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勞資談判「春鬥」落幕,今年薪資調幅 4 年最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3 月 16 日 21:12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被稱「春鬥」(Shunto) 的日本年度工資協商剛落幕,今年日本大型企業平均只調薪 0.3%,調薪幅度為四年來最低。由於春鬥結果被視為企業信心與消費者支出是否回溫的指標,經濟學家認為今年日本企業薪資調幅恐怕難以提供提振經濟所需的動能。



日本汽車大廠豐田調薪幅度被視為是業界指標,今年每月只加薪 1,300 日圓,或 11 美元,低於去年的 1,500 日圓,不及工會要求的一半,且遠低於 2015 年的 4 千日圓。豐田一名年資中等的技術人員月薪 36 萬日圓,加薪幅度只有 0.36%,只夠買一碗味增肉排蓋飯。

日本研究機構 JRI 首席經濟學家認為,今年的薪資成長狀況離提振經濟成長與通貨膨脹率還很遠,即使日本企業坐擁龐大現金,但仍然不願意加薪,主要原因是擔心經濟前景,貨幣波動,以及川普的貿易政策。

除了豐田之外,三菱電機與 Panasonic 今年也調降薪資漲幅,每月只漲 1 千日圓,低於去年的 1,600 日圓和 2015 年的 3 千日圓。今年整體大型企業平均只調薪 0.3%,為四年來最低。

總薪資成長方面,勞工今年在日本傳統年資制度下薪資成長 2%,但仍低於去年的 2.14%,以及 2015 年的 2.38%。Arab News 訪問一名在長野縣一家精密機械製造商工作的 33 歲勞工表示,他不認為安倍經濟學帶來好處,也不認為日本經濟正在復甦。

這個要求匿名的受訪者有住房貸款要償還,有 2 個孩子要養,他說「我周圍的人也過的很節儉,對許多事情感到焦慮,譬如擔心老年拿不到養老金」。從 2000 年早期開始,日本的基本薪資實際上已凍漲十多年,直到安倍在 2012 年底上任才承諾要重啟垂死的經濟。

安倍希望健康的薪資上漲可推動良性的成長周期,其中消費支出和企業投資上升,反過來可提高利潤和薪資。日本央行也希望看到薪資上漲,讓日本擺脫通貨緊縮泥沼。

面對不斷上升的生活成本和未來的不確定性,日本一般勞工選擇儲蓄而不是消費。報導訪問一名在日本中部工作的 22 歲製錶師表示,現在每個月很難達到收支平衡,蔬菜價格上漲推高生活成本,增加的收入都拿去買食物,而不是消費娛樂。他對媒體表示,「我真誠希望薪資上漲到足以讓我真正感覺到薪水正在上升。」

(首圖來源:FLICKR / Joshua Damasio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