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報酬大漲薪資凍漲,成收入不平等元兇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5 月 11 日 19:06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最大的工會組織 AFL-CIO 出具的執行長薪酬觀察(Executive Pay Watch)報告指出,去年標普 500 指數企業執行長平均一年可以抱回 1,310 萬美元,是平均勞工的 347 倍,美國勞工平均一年年薪為 37,600 美元,若計算通貨膨脹率,平均薪資停滯 50 年。執行長薪資與勞工薪資漸行漸遠,主要原因是股票報酬大漲推升執行長的整體報酬。



MarketWatch 報導,自 1985 年來華爾街的獎金飆漲 890%,是美國最低薪資成長率的 7 倍,去年華爾街平均獎金上升 1%,達 138,210 美元,相當新台幣將近 420 萬元, 光獎金就是美國家庭年收入中位數的 2 倍多。去年紐約證券業的獎金是全美國超過 1 百萬最低工資工人年收入加總的 1.6 倍。

華爾街獎金快速增加是加深美國種族與性別收入差距的原因之一,因為最低薪資的勞工階級主要由其他種族與女性組成,而金融產業多數是白人男性,美國前五大投資銀行中高階執行長與經理人當中,白人佔 87%,男性佔 84%。

低薪工作大多是女性擔任,美國最低工資中有三分之二是女性,美國最低工資遠低於生活在貧困線以上所需的支出。報告指出,2016 年發放給金融業的獎金,足夠將全美 310 萬餐廳服務生和調酒師, 或 170 萬家庭健康和個人護理助手,或全部 320 萬快餐店員工的時薪提升到 15 美元,過去 30 年美國最低工資上漲 116%,從每小時 3.35 美元上漲到 7.25 美元。

AFL-CIO 總裁 Richard Trumka 表示,今年報告進一步證明企業執行長的貪欲,正在推動美國收入不平等危機。他說,「大公司不斷找方法以他們喜歡的方式來刺激經濟,並以犧牲勞工為代價讓執行長荷包賺飽飽,企業往往把勞工看成是要削減的成本,而不是要投資的資產。執行長們可以賺到數千萬美元,卻仍要摧毀那些努力工作幫企業賺錢的人生活,是很可恥的事。」

(首圖來源:Flickr/Perpetual Tourist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