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廢貨幣 8 年繼續崩潰,辛巴威美元大短缺陷危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10 月 18 日 8:31 | 分類 國際金融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辛巴威 2009 年貨幣崩潰,超大面額紙幣淪為國際笑談及收藏家精品,最後只好宣布全面廢除貨幣,改採「美元化」貨幣政策。然而即使如此,仍然救不了辛巴威的經濟,在基本經濟結構受到政府政策嚴重扭曲下,美元年年流失,至今已經嚴重短缺,造成整個辛巴威經濟體有窒息休克危機。

辛巴威國內生產力嚴重不足,出口不振,但超商民生用品有 60% 都仰賴進口,穆加比的獨裁大政府體系又從經濟體中不斷抽血餵養自己,因此無生產力的人卻能一直消費,這是美元必定流失的致命傷。過去穆加比政府濫印鈔票發給獨裁政府與攀附其上的體系,導致辛巴威幣超級貶值到一文不值。廢除辛巴威幣後,問題沒有解決,辛巴威只是改成因為外匯流失而動彈不得。

當辛巴威政府無法取得足夠的美元發給薪資或支應其他支出,又重新打起濫印鈔票的老路,2016 年底發行宣稱與美元等值的債券鈔,辛巴威人暱稱為「債美元」(bollars)。很顯然,國外絕不會接受,小商店雖然勉強接受,但若以債美元購物,要收加價 30%~40%,2017 年 9 月底加價更提高到 50%。人民不只對債美元沒有信心,對存在銀行帳戶的數位化美元帳戶,暱稱為「辛美元」(zollar),也一樣毫無信心,害怕辛巴威央行沒有美元或黃金儲備就憑空竄改創造辛美元。

在這種憂慮下,美元現鈔最受歡迎,尤其大額 100 美元鈔,比起存在銀行提不出來的美元轉帳匯款,用美元現鈔支付可享受 10%~20% 優惠。隨著人民對央行信心降低,價差幅度提高,2017 年 9 月底,辛巴威央行以大筆債美元向一家小型礦業公司購買黃金,以提升黃金儲備,但當這一大筆債美元流入市面,23 日,街頭解讀為辛巴威央行也已用罄美元,不得不用債美元在黑市收購美元,才會流出如此多債美元。消息一出,辛美元跟著暴跌,100 美元現鈔一度可兌換 185 辛美元,之後降回 160,10 月初再降回 145。

美元現鈔幾乎很少出現,辛巴威中央銀行管制每天每帳戶只能提取 50 美元,但銀行自己的限制更嚴苛,只能提取 20 美元,銀行也不再補充 ATM 的美元,要提款只能到銀行臨櫃領取,提款民眾大排長龍,繞了銀行一圈又一圈,而分行的美元,1 小時之內就會提取一空。市面的美元現鈔正大量消失,在辛巴威連鎖超商 Spar Zimbabwe,每天營業的現金流在 2016 年時還有 60% 是美元現鈔,2017 年大降到僅剩 2%,估計辛巴威本來於 2009 年美元化時市面有 6 億美元流通,如今只剩下半數的 3 億美元。

辛巴威政府意圖透過高壓手段來維繫貨幣權威,派出大量警察取締黑市交易,並把黑市交易的刑責提高到 10 年,但是殺頭的生意有人做,黑市仍然繼續運作。另一方面,辛巴威人也急著將辛美元轉換為任何可以保值的商品,從汽車到房地產,甚至買股票也好,以免到頭來辛美元慘遭歸零,這使辛巴威股市於 2017 年 9 月在經濟危機下竟然逆勢上漲 77%。

美元極度短缺下,進口商無法進口商品,使物價又開始蠢蠢欲動,進口商品價格上漲 6 成,且還在加速,200 公克雀巢即溶咖啡包 2017 年 9 月要價 9 美元,10 月已經漲價到 14 美元;南非進口的食用油、麥片、奶油一週內暴漲 30%。許多企業因為欠缺美元,想到改以實物支付薪資,一開始「以物易物」似乎是個好主意,但是很快企業就發現,由於美元短缺帶來的高度通貨膨脹,手上的現金連買食物都不夠,或是根本買不到食物;由於無法進口取得物資,結果連「以物易物」也行不通。

保護主義+敵對外資讓辛巴威經濟雪上加霜

辛巴威也無法透過外國直接投資來取得急需的外匯,這一切都要「歸功」於穆加比盲目愚昧的保護主義。2008 年時,穆加比制定本土化政策,規定所有投資辛巴威的外資公司,規模 50 萬美元以上者,都必須轉讓 51% 股權給辛巴威本國人,在這種自認為保護國家,實際上只是一廂情願荒唐可笑的制度下,外資對辛巴威投資意願低落。2016 年辛巴威財政部長對此自殺式的愚昧法令與本土化部長掀起大辯論,穆加比被迫澄清本土化政策,但至今卻尚未修法。

2008 年也標誌著辛巴威的另一個重大衰敗。辛科鋼鐵(ZiscoSteel)因財務困難倒閉,從此辛巴威必須進口鋼鐵,使每年對南非等國產生數百萬美元貿易逆差,並損失 3,500 人的就業機會。辛科鋼鐵倒閉之前,2006 年政府曾嘗試將辛科鋼鐵出售給印度全球鋼鐵控股公司(Global Steel Holdings)失敗,2008 年倒閉後,2011 年又嘗試出售給印度愛薩鋼鐵(Essar Steel)。因政府一切都想插手,各部門又內部互鬥,使愛薩集團一走了之;2017 年 8 月,辛巴威宣布出售辛科鋼鐵給中國富力地產,卻又是空穴來風。

