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不敵保護主義?從川普看國際貿易的三個可能未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1 月 26 日 0:00 | 分類 國際貿易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shutterstock

經濟學獎得主 Joseph Stiglitz 曾預示了新自由主義的死亡。他表示,自由貿易、開放市場、私有化、放鬆管制和削減政府開支一直以來主導著各國政府及國際組織的看法,然而自 2008 年金融危機之後開始出現不同聲音。現今學術界的風向已開始轉變,年輕的經濟學家更多是在思考市場失靈,而非簇擁自由經濟。在保護主義盛行的今日,全球化是否即將消失?川普的崛起將作為國際貿易的轉捩點,並由此觀察未來將走向何方。




第二次全球化

國際經濟學家 Richard Baldwin 曾在《The Great Convergence》一書中指出,現代經濟正經歷著第二次全球化。他認為,世界貿易的規模是隨著交易成本的下降而提升,第一次全球化就是肇因於全球運輸成本的降低。然而在當時,很多製造業工藝仍是不可拆分的,導致其規模效益只發生在高收入經濟體。而其他國家,為了分享技術進步帶來的經濟果實,也只能發展自己的相關產業。在國家資本主義的盛行下,開發中國家唯獨中國掌握了此契機。

但在第二次全球化中,因為通訊技術的提升及成本的大幅下降,使得製造業製程可以被拆分,並讓兩個區域的生產合作達到雙贏。例如,美國與墨西哥間的生產關係,就提升了兩國的競爭力。當然這種貿易關係的發展也讓川普的政見成為很有力的政治籌碼以威脅其他國家。不過無論他只是故作姿態還是真有其事,可幸的是,雖然國際貿易日漸衰退但仍然是一股很龐大的力量,光靠川普要將自由貿易徹底挫敗將會是很困難的事。

其實川普在從政後這十幾年來,對於貿易的看法其實相當一致也很清楚。他認為,美國受到的貿易待遇其實不公平所以才會造成國內經濟的問題,重新針對貿易條款進行談判理所當然的是其執政後頭等大事。自其近日所發表的視頻也顯示,他將會退出泛太平洋貿易夥伴關係(TPP) 並重新進行貿易談判。不過這還不夠足夠了解其整體的貿易思維,許多貿易專家都在討論,其具體的政策計畫將會是什麼。在這些專家設想的劇本當中,有些其實對全球經濟不會有太大影響,但也有其他可能將會摧毀全球經濟,並迎來新一波的衰退。

在現有框架下強硬

第一,的確在美國的貿易談判中存在一些不利因素,川普在維持現有貿易結構下,透過採取更強硬的立場的確有可能改善美國的貿易條件。川普曾多次表示,他希望「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川普團隊中的經濟學家 David Malpass 曾指出,北美貿易協定已經太老了,應該要每年重新檢視及調整其不足及過當之處。 川普還可以針對特定產業,在 WTO 的框架下對其課徵懲罰性關稅,已獲得更有利的貿易條件,這件事情其實歷任總統都做過,包括小布希在 2002 年對鋼材課稅,歐巴馬也曾在 2009 年對中國輪胎進行懲罰。

不過許多貿易專家都對此成效表示懷疑,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經濟學家 Gary Clyde Hufbauer 和 Sean Lowry 都曾計算過,在歐巴馬實施保護政策後,美國消費者在 2011 年支付了額外 10 億美元的費用在輪胎上,只為了保障區區 1200 個美國輪胎業的職缺,顯然這是相當沒有效率的。如今,假如川普仍打算做同樣的事,那麼除非他的團隊真的足夠睿智,否則未必會有很好的成果。

反而川普指定中國為匯率操縱國的舉措無足輕重,雖然前幾任政府都避免去做這樣的事情,因為他們覺得外交政策的算計可以得到更好的效果。其實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僅僅是個開始,雖然最後有可能導致一場政治惡戰,但未必結果不好,且其實根本也不會損害到短期的貿易關係。川普若如此做當然還是會受到各方阻力,但仍然會將國際貿易維持在現有框架下,更多的影響是讓律師及掮客的行業更加熱絡而已。

