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時代新革命,委內瑞拉反對派流亡海外也能影響貨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2 月 13 日 7:30 | 分類 網路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過去在威權統治下,許多異議人士只能流亡海外,不然就得遭受牢獄之災、酷刑,甚至「人間蒸發」,一旦流亡海外,在威權政府的封鎖下,與國內的聯繫與影響力就大為減少,然而,隨著網路時代來臨,數位科技讓「遠距革命」成為可能,委內瑞拉異議人士古斯塔佛‧迪亞茲(Gustavo Díaz)流亡到美國,還是能影響委內瑞拉的貨幣走勢。



委內瑞拉的貨幣玻利瓦已經瀕臨崩潰,自查維茲統治時代起,以石油收益補貼一切,輔以管制物價,試圖建構社會主義國家的政策下,本來以農立國的委內瑞拉因為農產誘因不足,農田大半荒廢,竟然淪為糧食不足國家,其他一切產業也處於類似情況,一切大量仰賴進口,導致債務激增,早在國際油價崩跌前,委內瑞拉就已經債逼眉毛,以跌價前的油價也還不起,油價自 2014 年中大跌之後,更是立即現出原形。

如今,委內瑞拉通貨嚴重膨脹,買東西要用到的鈔票得疊成磚一般,一件褲子要價 4 萬玻利瓦,商店不再點鈔,而是以秤重的方式算錢。紙幣交易發生嚴重障礙,造成電子支付大行其道,辛巴威人民大量利用信用卡,竟然導致全國電子支付系統因而癱瘓了數小時。

委內瑞拉政府對此的應對方式是:印製大額鈔票,從 500 玻利瓦到 2 萬元玻利瓦。先前委內瑞拉最大面額鈔票是 100 玻利瓦,2 萬元本來要用上 200 張鈔票,如今印了 2 萬元,體積可縮小 200 倍,這樣就解決體積問題啦!才怪,看看非州辛巴威的前車之鑒,這種鋸箭法只是自欺欺人,印到 100 兆也是於事無補,最終下場是辛巴威幣完全無效化,2009 年起辛巴威政府只好順應市場現實,採用多國外幣。

當然,在委內瑞拉政府官方的數字中,貨幣匯率一直都是固定的,只是官方貨幣匯率早已毫無意義,委內瑞拉政府更禁止任何人公開發布黑市匯率,那麼,在萬物競相漲價的一片混亂之中,到底國內外是如何知道如今玻利瓦的黑市價格跌到多少了呢?這個「交易中心」只能來自海外。

位於美國的 DolarToday 網站,如今成為所有想知道委內瑞拉真實貨幣價值的重要參考網站,委內瑞拉政府指控這是一個顛覆委內瑞拉的經濟戰陰謀,其實,委內瑞拉政府或許有一小部分說對了,因為這個網站,的確是委內瑞拉流亡海外異議分子古斯塔佛‧迪亞茲的「遠距革命」。

DolarToday 是委內瑞拉的貨幣資訊中心

古斯塔佛‧迪亞茲原本是委內瑞拉陸軍軍官,曾參與試圖推翻前任獨裁者查維茲的失敗政變,政變之後遭到政府多次暗殺,包括在他的車內設置炸彈爆炸,並牽連他的 9 歲兒子,迪亞茲只好於 2005 年流亡海外,尋求美國政治庇護;如今,他在美國阿拉巴馬州胡佛市,成為一個普通的家得寶(Home Depot)員工,但他仍然誓言要打倒委內瑞拉的極權主義。

委內瑞拉政府控制媒體,封鎖一切消息,想粉飾太平,以鴕鳥心態躲避經濟已經崩潰的事實,禁止公布黑市匯率,既然如此,那麼公布資訊,就是與極權對抗。2010 年,迪亞茲共同創辦了 DolarToday 網站,做為對抗極權主義的辦法。

DolarToday 如今成為委內瑞拉的貨幣資訊中心,影響每天規模達 1,500 萬美元的黑市換匯交易,網站上還設有匯率換算機,可直接輸入幣值與數字計算玻利瓦可換得多少美元;除此之外,迪亞茲還提供遭委內瑞拉政府封鎖的財經新聞,報導委內瑞拉的真相,在委內瑞拉政府控制的媒體中,委內瑞拉是社會主義的理想國度,但事實上糧食與醫藥都極度短缺,人民從垃圾中撿食,甚至吃狗食度日。

委內瑞拉政府當然將 DolarToday 視為眼中釘,指控迪亞茲對委內瑞拉進行「經濟戰」,威脅要將他逮捕下獄,委內瑞拉政府的威脅對如今已經是美國公民的迪亞茲沒有多大實際恐嚇效果,於是多次進行駭客攻擊想癱瘓網站,到目前為止,委內瑞拉政府的駭客都還未能成功得手。

迪亞茲在言論自由的美國,能向國內媒體控制下的人民告知他們所無法取得的資訊,透過 DolarToday,他發現雖然遠在國外,從數位空間發布資訊,反而比在國內對獨裁者與極權主義產生更大的傷害,讓人們能取得所需資訊,對抗騷擾並殺害人民的獨裁政府,為言論自由與民主奮戰。

在數位空間與祖國的極權政權對抗的同時,回到現實社會,他在家得寶硬體部門工作,回答消費者有關螺絲與螺栓的問題,這樣的轉換會不會很難適應呢?一點也不會,迪亞茲喜愛為消費者服務,他說這樣能消除他經營 DolarToday「遠距革命」所累積的壓力;而一到中午休息時間,迪亞茲又回到數位空間,更新匯率變動,上刊財經新聞頭條,繼續他的革命志業。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