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工作機會創新高,但就業問題其實在低薪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8 月 09 日 11:36 | 分類 人力資源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雖然近年來聯準會一直以就業市場火熱為由,使利率能正常化,結束貨幣寬鬆,但事實上美國經濟可能跟數學模型有了分歧。而這樣的現象,不僅是在美國,台灣恐怕也是如此。



根據美國勞工局在 8 日的報告顯示,6 月有近 620 萬工作職缺,不僅超過 5 月的 570 萬,更高於去年同期的 597 萬,創下歷史新高。在建築、運輸、商業等各部門都擁有相當多的工作機會,尤其是醫療保健與社會援助的職缺一舉突破 114 萬,餐飲服務業近期的工作機會也沒有低於 70 萬過。而這些數據自 2000 年以來從未有過,僅 4.3% 的失業率堪稱奇蹟。就如同聯準會一直強調的美國就業市場相當熱絡,經濟正穩健復甦。

雖然零售業正不斷裁員,但能源技術行業的興起,也吸收了不少人力,整體而言,報告仍然是喜大於憂。可是實際上,失業人口仍有 700 多萬,原本應該是一個蘿蔔一個坑,但經濟原本就不是如此簡單。現在的美國就業市場問題有兩個,一個是老闆不斷抱怨找不到合適的工人,儘管職缺越來越多。另一個問題更嚴重,儘管找不到人,但薪水卻沒有顯著成長。聯準會主席葉倫也正為此頭痛不已。

從部分老闆或執行長的觀點來看,美國就業市場已經沒有好工人了。以前 NFIB 小型企業調查顯示,老闆不斷抱怨程式技術員根本不夠,而且一年比一年嚴重。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許多企業已開始引進機器人技術,因為實在找不到人,而且川普還打算將合法移民數量減半。但儘管勞動市場已如此緊張,員工薪資成長卻非常緩慢。

經濟政策智庫研究員 Elise Gould 表示,企業若不支付更高的薪水,卻只是在抱怨員工不夠敬業忠誠,將會陷入惡性循環。她強調,更多摩擦原因在於企業的用人歧視,例如種族、性別及年齡差異,川普雖然致力於增加就業機會,但市場真正的問題恐怕不在於此。

而《彭博社》也有社論認為,其中一個原因在戰後嬰兒潮退休,如果公司有一大筆退休金需要支付,就不太可能再給年輕工人更高的薪水。還有勞動生產力的成長也開始趨緩,這也導致了雇主不太可能給付更高的薪水。雖然不能用全球化來解釋所有問題,但來自中國等其他國家的低薪勞工性價比的確更高,尤其是近年工會力量減少,使美國勞工的議價能力更低。

台灣財政部也在 8 日發表《由財稅大數據探討台灣近年薪資樣貌》報告指出,目前有近四分之一勞工屬於低薪一族,且多是青年。雖然調查顯示,近年來基本工資逐年調高與景氣回溫影響,低薪占比自100 年 26.4% 漸降至 104 年 25.2%,但人數仍有 130 萬人左右,且多來自非上市櫃公司與 40 歲以下年齡層,尤以美容美髮、餐飲業等服務業最嚴重,其低薪比例達 5 成以上。

報告指出,只有公用、官股等事業,其薪資分布型態屬普遍高薪,而極端高薪者,有 7 成集中在電子與金融產業,如半導體、電腦製造、銀行、券商與保險等,薪資差異可達 12.6 倍。

(Source:財政部)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