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自行車大廠告白:川普保護主義不會讓製造業工作回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8 月 28 日 14:30 | 分類 國際貿易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總統川普正大力推動製造業回流,而自行車業似乎是一個很好的目標。目前每年美國市場銷售 1,800 萬輛自行車,幾乎全數來自台廠或中國工廠;而在歐洲,狀況則大有不同,每年歐洲銷售 2,000 萬輛自行車,其中約有半數在歐洲組裝製造,工廠遍及葡萄牙到羅馬尼亞的歐洲大陸,提供 4.5 萬個直接就業機會。

川普認為只要學習歐洲,對廉價進口產品課以高關稅,就能讓製造業工作回流,但真如川普所想的這麼簡單?美國自行車製造商肯特國際(Kent International)可不這麼認為。肯特可說是響應川普政策最配合的企業之一,3 年前在南卡羅來納州建立面積 20 萬平方英呎的新工廠,每年可組裝 35 萬輛自行車,雇用 130 名員工,這座新工廠也讓肯特成為美國最大自行車製造商。但是,肯特卻看衰川普的保護主義。

原因很簡單:來得太遲了。既然遲到,就乾脆不到,否則將造成更大的傷害。

肯特國際由康勒(Kamler)家族經營,已經延續三代,最初家族企業是中間通路商,從製造廠端進貨賣給通路店面。1970 年代,美國國內每年製造超過 1,500 萬輛自行車,史溫自行車公司(Schwinn Bicycles)的芝加哥工廠年產能高達 100 萬輛,當時可說是美國的自行車製造大爆發年代,產業界回憶當時幾乎每座腳踏車廠都是產能全滿,甚至超載運作。

史溫自行車公司在 1950~1960 年代積極推動進口懲罰性關稅,但到了 1971 年立場 180 度轉變,在之後 30 年內都反對貿易壁壘。這是因為史溫自行車公司政策改變,發現海外生產可大大降低成本,因此大舉出走,這樣一來,自然不能有貿易壁壘,否則就是砸自己的腳。

肯特國際在 1979 年時開始跨足製造,於紐澤西州建立一座自行車工廠,但很快發現無力與中國的超低價產品競爭。1991 年肯特國際不得不關閉工廠,改銷售進口產品,然而並非製造才能養活員工,身為通路仍然相當賺錢,肯特 2016 年營收 2.15 億美元,2017 年預計將達 2.3 億美元,都來自向中國進口,2017 年預計將進口 260 萬輛自行車。

在歐洲,中國廉價競爭威脅興起前,每年製造約 1,200 萬輛自行車,當中國製造興起,歐洲製造商立即控訴不公平競爭,指出中國廠商以低於生產成本的價格傾銷,完全靠政府補貼營運,中國政府提供無成本資金、土地,甚至不收電費,歐洲廠商視為傾銷。於是 1991 年歐盟介入調查,發現中國傾銷的確對歐洲廠商有相當負面影響,1993 年起歐盟對中國自行車課以 30.6% 反傾銷稅,之後一路增加到 48.5%。

在美國,狀況則相反,通路商希望有廉價產品吸引消費者,不斷阻止製造商推動反傾銷稅,於是到 1998 年,美國市售自行車有 87% 是進口產品,到 2000 年更增加到 98%,美國已經幾無自行車生產。如今在歐洲零售,亞洲製造的低階自行車售價大約 90 歐元(3,233 新台幣),只比歐洲製造的自行車便宜一些些,美國市場的中國貨則售價 80 美元(2,408 新台幣),歐洲價格比美國貴上三分之一。

但若現在美國「亡羊補牢」開始課徵反傾銷稅那將如何?肯特國際執行長阿諾‧康勒(Arnold Kamler)表示,那反而會讓肯特國際的美國廠關門大吉。因為長年下來,美國自行車供應鏈已大體消失,剩下的都是專精於高階產品的高價廠商,肯特國際美國廠使用的 40 種零組件全數進口自亞洲,因為美國已不再生產低階廉價自行車零組件。肯特有試圖尋求美國供應商,但開出的價格,即使美國本地供應商不需支出跨海運輸的物流與倉儲成本,都還比進口貨貴。

