龍」起家之後,世界又迎來中國「改革開放」,開啟更龐大的國際分工規模,所以全球貿易進入美國人所謂的「沃爾瑪時代」,因為沃爾瑪大量進貨中國生產的廉價商品。大體上,就是「中國世界工廠」與「美國世界市場」連結而成的跨太平洋貿易軸心。

在這過程中,除了國際分工的基本原理以外,還包括二戰之後,各國記取兩次世界大戰教訓,積極打開貿易壁壘,推動自由貿易,以及一度每桶 20 美元的低油價時代,降低了長程運輸成本,這些因素都在在推動了全球貿易領先全球經濟成長。

但是,這些有利因素也逐一消失,各國在全球化帶來諸多社會問題以後,如今開始重回貿易壁壘老路,據世界貿易組織(WTO)統計,2008年以來,全球新增 2,100 項貿易限制。英國脫歐、川普主義興起以及 TPP 瀕臨破滅,也標誌著國際政治風向不再一面倒朝向貿易自由化。而油價方面,雖然 2014 年中以來崩跌,但是目前在每桶 50 美元的低點,還離過去低點 20 美元年代有一大段距離。

最根本的要素則來自於國際分工逐漸轉為國內分工。駑鈍員工可不願意永遠打雜,而是想要努力向上,隨著中國積極產業升級,發展進口替代,如今越來越多零組件是由中國本身生產,無形中降低了國際貿易量,據國際貨幣基金統計,1990 年代中國製造產品中有 60% 零組件需進口,如今降至 35%

另一方面,全球化雖然拉平了全球的財富差距,但就原本富有國家來說,財富差距卻反而呈現擴大,這個現象暱稱為「大象曲線」,這個稱呼來自於紐約市立大學經濟學教授布蘭科‧米蘭諾維奇(Branko Milanovic)所繪製的,自 1988 年至 2008 年全球財富增加比例統計圖表,這張圖表巧合的看起來就像是一隻大象的形狀。

圖表中顯示,全球最窮困的 5 百分位數人民財富增加很少,好像大象尾巴往下垂,但 15~45 百分位的人民財富增加了 6~7 成,高起來好像是大象的背部,50 百分位處甚至高起到增加 8 成,形成大象的頭部,但在 65 百分位以後卻急速下降,有如大象鼻子往下彎,到 75~80 百分位的人們,也就是相當於富裕國家的中產階級,財富竟然呈現負成長,但是 95 百分位以上的最富階級,財富還是大量增加,形成大象鼻子往下彎以後又往上翹起來的樣子。

也就是,貧富國家之間的差距彌平了,但富國之內的貧富差距卻擴大了。當兩方在各方面的差距越大,包括貧富差距,貿易上的分工就越有效率與價值,當國際間的差距減少,國內的差距擴大,國際分工自然就會逐漸被國內分工取代,這不僅是各國國內有政治上的強大推力,就經濟原理上本身也是如此。

科技的發展也對全球貿易不利,自動化的進展,以及美國頁岩氣革命取得大量廉價能源,以及隨著可再生能源成本快速下降,美國已經可取得豐沛廉價風能,日後還可大量取的豐沛廉價太陽能,兩個因素加成下,美國發展電力驅動自動化生產的成本,已經出現越來越低於送往勞力密集國家生產的趨勢,而本地生產不僅可以節省運送時間與成本,加速設計決策與品管,更能有行銷上的好處。

中國逐漸自己做自己的,美國也逐漸自己做自己的,中美跨太平洋貿易合作開始同床異夢,這不僅反映在全球貿易與經濟成長逐漸脫鉤,也反映在美國與中國的戰略對峙態勢升高,因為彼此在貿易上逐漸不那麼互相依賴,雙方姿態當然就越擺越高。

台灣當年是在全球貿易之中起家,但如今所有的經濟與社會問題,也大半來自全球貿易,可說「成也蕭何,敗也蕭何」,近年來台灣政商各界一直思考的,都是如何在全球貿易中重新找到定位,但是,當全球貿易時代即將過去,經濟發展與貿易越來越脫鉤,我們是否「還在打上一場戰爭」呢?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