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老師護士成城市新貧族,MIT 呼籲高科技業該承擔責任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6 月 20 日 13:59 | 分類 人力資源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1980 年代高科技公司在城市郊區立足,英特爾、蘋果在矽谷,微軟在西雅圖近郊,還有許多高科技業在波士頓外圍,以及北卡羅萊納州的三角研究園。但現在情況完全相反,這些高科技新星全都擠入城市,引進龐大資金同時帶來超級富人與不可思議的高物價,使許多必要職業如護士、老師、警察等職業成為城市內的新貧族。



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報導,光是去年一年,舊金山都會區吸引的風險投資資金高達 234 億美元,為全美最高,是矽谷的 3 倍之多;1980 年代紐約沒有風險投資支持的新創公司,但去年也吸金 76 億美元超過矽谷;波士頓與劍橋各吸引 60 億美元,洛杉磯也有 55 億美元。

雖然 Google、蘋果、微軟和 Facebook 仍在郊區深耕,但一半以上的風險資本資助的新創都進入密集的城市街區,亞馬遜的總部在西雅圖市中心,紐約曼哈頓的舊港務局現在是 Google 辦公室。

都市提供多元性、創意能量、文化內涵、街頭生活、擁抱新想法,足以吸引新創人才,都市中的工業和倉庫建築也為員工提供靈活和可重構的工作空間,城市和創業公司是天生一對。多年來,經濟學家、市長和城市人士認為,更多高科技創業公司和風險資本投資將帶動整體經濟成長。

但事實是,高科技發展迎來的是城市主義,即相對較少的城市地區和社區中的少數佔據大部分利益。中產階級社區在這個過程中被挖空,1970 年大約三分之二美國人生活在中產階級社區,今天比率不到 40%。2000 年至 2014 年,229 個美國城市中有 203 個城市的中產階級佔人口比縮水,中產階級佔比最少的地方包括紐約、舊金山、波士頓、洛杉磯、休士頓、華盛頓等高科技雲集的中心。

儘管如此,阻礙高科技發展並沒有意義,這樣做只會切斷創新和經濟發展的巨大來源,畢竟高新技術產業仍然是經濟進步和就業的主要驅動力,可為城市提供急需的稅收以解決和減輕經濟成功帶來的問題。

如果高科技發展帶來問題,但阻止發展又不能解決問題,要怎麼辦?報導指出,高科技公司應該擺脫自身利益,允許更多人,特別是藍領和服務業勞工分享城市發展,畢竟一個城市若沒有護士、緊急醫療技術員、教師、警務人員和其他服務提供商,高科技公司一手創建的城市也不會存在。

報導建議,高科技公司可以與政府合作興建更多住房來降低房價,並為服務業和藍領工人投資開發更負擔得起的房屋。此外,他們可以投資開發更多更好的公共交通工具,將外圍地區連接到蓬勃發展的城市中心,以及科技公司聚落,並在這些站點和周圍刺激和產生更密集的房地產和商業發展。

第三,高科技公司可以鼓吹商界和政府,把現在佔全國勞動人口 45% 以上的低薪工作者升級到更高薪、從事家庭支持的工作。最後是提高薪資,如果將最低工資設定為現行當地工資中位數的 50%,那麼聖荷西和華盛頓特區的最低工資為每小時 15 美元,舊金山大約 14 美元,波士頓、紐約和西雅圖約 13 美元,拉斯維加斯、新奧爾良、奧蘭多和聖安東尼奧等較便宜的地區約為 9.5 美元。

1980 年代領先製造業與供應商緊密合作,提升製造業就業機會與藍領員工薪水,讓勞工投入團隊合作與生產,最終提高生產率與效率,而提升服務業勞工薪資也會達到同樣效果。美國科技產業雖然具有創新的能量與實力,但卻為城市帶來許多挑戰,隨著城市居大不易,現在正是投入巨大資源、人才和技術幫助城市解決危機的時候了。

(首圖來源:Flickr/Robert Couse-Baker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