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殖利率已成歷史,債券義勇軍將重新崛起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2 月 07 日 13:23 | 分類 國際貿易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低殖利率債券的時代恐怕真的要結束了,此前因國際情勢動盪,主權債券殖利率一路壓低,甚至有些已達到負數,跌破了許多經濟學家的眼鏡,不過這樣的反常現象隨著美國大選結束也要跟著告一段落了。透過對多位債券分析師的意見調查顯示,雖然債券市場目前是被過度拋售的,但也很難繼續在長期壓低殖利率,低殖利率債的時代已過去了。不過也有專家表示,債券被拋售,通膨可能還不是主要原因,而是川普即將帶來的大幅財政赤字引起市場不滿所造成的。




債券被拋售是一時意氣

川普在上個月贏得美國總統大選後,引發了全球債券市場的拋售,使得殖利率急速飆高,且美國聯準會即將升息的消息也更進一步打壓了債市。但根據《路透社》對 60 位債券分析師的調查顯示,大部分的專家認為,近期的殖利率飆升現象只是一種快速反應,並非是一種趨勢,此現象明年將會趨緩。

荷蘭合作銀行市場經濟學家 Stefan Koopman 表示,如今美國國債是被過度拋售,基於對川普將引起通貨膨脹的預期,但其實低估了其政策的負面影響。因為像目前這樣的殖利率曲線要出現,其前提應該是一個能夠永續的通貨膨脹現象,然而現在美國僅物價有起色,工資仍未上升,不具有足夠的說服力來支持通膨的前景。

殖利率再漲有限

根據分析師們的共識,從現在起一年以內,債券殖利率頂多再上升 20 個基點,而歐洲以及日本等地區的債券將會跟隨美國的腳步。不過大部分的分析師也都同意,其實低殖利率債券的時代已過去了,就算拋售的情緒已過,也很難回到之前搶買債券的風潮。分析師指出,現在的問題關鍵是殖利率及利率同時上升對經濟活動是否會產生負面影響,結果又再度導致殖利率的下降。

Stefan Koopman 也強調,在世界其他地區,大部分央行還是偏向中立或寬鬆的態度,例如像法國及德國即將面臨明年的大選,其不確定性不會讓殖利率有急速上升的空間。全球貿易的衰落正重擊新興市場經濟,而已開發國家的政治風向開始走向極端,也讓全世界繼續瀰漫著不穩定的氛圍。

不過仍有少數分析師有不同的看法,他們認為現在的債市與歐債危機比起來,風險並不那麼大,其實不需要大驚小怪。西方銀行分析師 Scott Anderson 表示,此次債券殖利率的飆升,並非完全是因為歐洲金融危機的影響,而且歐洲央行仍然積極的在購買債券,還是維持著市場秩序。

債券義勇軍崛起

對債券市場的急遽變化還有其他專家有不同角度的看法,BMO 私人銀行投資長 Jack Ablin 表示,由於債券投資者準備迎接更高的通貨膨脹,10年期的國債收益率自 7 月起飆升逾 10%。但主要的影響可能是來自於債券義勇軍(Bond-Market Vigilantes),對川普即將帶來的大幅財政赤字的不滿。他強調在債券義勇軍的影響之下,殖利率會高過通貨膨脹,這種不信任溢價(Distrust Premium)將會提高政府的借貸成本。在 1993 年時,一些債券交易者不滿美國政府對赤字的態度,在不到兩年內讓殖利率推升 8%,促使政府重新減少財政赤字。

不過實務上,若缺乏財政刺激,經濟復甦其實也是遙遙無期,此兩難恐怕會使政府回歸到控制匯率以及貨幣寬鬆政策,假如在歐元區發生就更為麻煩,因為各國不具有控制貨幣政策的能力。在 2010 年歐債危機發生時,也使得市場信心跌至谷底,債券義勇軍就曾拋售歐豬五國的債券使其殖利率狂飆,遏止其繼續發行公債,但到今天仍然沒辦法解決問題。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