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應與其他貨幣共享霸權,經濟學人:能浮動的人民幣是首選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2 月 10 日 12:36 | 分類 國際貿易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dollar

日前川普的深夜詢問美元的電話,看似一個玩笑,但的確引起了學界的關注,知名雜誌經濟學人特此探討了現今美元的國際地位、川普的困境,以及可能的解決方案。




美元強弱問題何在

川普近日為了美元該強還是弱而輾轉難眠,受到部分網友的嘲諷,但實際上它的確是一個很有深度的問題。經濟學家也是彭博社專欄作家 Tyler Cowen 表示,假如有個人養了好幾隻小馬,那麼他會希望小馬價格上漲還是下跌呢?正常而言,強勢的美元帶給美國的好處比較多。但值得關注的是,許多新興市場持有著大量的美元債務,若美元強漲將可能使其出現金融危機,如果這些國家的經濟崩潰,也將會反饋到美國本身。

但實際上近幾十年來,美元一直都是被高估的。美國做為戰後霸權雖然在全球諸多議題上都擁有領導地位,不過影響最為深遠的恐怕是美元取代黃金作為錨定貨幣的影響,使得美元價值高於交易需求。此一特殊地位帶給美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特權的同時,也造成現在美國國內的經濟問題,所以經濟學家認為,若要治本,必須由此下手。

霸權其實不穩定

自從 1970 年代布列敦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崩潰後,美元與黃金脫鉤,但也更加的中心化了。而隨著 1980 年代後全球化的發展,以及資本市場的開放,大多數政府利用外匯儲備在貨幣潮汐間尋求匯率穩定,全球外匯儲備從 1980 年代的 1 兆美元快速膨脹到今日的 10 兆美元以上。其中美元計價的資產佔了大多數,更使得各國政府擔心美元大幅波動。而且國際貿易往往也以美元計價,全球企業及政府的美元債務也有約 10 兆美元之數。

資料來源:經濟學人

美國聯準會也因此具有龐大的影響力,其動作可以影響全球經濟。儘管各國政府也致力於控制國內貨幣政策不受美元影響,但實際上美元地位仍造就美國有高於其他國家的貨幣特權。美國對海外的投資報酬率明顯高於外資,其資金流動也造就了其貿易赤字,也就是對外流出遠比其國內生產還要多。

貿易赤字對消費者而言是好的,但出口商就難過了,過去二十年的進口成長高於出口,導致了工作職缺成長停滯不前,再加上外國勞工的競爭,失業率開始上升,引起民眾的不滿。且美國的貨幣特權也增加了國內的貧富差距,富人投資報酬越來越高,而窮人的收入越來越少,並造成國內需求下降,經濟成長乏力,這就是川普所面臨的困境。所以歸根究底,這些問題就是由美元長期的特權地位所帶來的。

共同分擔可行否?

解決方案似乎很明顯,就是美元必須尋找其他貨幣來與其共同承擔國際儲備貨幣的地位及特權。目前來看,作為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人民幣似乎是個很好的選項,但其受到政府過於嚴格的控制,若真的尋求對人民幣的依賴,將不免受到威權政府的影響,尤其是不透明的政府制度將很難揣測其意圖及走向,令各國無法放心。不過像歐元也未必是更好的選擇,其潛在的政治風險與歐元債券的稀缺性也是很大問題。

但如果美國想直接放棄美元霸權而不是共同分擔,則將會使世界受到一波衝擊,尤其是美元資產將大幅貶值。當初布列敦森林體系的崩潰就是因為美國透過美元的大幅通貨膨脹,繼而擺脫與黃金的掛勾,若川普也想透過財政擴張意圖如此,將會使美元的貶值轉嫁到全世界,甚至導致世界各國為了貿易競爭力競相提出關稅保護,造成自由貿易體系的瓦解,這都是在歷史上曾經有過的教訓,必須引以為誡。

(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