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唐鳳不到辦公室的 22 歲區塊鏈神童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1 月 06 日 12:00 | 分類 Fintech , 名人堂 , 社群 follow us in feedly

台灣金融業投入 FinTech 超過一年,各家策略不盡相同。但竟然有一個人,讓前金管會主委王儷玲、華南金董事長吳當傑、台新金總經理饒世湛、國泰金投資長程淑芬等人都乖乖坐在台下,聽他將近一小時的演說。行政院數位政務委員唐鳳第一天遠距上班,理由也是等一下要跟他見面。




這個人叫 Vitalik Buterin,今年才 22 歲,19 歲創設以太坊(Ethereum),人稱「神童」。過去一周,總穿著一件看起來洗過很多次的 T-shirt,出現在身穿全套西裝的銀行員場合。年輕的他,對貓似乎有特殊的感情,身上背的是貓頭造型的側背包,上衣、腕錶也可看到貓的圖騰。

但年齡一點也不影響他的成就,反而讓他的成就更加耀眼。2015 年《經濟學人》以「trust machine」形容區塊鏈,聲稱這個比特幣的底層基礎建設,將會大幅改寫當代生活。Vitalik 開發的以太坊,就是區塊鏈底層架構,與比特幣區塊鏈不一樣的是,以太坊可以用在各種不同的地方,不限於金融業。

今年 1 月,巴克萊銀行、瑞士銀行、滙豐銀行、瑞士信貸、富國銀行(Wells Fargo)等 11 家跨國銀行,採用了以太坊的底層架構,測試跨國交易,藉此排除跨國清算中介單位。8 月,瑞士銀行、德意志銀行、 紐約銀行梅隆(BNY Mellon)、桑德坦銀行(Banco Santander)宣布,將在以太坊上發行數位貨幣,加強金融市場流通的效率。

也有公司利用以太坊技術,用來公司登記、公司治理、身分驗證、協助沒有銀行帳戶的人(unbanked)取得金融服務。

10 月 28 日 Vitalik 來台,參與國內區塊鏈新創公司 AMIS 記者會。一家在台灣提供區塊鏈解決方案的公司,怎麼請到 Vitalik 當公司顧問,並知道這位俄裔加拿大人的技術?「這個大家都知道啊,」 AMIS 創辦人劉世偉不假思索地回答。

Vitalik 之於比特幣 / 區塊鏈社群,就像巴菲特或索羅斯之於金融市場,一舉一動都眾所矚目。只不過,Vitalik 以太坊帶來的區塊鏈革命,很快就會從虛擬社群擴散到實體產業,並改變人民生活。例如,跨境匯款可能從原來 3 天,縮短至 5 秒內完成;又如,民眾購買旅遊不便險,遇到班機延誤,不必再準備一大堆單據,透過區塊鏈的智慧合約特性,理賠變得自動化。

區塊鏈具備改寫當代生活的潛力,讓 Vitalik 入選今年美國《財富》雜誌全球「40 under 40」(40 位 40 歲以下菁英和有影響力的成功商業人士)。同時獲獎的人有 Betterment 創辦人 Jon Stein、Google 負責 VR 的副總裁 Clay Bavor。無疑地,Vitalik 是當中最年輕的,臉上的青春痘(疤)不忘提醒著所有人他的年紀。

Vitalik 是俄國後裔,在加拿大出生長大,現在卻住在離蘇黎世一段車程的一個小鎮。天資聰穎,小學 3 年級就分配到資優班,他的數理、程式天份備受期待。18 歲那年,拿下國際資訊奧林匹亞競賽銅牌。在加拿大著名大學滑鐵盧大學(University of Waterloo)就讀一年後,Vitalik 輟學,全心投入比特幣社群,開發以太坊並創辦《比特幣雜誌》(Bitcoin Magazine)。目前他擔任以太坊基金會首席科學家,全球跑透透。

專訪時,當我們用中文交談,Vitalik 會耳朵豎起來聽,跟著點頭、搖頭有些反應。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已經自學中文 3 年,雖然說得不好,但已經聽得懂簡單的中文句子,甚至可以用漢語拼音用微信跟人用中文對談。問他,怎麼會想學中文?他說,因為他加拿大多倫多的朋友很多人講中文;加上,他爸爸說,中文是全世界最難的語言;第三,很多比特幣社群都講中文。這位輟學生全靠上網自學,現在會講俄文、英文、法語、德語、中文等 5 種語言。「不過,我覺得俄語還是比中文難,」他睜著藍色的雙眼說。

以下是 Vitalik 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摘要:

問:為什麼會關注區塊鏈技術?

答:2011 年我接觸到比特幣,發現這種點對點的現金交易,跟 EMAIL 原理很像,感到很有趣。一開始,我先在《比特幣雜誌》寫技術文章,大約 2 年後,我全心投入比特幣社群,大約同一時間,區塊鏈的討論漸漸多了起來。

比起比特幣,區塊鏈的可能性更大,賦予更多種貨幣在上面流通,甚至有更多元的應用彈性。我馬上就被這種深具創新潛力的科技所吸引。

比特幣區塊鏈一開始就被設計成數位貨幣,而且它也運作得很好。但它要拿來用在金融市場應用,還不夠。但以太坊區塊鏈就做得到。

問: 以太坊在區塊鏈的發展中扮演什麼角色?

答:以太坊是個通用的底層架構,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建立自己的應用場景。很多銀行傾向利用私有鏈,在以太坊上當然也做得到。公有鏈與私有鏈兩者較大的差別是:公有鏈最大的優勢是,彼此間容易對話,整合起來的服務也更強而有力;私有鏈則是彈性大,能依個別產業量身訂製,但私有鏈之間如何溝通、整合,將是未來的研究課題。

問:在你的想像,未來的金融交易會長怎樣?

答:一定會變得跟現在很不一樣。我認為,未來只要一個金融系統,就能快速完成各種財務交易。理論上,交易清算都能利用區塊鏈的網絡來完成,過程也非常快,不需要再仰賴跨國或跨行的第三方中介機構來執行。換言之,以清算為主的金融機構未來很可能會消失。

但中央銀行就不一定了,因為它有發行貨幣的職權,差別在,未來它可能也放上區塊鏈,改在區塊鏈上發行貨幣。

問:未來兩年,您看好哪幾種區塊鏈應用?

答:我認為過去一段時間,已經看到非常多區塊鏈應用的概念性驗證(Proof of Concept),明年起慢慢會看到區塊鏈的應用從概念走向現實。

例如,新加坡有一家公司叫 Otonomos,協助公司在區塊鏈上登記公司、籌資,落實公司治理。還有像身分驗證、支付、清算、匯兌等,也都比較有機會。我想,未來兩年,我們將看到不同領域都有一些東西會快速發展。

問:您為以太坊貢獻心力,但你不打算成立公司,而是成立基金會。是什麼動力讓你願意這麼做?

答:我認為做這件事是值得的,而且它很有趣。我認為區塊鏈帶來的革命,將來可以幫助很多人。而且,能跟有趣的人合作,我非常開心。

延伸閱讀:

(本文由 天下雜誌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