美國面臨嚴重勞力短缺

現階段,貿易壁壘只會妨礙美國工廠回流,而長期來說,則不需要擔心國外競爭。康勒認為,3 年內,自動化技術的發展就會讓美國製造的產品與中國一樣便宜,屆時廠商自然回流。

在歐洲,由於保留了供應鏈,所以還能保持歐洲生產,不過,這不表示歐洲工人就能保有工作。歐洲廠商一樣積極衝刺自動化腳步,三角自行車設備(Triangle’s Cycling Equipments)於葡萄牙第二大城波爾圖設立全球第一座全自動化鋁合金自行車車架廠,耗資 2,500 萬歐元,佔地 20 萬平方英呎,於 2016 年 11 月開工,年產能達 10 萬具車架,雇用 120 人,工廠內部是成排德國製工業機器人,可 1 分鐘完成一具車架,比人類工人快上數倍,且生產彈性更高。該廠可在接到訂單後,幾天內就以與亞洲供應商同樣的價格出貨到歐洲各地,相較之下,亞洲供應商接單後要 4 個月才能交貨。

對西班牙自行車大廠 Orbea S. Coop、德國廠 Riese & Müller 以及荷蘭品牌 Pon.Bike 來說,快速交貨相當重要,因為品牌需因應流行隨時改動設計,為了快速交貨,工廠需就近尋求設在歐洲的廠房,是相當合乎邏輯的選擇。然而這樣的本土製造,雇用的並不會是低技術勞力工人。

美國舊金山聯邦儲備銀行總裁約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也表示,川普計劃限制外來勞工,想藉此推升本土勞工就業的想法只會落空,因為若發生勞力短缺,企業只會更加衝刺科技與機械(提升自動化程度)。

事實上,美國目前就已經面臨嚴重勞力短缺,例如農業部分,加州農工薪資水準為時薪 12~14 美元,已經高於當前加州最低薪資時薪 10 美元,卻仍然沒有美國勞工願意擔任,因此得仰賴大量非法入境的地下外勞,即使如此仍然不足,加州已經連續 5 年農勞短缺。2016 年,加州中央海岸區因為農勞短缺而未能採收作物造成的損失高達 1,300 萬美元。即使如此,也無法進一步推升農業勞動薪資上漲,除非農作物價格上漲,而食物價格上漲將抵消薪資成長。

英國摺疊腳踏車廠布朗普頓(Brompton Bicycle)表示,川普把製造業想得太簡單,製造業要透過整體產業基礎,以創造製造專業知識、培養工程師,製造業身為一個產業環節,是長期的事,而政治只想短線炒作,是行不通的。

肯特國際之所以大膽投資 1,000 萬美元建立南卡羅來納廠,是有客戶政策的誘因。沃爾瑪(Wal-Mart)提出美國製造的行銷方案,宣傳將在 2023 年增加採購 2.5 億美元的美國製造產品,因此向肯特國際美國廠採購,2016 年採購 22 萬輛,2017 年將採購 28 萬輛。但肯特國際並不想只靠愛國主義炒作,肯特不期待依賴消費者只因美國製造就願意多付些錢,事實上,肯特美國廠目前也仍然虧損營運。

肯特之後會大力投資自動化、增雇員工,預計將衝刺年產能達 100 萬輛,並壓低成本到可與進口產品競爭,搶食進口貨市場。美國製造終會復興,但不是來自固陋的保護主義,而是自動化與本身競爭力的提升,但在過程中,增加的將是高技術專業勞工,傳統勞力密集工作無論如何都一定會消失,無可保護,也沒有保護的價值。

(首圖來源:Flickr/Dmitry Sandalov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