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面臨三元悖論難題!RBA 總裁:資本管制凸顯體虛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5 月 01 日 0:00 | 分類 中國觀察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席納瓦洛(Peter Navarro) 3 月 6 日在全美商業經濟協會(NABE) 發表演說時指出,人民幣的貶值走勢主要是受到中資企業赴歐美收購資產的影響,與打貪導致資金外流較無關聯(英國金融時報) 。



澳洲央行(RBA) 總裁 Philip Lowe 4 月 27 日指出,澳洲部分城市房價受到來自中國的資金影響。Lowe 是從 2016 年 9 月 18 日起展開為期 7 年的總裁任期。他曾於 2000-2002 年間擔任國際清算銀行(BIS) 金融機構與基礎建設部門主管,負責研究低通膨環境下央行所扮演的金融穩定角色。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 曾報導,近年來主要國家房市的上揚,部分是受到外國資金的影響。自 2014 年秋季以來 1.3 兆美元資金已流出中國,部分資金進駐全球最理想城市的住宅物業。根據全美不動產協會(NAR) 的統計,截至 2016 年 3 月為止的 12 個月期間中國投資人買進約 29,000 戶美國住宅,總價值上看 270 億美元,多數集中在西雅圖、舊金山、紐約以及邁阿密。

法國巴黎投資大中華區高級經濟師羅念慈(Chi Lo) 4 月 11 日在霸榮發表專文指出,中國至今仍未全面爆發債務,匯率危機得歸功於資本管制措施發揮功效以及當地的低外債。

Lowe 4 月 27 日指出,短期性的資本管制對中國金融穩定可能會帶來正面效應,降低匯率失序調整的風險。不過,在經過數年的自由化之後實施資本管制,可能會讓投資人聯想到中國政府對當地景氣沒有信心。此外,全面、持續性的資本管制也可能會讓中國當地流動性變得太過寬鬆。

北京管制衝擊到經常帳

2017 年 1 月份中國社會融資(TSF) 規模增量為人民幣 3.7202 兆元,創史上最高規模增量,2 月 TSF 規模增量年增 3,167 億元至 1.1479 兆元,3 月 TSF 規模增量報 2.12 兆元。

截至 2017 年 3 月底為止 TSF 餘額年增 12.5% 至 162.82 兆元,增速遠高於第一季 GDP 成長率(6.9%) 。社會融資規模增量是指一定時期內實體經濟(境內非金融企業和住戶) 從金融體系獲得的資金額。

日經亞洲評論 2 月指出,中國決策者正面臨「三元悖論(impossible trinity) 」難題:無法同時擁有「獨立的貨幣政策」、「資金自由移動」以及「穩定的貨幣」。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的統計數據,截至 2015 年底為止中國民間非金融產業負債佔 GDP 比重已達 200%,超越泰國在亞洲金融危機以及美國在次級房貸危機時期水準,逼近日本 1991 年「失落十年」起始點水位。

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SAFE) 官網 4 月 5 日公布,SAFE 局長潘功勝(兼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 當日主持外商投資企業座談會,出席會議的廠商包括 Sony、BMW、戴姆勒(Daimler) 、殼牌(Shell) 、輝瑞(Pfizer) 、IBM、VISA 等多家外商投資企業。潘功勝表示,建立穩定、良性的外匯市場符合監管部門和市場主體的共同利益,也需要各方共同努力。

南華早報 4 月 6 日報導,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中國區事務副會長 Jacob Parker 上週受訪時表示,北京的資本帳管制已影響到會員廠商的股利支付。他說,會員廠商充分理解資本管制是為了要減輕人民幣的貶值壓力,不幸的是這些限制不僅影響到資本帳交易,同時也衝擊到經常帳交易。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