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年堅守「一畝地」的清教徒總裁彭淮南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12 月 24 日 0:31 | 分類 名人談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不管誰當家,他就是守住他的一畝三分地,」立法委員賴士葆,如此形容央行總裁彭淮南。



古代皇帝為展現其對農業的重視,在京城附近劃地親耕,面積一畝三分,後世用此形容自己的勢力範圍。彭淮南的「一畝三分地」,就是央行。

到 2018 年 2 月 25 日退休,他當了 20 年央行總裁,歷任 4 位總統、14 個行政院長。其間,不斷有更上一層樓的機會,而他的答覆,永遠都是那句:「這是我最後一個工作(指央行總裁)」。

「可以禁得起權力的誘惑,堅守他的專業,不容易,」賴士葆說,前總統陳水扁、馬英九都曾找他擔任行政院長,央行隸屬行政院,當行政院長,是「高升」,他不要;總統蔡英文曾邀他擔任副總統,他也不要。

雖然沒更上層樓,但是,不少關鍵時刻,他都主導行政院決策。例如,2008 年冰島爆發金融危機,引起台灣民眾恐慌,大家紛紛把存款轉到公股銀行,某家民營銀行的存款大量流失,瀕臨擠兌邊緣,國內金融風暴一觸即發。

當時的行政院長劉兆玄找財經內閣討論因應方案,彭淮南堅持存款保險要提高到「無上限」,即萬一民眾存款因銀行出問題無法提款,政府全賠,此方案有內閣官員反對,怕政府損失也是「無上限」,但彭淮南堅持,「他就是挺在那裡」,與會人士說,悄悄的把 3 天後的風暴,化於無形。

他抵擋的,不只權力的誘惑,金錢的誘惑也是。

他手上有 4,500 億美元外匯存底,換算成新台幣,是 13 兆 5 千億元,約相當於台灣國內生產毛額(GDP)的  8 成,是「台灣最有錢的男人」,這些錢可以在外匯市場呼風喚雨,也可以是彈指間內線消息的來源,想要跟他攀關係的財團人士,大有人在,但他刻意保持距離。例如,他剛當央行總裁時,就有鄰居看到,經常有人拿禮物去拜訪他,又拿著禮物離開,更曾有財團老闆送畫給他,他當天立刻送還。

他與政治、財團沾不上邊
最愛工作,過年照樣上班為國賺錢

他在公家衙門長達數十年,為何能不沾染政治、財團,拒絕誘惑?因為,他像「清教徒」般,過著簡約、樸實的生活。

16 世紀宗教改革,那年英國第一個清教徒丁道爾(William Tyndale)把新約聖經翻譯成英文,開始出現清教徒運動,所謂「清教徒」,即是完全按照聖經的原則,過聖潔的生活。

清教徒的特質,在彭淮南身上,就是簡約與律己。

翻開 2016 年的財產申報書,彭淮南只有短短 3 頁。他和另一半賴洋珠的財產,只有位於麗水街住了 35 年、40 多坪老公寓及 900 多萬元存款,還有他擔任中國商銀董事長期間,用黃金存摺買下的黃金,市價 1 萬多元。

除了工作,就是讀書。1 年 365 天,扣掉出國開會,幾乎天天進辦公室,包括農曆年假,數十年如一日。

「他很認真。」央行前總裁梁國樹另一半、現任遠東商銀董事長侯金英曾說,而且,「他喜歡幫國家賺錢,賺到錢,就會很開心,」她說,因為,國際金融市場農曆年不放假,這段時間如果有行情,外匯存底操作一下,就可以幫國家賺錢。

他律己,對同仁也要求嚴格,甚至要求同仁辦公桌整齊清潔。有一次他發現某名同仁的月曆還是上個月的那頁,他立刻訓斥一番,認為連日子都搞不清楚,事情怎麼能做好。

他早餐時間也要精簡
喝玉米濃湯加冰塊,只為加快用餐

而他的生活,用一般人標準來看,可說「相當無聊」, 毫無生活品質可言。

例如,他聽到央行前副總裁、現任台北外匯發展基金會董事長周阿定赴國外旅遊,一般人會好奇詢問行程、是否好玩等;但他卻打開 YouTube 看看當地影片,他欣賞完的結論是:「幹嘛花那麼多時間去那裡,跑那麼遠,我這樣還看得比他多。」