貿易戰還不是最壞結果

第二,美國總統對於貿易其實擁有相當大的權力,川普若積極地行使其職權,將可能不只是針對特定產品或產業進行懲罰,而是針對國家或區域課徵高關稅,就如同其選前所主張的,將對中國的貨物課徵高達 45% 的關稅,直到有效的逆轉貿易逆差。這當然是有用的,但也會引發巨大的連鎖反應,其他國家不可能坐視不理,採取貿易報復政策幾乎是必然的。這對美國來講將會是嚴重的打擊,例如中國可能會針對美國農業進行報復,而波音公司再也接不到中國訂單。隨著實體經濟被打壓,金融市場也會開始陷入不穩,假如川普採取這個路線,長期而言,幾乎是看不到好處的。

第三,這還不是最極端的劇本,川普若掀起貿易戰,雖然會破壞現有經濟但還沒危及到國際貿易基礎。川普其實還可能破壞自二戰以來,由美國所建立的貿易秩序。如果川普在重新貿易談判之後,仍沒有得到其理想的結果,那麼是否會真的拂袖而去將是一個嚴重的問題,而這真的有可能發生。美國總統的確有權力完全退出這些貿易規則而不需要經過國會同意,當然國會也有可能站出來阻止他,如此將會引發一場美國的憲法危機。

雖然美國最親密的亞洲盟友,日本及澳洲都表示,就算美國退出也將會繼續推動 TPP 貿易談判,但就如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所說,TPP 若沒有美國的參與就完全沒有意義。在近代,美國是全球貿易秩序的塑造者及領導者,若美國真的完全退出現有的貿易體系,那將會是場更大的災難。然而 TPP 與川普的政見有嚴重的衝突,因為其將會大幅降低各國關稅,當然也會摧毀美國對抗中國的貿易壁壘,所以川普的政策宣示相當可信。

中國是否真能替代美國

不過幸或不幸,在近期的 APEC 會議中,中國表示,若美國退出貿易體系,將會承接其權力真空。在過去 5 年來,中國一直在亞洲塑造沒有美國的有限區域協定。中國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也排除了美國,且遠比 TPP 來的簡單,因為只涉及關稅問題,而並沒有要求開放經濟體及對勞工和環境的標準限制。

雖然貿易戰爭似乎是個災難,但長期而言其實影響不一定很大。許多經濟學家一直擔心川普掀起全球性的貿易保護主義,但事實上還有另外一個強國支持自由貿易,那就是中國。習近平在今年的 APEC 會議中,毫不掩飾地展現其領導全球貿易的野心。其實 TPP 的 12 個成員中有 7 個也是 RCEP 的潛在成員,習近平如今更積極拉攏拉美國家參與其一帶一路。目前全球貿易的問題就變為當美國築起高牆後,中國能在多大程度上取代美國。

站在全球經濟的立場,中國的挺身而出讓事態似乎變得不那麼糟,不過數據顯示並沒有那麼樂觀,在 2015 年,雖然中國的貿易總額可與美國比肩,不過中國佔全球進口的比例僅為 12%,反觀美國和歐盟地區不包含內部貿易仍有近 31%,而光亞洲地區也就有近 36%。雖然成長非常迅速,但中國太重於出口使其貿易影響力仍不夠大。而且這還低估了高收入經濟體在貿易中的作用,現代經濟是以知識及技術所推動的,在這方面,中國企業的底蘊仍遠不如歐美國家。

總體來看,現今的全球化其實是更為深入的,但反而給保護主義帶來籌碼,而美國與中國之間的替代作用又不明確,導致國際貿易的前景陷入陰霾。透過川普的教訓,在摸索未來國際貿易的路徑時,所要在意的規範性議題,已不再是強國與弱國之間貿易利得如何分配,而是去重新思考,誰到底該從知識及技術進步中受益,企業或是勞工?。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