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墣觀點】中國央行緊縮第三方支付服務法規,逼阿里巴巴加速海外佈局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1 月 22 日 16:41 | 分類 中國觀察 , 支付方案 , 第三方支付 follow us in feedly

2017 年 1 月中旬,中國央行發布最新《中國人民銀行辦公廳關於實施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存管有關事項的通知》,這項直接衝擊阿里巴巴、騰訊旗下第三方支付業務獲利的新規定,無疑在 2017 年的開始,就向中國的第三方支付市場投下了震撼彈。




中國央行如何抓準第三方支付業者的痛腳?

要了解這個規定造成什麼影響,首先從什麼是「備付金」談起。

簡單來說,備付金就是在交易過程中,支付機構暫時代為保管的客戶資金,這筆資金的所有權並不屬於支付機構,但為數龐大。對於支付機構來說,除了可以用這筆錢賺取利息收入或進行投資,更可以用這些錢來進行其他金融業務的創新。

目前支付機構對於客戶備付金的管理方式,大多是分散存在不同的銀行,平均一間支付機構擁有 13 個備付金帳戶,這種分散存放的模式,導致中國政府難以監控資金流向。加上中國支付機構挪用客戶備付金,或占用備付金進行高風險投資的狀況時有所聞,所以這次中國央行就要求所有支付機構將備付金集中存管在指定機構的專戶中。

備付金還未全面監管,尚見喘息之機

這次中國政府公布的新規定,是依據各機構的風控程度及業務類別,分別對各業者要求 12% 到 24% 不等的備付金集中存管比例。不過目前中國支付業者平均已集中存放 40% 的備付金到監管專戶中,已遠超過新規定的要求,因此短期內對中國境內的支付機構影響不會太大。

但以長遠來看,政府如果想要減少備付金遭業者挪用所產生的風險,目前的部分存管比例還不足以防範這個問題,所以目前的存管比例應是屬於過渡期的實行方案,中國政府長期還是將走向備付金全額集中存檔,屆時,對第三方支付業者而言才是真正的挑戰。

早見大動作干預,緊縮監管並非不可期

儘管目前尚無法預估緩衝期還有多久,但中國政府自 2016 下半年開始,就已祭出對支付機構一連串的整治動作:包括實名制註冊,提款與轉帳額度、交易筆數的限制等,政策縮得越來越緊。

另一方面,支付機構也面臨來自傳統銀行的競爭壓力,傳統銀行在2016年積極透過與 Apple Pay、Samsung Pay 等行動支付服務合作,並推出受到監管單位肯定的二維條碼支付標準,希望在已成熟的行動支付市場中後來居上。

在這樣的雙重壓力下,中、小型支付業者開始以併購作為手段,以應付未來可能增加的風險,加上中國第三方支付市場的 M 型化問題嚴重,政策緊縮會使得這個狀況更為加劇。

即使是中國的重量級業者也難避其鋒,尤其對阿里巴巴旗下的龍頭支付寶,以及靠支付寶發展金融業務的螞蟻金服影響更劇。相較之下,占據三成市場的財付通儘管也受到政策緊縮影響,然其運營模式是透過微信所衍生多元業務來帶動支付服務,所以政策緊縮將促使財付通回歸支付通道的本質,對於業務推展的影響程度並不大。

632187001484617800

▲ 2016 年中國第三方支付市佔率,拓墣產研製表。

中國龍頭嘗試國際化雙向策略

本土化遭遇瓶頸,中國支付龍頭阿里巴巴集團不會甘於守著越來越難經營的本土市場,從 2015 年開始,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金服已經積極向外擴張,邁往國際化之路。

螞蟻金服的第一步,主要是針對跨境支付與退稅業務,但在執行這些業務時,因牽涉到交易管制、或匯率風險等問題。所以 2015 下半年開始,螞蟻金服積極展開國際合作戰略,透過投資印度電子錢包 Paytm、韓國互聯網銀行 K-bank、泰國支付公司 Ascend Money 等,增加當地合作夥伴,減少打入他國市場的問題。

螞蟻金服的國際化策略大致可分為兩部分,第一是提供中國旅客境外的支付服務;第二則是針對相對弱勢的族群提供金融服務,吃下非傳統金融業所認定的目標客群(這類金融服務模式如稱『惠普金融』)。

跨國支付增加金流交易量,以方便性創造使用慣性

前者主要包括全球未來機場計畫,將支付寶結合機場室內導航、線上辦理登機手續、航班提醒與快速通關等,透過提高海外支付的使用頻率,以帶動金流成長,目前包括德國慕尼黑機場、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東京成田機場等國際機場都已經加入這項服務。

而境外支付的服務當然也不止於此,對於中國旅客熱門的出境地點,螞蟻金服務佈局更是積極,以台灣來說,目前在寧夏夜市、饒河夜市、主要商圈與百貨都可見到接受支付寶付款的標示。長遠來看,透過中國龐大的海外旅遊與消費市場,支付寶是有可能透過行動支付的渲染力,入侵或改變全球的支付習慣。

實現惠普金融,以佔先機搶大市場

當然,不僅是中國旅客境外支付版圖的擴張,螞蟻金服國際化策略的另一個重點是前面所說的「惠普金融」。這部份的目標市場是鎖定金融服務不發達、基礎建設不成熟的國家,希望依循螞蟻金服在中國發展的模式,由支付領頭,進而發展出借貸、理財、保險等服務。

在 2015 年,螞蟻金服務投資了印度最大行動支付平台 Paytm 並取得 40% 的股權,Paytm在擁有印度支付銀行(Payment Bank)牌照與用戶快速成長的基礎下,也開始針對小型商家提供小額貸款服務,推展網路銀行。

而 2016 年底,印度廢鈔政策大舉推動 Paytm 的成長、擴張印度行動支付市場,此一政策也有望帶動當地用戶開始使用支付以外的網路金融服務;除了線上服務的推動外,Paytm 也看準印度的高農村人口比例,開始籌建線下農村銀行。不光是印度,螞蟻金服也積極尋求與菲律賓、越南、印尼等國家合作的機會,希望能夠搶占普惠金融的先機。


拓墣產業研究院隸屬於集邦科技,是最前端的科技調研組織,以新興科技推廣為己任,如果對中國第三方支付領域有更多興趣,可參考拓墣報告:

報告購買與其他合作聯絡,請聯絡拓墣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