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實質薪資降、家庭債務升,經濟警訊央行也難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6 月 27 日 13:15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每個國家除了逃不出世界經濟的魔掌之外,也都有各自內部的問題要解決。澳洲今年第一季實質薪資下滑,擁有已開發國家最高的債務佔 GDP 比,僅次於瑞士之後,儲蓄水平在 5 年內已經減少一半以上,現在又面臨生活成本上漲等多重困境。

彭博(Bloomberg)分析指出,消費佔澳洲 GDP 的一半以上,任何長期的支出疲軟都會對經濟成長造成壓力。對於債務膨脹,中央銀行警告,沈重負債加上收入下滑,可能導致支出大幅減少。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ely)分析師觀察到,現在澳洲消費者已經開始傾向購買低價品,連購買私人健康保險的意願都下滑,消費放緩跡象已經很明顯。國際清算銀行數據顯示,澳洲家庭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比在 4 年間上升近 15%,去年已達 123.1%。中央銀行年度報告稱,長期以來家庭債務超過 GDP 成長是經濟壓力的強勁預警信號。

據國際清算銀行(BIS)統計,雖然家庭債務上漲推動短期消費,但債務與 GDP 的比率上升 1%,長期而言會使經濟成長率下滑 0.1%。報導認為,澳洲問題的核心是利率太低,讓消費者借大筆金錢湧進雪梨與墨爾本的房地產市場,當地房地產價格自 2009 年來飆漲翻倍。

現在許多貸款人出現還款危機,澳洲儲備銀行(RBA)表示,約三分之一的抵押持有人沒有任何緩衝或不足以支付 1 個月的還款額,特別是新貸款人與低收入家庭,近四分之一的借款人只在還利息。這促使銀行監管機構採取措施制止風險較高的抵押貸款和加強貸款標準。過去澳洲人能以薪資上漲和消費者價格上漲來負擔債務,但這一次不同的是巨額債務已經吃不消。

報導指出,許多已開發國家都面臨薪資停滯問題,包括德國、英國、日本、美國,這些國家都已接近充分就業,更加劇問題的複雜度。

在澳洲原本從事礦業等高薪工作的工人,現在已經轉去做薪水不佳的工作,如醫療保健、住宿和食物、專業服務和運輸工作,這些工作上半年出現就業強勁成長,但一般工資都低於平均水平。同時,花旗表示,經濟下滑影響的是收入較高的工作,譬如每週薪資最高的行業如採礦業、公用事業和金融業,這些產業上半年都出現縮編。

澳洲也面臨分配問題,收入佔國內生產總值比重下降到歷史最低點,包括薪水與養老金在內的薪酬總額在第一季下降到佔生產總值的 46.2%,低於 1959 年的歷史最低紀錄 46.4%。

迫切問題逼得澳洲央行行長敦促澳洲工人主動要求加薪,這是央行行長空前的舉動。不過,澳洲消費支出仍然接近 10 年的平均水平,5 月汽車銷量達到歷史最高紀錄,但是長期來看趨勢不會維持多久。

澳洲央行刪減利率的一部分是為了刺激住宅建設,為投資熱潮結束後的採礦工作者提供軟著陸的機會,但是,摩根士丹利分析師表示,家庭房屋需求已達高峰,建築業的就業前景不佳。

澳洲央行想做的最後一件事是把現金利率低於目前的 1.5%,並引發新一輪的借貸和房價上漲,央行更希望政府進行廣泛的基礎設施刺激計劃,同時也為離開住宅建築產業的工人提供工作選項。

但分析師認為,如果清楚明白消費者縮減支出是因為收入緊縮和信貸環境緊縮,進而導致對工作感到不安的話,那麼澳洲央行必須考慮削減利率。但是如果消費者不花錢是因為對未來感到失望,那麼央行動作就應該暫緩。

(首圖來源:Flickr/Kristina D.C. Hoeppner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