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收邊境調節稅,瑞銀:台韓恐衝擊最大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2 月 14 日 18:00 | 分類 國際貿易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瑞銀(UBS)表示,美國徵收邊境調節稅可能有損亞洲對美國的出口,其中南韓和台灣受到的負面影響最大,因其高度依賴全球貿易,兩者在全球供應鏈上對美國經濟的部位較高。

瑞銀財富管理南亞太區首席投資總監鄭汪清說,雖然美國徵收邊境調節稅尚未在亞洲引發廣泛討論,但該項稅收可能有損亞洲對美國的出口。如果得以批准,這項根據目的地來開徵的稅項,有可能打擊亞洲的出口、經濟和資本市場。

鄭汪清指出,雖然細節付諸闕如,且關稅的落實(如果得到國會通過)也需要時間,但關於這一話題的新聞報導愈來愈熱可能會干擾地區市場。鑒於美國總統川普在總統競選中強硬而一貫的反全球化言論,再加上提名鷹派人士擔任貿易相關職務,因此不採取任何行動的可能性非常低。

他提醒,共和黨的稅收改革計畫包括對進口商品徵稅,但是企業出口所得收入則免稅。美國進口商所增加的額外稅負,將是稅率乘以進口價格。

簡而言之,依據現行法律,在美國境內生產的商品出口至國外所獲得的收入需要徵稅;但在新法之下,上述收入將免稅。反過來,按現行法律,美國公司的進口商品可抵稅;但在新法之下,將不再可以抵稅。共和黨提議企業稅率應為 20%,因此美國進口商必須提高價格至少 20%,才能維持相同的利潤率。

哪些國家受到的影響最大?鄭汪清分析,雖然理論上來說,出口占 GDP(國內生產毛額)比例較高的國家,受到的影響似乎會高過對出口依賴較小的國家,但實質上出口結構才是最重要的決定因素。例如,差異化程度小、在美國本地隨處可獲得替代品的商品受影響特別大,比如中低階汽車和布蘭特原油。

他更指出,另一方面,由於缺乏替代品而價格彈性較低的商品更經得住漲價,例如歐洲奢侈品和高級跑車。

鄭汪清認為,南韓和台灣受到的負面影響最大,因其高度依賴全球貿易,兩者在全球供應鏈上對美國經濟的部位較高;反觀對中國的影響可能沒那麼大,因為相對於出口總值,中國大陸的出口附加值占比並不算高。

鄭汪清強調,儘管最終產品在中國大陸組裝並出口,但零件投入通常來自於其他國家。如果僅對中國徵收關稅,台灣、馬來西亞和南韓等市場將難免受到牽連,因其出口至中國大陸的商品中約有 50% 轉口至美國。

他提醒,美國稅收改革的日程尚未確定。雖然不太可能在未來 12 個月內生效,但關於該計畫的任何媒體報導,都足以震動亞洲資本市場。

(作者:吳家豪;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