辛巴威的直接外資投資在環境惡化下,每年持續衰退,2014 年尚有 5.45 億美元,2015 年衰退到 4.21 億美元,2016 年再降至 3.19 億美元。辛巴威每年核准 10 億美元規模外資投資,但在政府敵對外資的氣氛下,實際實現的投資額遠少於核准額。辛巴威極度短缺美元的情況下,外資投資每年還縮減 1 億美元,不啻是雪上加霜。

美元短缺造成的嚴重通貨緊縮使許多辛巴威國內企業不支倒地,2011~2014 年共有 4,610 家辛巴威企業倒閉,減少 55,543 個就業機會。如今辛巴威政府不得不改變鄙陋的反商與保護主義,希望改革,改善投資環境,降低經商困難程度,更想規劃自由經濟區,但政策不穩定讓所有政策的吸引效果都大打折扣。

辛巴威政府如今負債 75%,積欠非洲發展銀行 6.42 億美元、世界銀行 14 億美元、歐洲投資銀行 2.94 億美元。由於積欠貸款未償,已無法再向國際組織取得新貸款,2016 年政府預算赤字 14 億美元,2017 年預期政府收入不到 35 億美元,開支卻高達 60 億美元,也就是赤字將大幅擴大到 25 億美元;即時總額清算(Real-Time Gross Settlement,RTGS)應儲備 40%~50% 現鈔,也僅有 25%。一切都正在崩潰。

美元化無法解決辛巴威的經濟問題,於是又有學者提出接受最大貿易夥伴鄰國南非的南非幣為官方貨幣。事實上,接不接納哪國貨幣已不是重點,而是辛巴威政府若繼續以政府本身與其攀附的體系為重,不斷想吸取國家資源挹注到這些無生產力部門,扼殺有生產力部門的資源,國家一定會陷入危機,不管使用哪種貨幣為交易媒介,本身沒有生產力與外國交易,就是沒辦法換得外國商品。

辛巴威體系無效的最明顯例子就是國營事業。在大政府主義下,政府官營事業竟然佔 GDP 14%,商業國營企業也佔 7.5%,這些國營事業多年來成為貪污腐敗、安插人事、管理不當的溫床,更肩負眾多政治上的錯誤決策,年年虧損,許多都已瀕臨破產,需要全盤改革,但穆加比卻視而不見。

總統任期 vs. 國家壽命?

由於情勢嚴峻,穆加比 2017 年 10 月初內閣改組,卻是換掉與國際貨幣組織(IMF)和世界銀行較有共識的財政部長,因為財政部長忠言逆耳,難以期待這樣的內閣改組有何效果。

受害最慘的當然還是人民。民以食為天,辛巴威因貨幣不足面臨嚴重的肥料短缺,辛巴威央行宣布與非洲進出口銀行取得 1.56 億美元融資,以購買肥料等重要原物料,其中 5,600 萬美元用於肥料,辛巴威肥料廠表示將進口原物料自製肥料,然而即使如此要供應 2018 年夏季種植的 40 萬噸肥料需求,進口肥料原料的外匯總計需 1.2 億美元,還短缺 6,000 多萬美元,目前全國庫存僅有 10 萬噸,加上通路的 10 萬噸。肥料問題近年來已造成辛巴威農產大減,又是造成進口需求的元兇之一。

幾家歡樂幾家愁,在辛巴威一切都瀕臨瓦解時,還是有人可發國難財,金礦企業是其中之一。由於辛巴威急需黃金來換外匯,金礦成為辛巴威最優先的產業,加拿大喀里多尼亞礦業可說苦盡甘來,先前受到本土化政策,所開發的毯金礦區(Blanket gold mine)51% 股權由辛巴威本地持股,喀里多尼亞礦業只能持股 49%,2009 年時還一度關閉,重新開採後,辛巴威電力不穩又讓開採遇上麻煩,喀里多尼亞礦業只得再投資 40 萬美元購買穩定電壓裝置,但如今達到最高產量,2017 年第三季產出 14,389 盎司,每年為辛巴威經濟帶來約 7,000 萬美元外匯,成為辛巴威政府全力支持配合的重要金脈。

啤酒業也發了點國難財,在萬物俱缺,經濟崩潰的灰暗日子,老百姓反而更借酒澆愁。安布英博集團(AB InBev)旗下的三角洲公司(Delta Corporation)2017 年上半年窖藏啤酒(lager beer)銷售量提升 11%,銷售金額則提升 2%。三角洲是辛巴威最大酒廠,同時是最大無酒精飲料廠,如今成為辛巴威股市市值最高的一檔股票。但是這樣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還能過多久?

長期獨裁並祭出諸多反商政策惡整經濟的穆加比,如今已 93 歲高齡,近年病痛越來越多。前次修憲後規定總統限任 2 屆但不溯及既往,因此依憲法他可擔任總統至 99 歲。辛巴威的未來就看是穆加比的生命先到終點,還是穆加比的總統任期先到終點,又或是,整個辛巴威先走到終點。

(首圖為辛巴威債美元,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