他不喜歡浪費時間,會花很多時間的高爾夫球,他不喜歡,要搭飛機才能看到的風景,他沒興趣。他習慣的運動是,每天在大安森林公園健走 1 小時,除非雨下太大,否則他一定出門。

要花時間欣賞的歌劇,他更不耐煩。有一次他和親友到德國,一起去劇院看歌劇,看 5 小時才結束,他直呼:「怎麼這麼久!」侯金英曾邀請他看太陽馬戲團,他回答說:「這是什麼?我不去。」侯金英說:「你太太答應了喔!」他竟說:「喔,那妳帶她去好了。」

甚至,連吃也很簡單,擔任央行外匯局長前,他早上固定到附近早餐店用餐,內容就是一碗玉米濃湯、一個三明治;他怕玉米濃湯太燙,會花太多時間,於是請老闆在湯裡加一塊冰塊,早餐店老闆戲稱這是「彭淮南特餐」。

出身基層,沒家世背景,他為什麼能獲得 4 位總統信任?

答案是:勤勞與專業。

他靠「報告力」取信總統們
建言不分藍綠,並體貼標示重點

他的座右銘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這句出自孔子的名言,意思是人要像天一樣運行不止,努力不懈。

他是工友之子,父親是新竹州廳(新竹縣政府前身)工友,新竹高商畢業後,半工半讀考上中興大學(台北大學前身)經濟系,第一個工作是台銀新竹分行辦事員,後調台銀總行國外部,在台銀結識了太太賴洋珠。沒有富爸爸,他自食其力,30 歲左右才赴美留學。

32 歲他取得碩士返國,在東吳大學教授潘志奇推薦下,進入央行,擔任經研處研究員,在經研處長達 18 年,參與編寫金融統計月報,常寫報告解讀國際經濟局勢,這習慣,即使當上央行總裁,也是如此。

摩羯座、A 型、生肖屬虎的他,形容自己「個性積極」。「我隨時準備上車,」他曾告訴同仁,要升官,就要自己準備好。他認真努力,每次只要有出缺,主管都會想到他。

「報告力」,是他和藍綠總統都維持好關係的橋樑。每份報告,他都會自己下結論,他深知經濟報告枯燥無味,學法律、念政治的總統讀起來,一定很頭大,因此,他會很貼心把重要結論,用螢光筆畫起來、貼上便利貼,方便閱讀。

「他和歷任總統,都保持遙遠而密切的關係,」一位財經學者觀察,他婉拒入閣、切斷藍綠色彩,和政治保持「遙遠」關係,但不管誰當家,他都積極提出建言,用理論、數據、實證經驗說服。

不僅報告功力強,他在匯市也立下不少戰功,被外資封為「殺手」。

他痛恨國際投機客。2008 年,某家外資,在總統大選前以投資台股為名,炒匯為實,大舉匯入資金,讓外資持有新台幣現金高達近 4 千億元,他一怒之下,連下 3 道令符:發動金檢查緝炒匯、邀 8 家外資保管銀行,到央行「喝咖啡」,下了「不買股票的外資請離開」的通牒,甚至,縮限外資持有固定收益的比重。

後來,外資棄械投降,近 4 千億的現金部位撤離大半,當年最精彩的炒匯遊戲結束,他贏了。

從外匯局長開始,他對外匯市場就「從頭管到腳」,讓外資恨得牙癢癢。但曾經擔任外銀總經理、現任富邦銀行獨立董事經天瑞,卻形容他「是非分明」。有一次他被請去央行,因為有一筆帳出錯,彭把主管找來,當面討論,最後發現是央行規定有問題,彭告訴他:「你可以回去了,跟你沒有關係。」

退休後準備做什麼?
延續研究熱情,「我會整理資料」

這樣鐵漢般的性格,只有談到孫子,才顯現出柔情的一面。

「談起兩個孫子,總裁就變溫柔了。」央行主管說。彭的次子有兩個兒子,他上衣口袋裡經常放著兩張孫子的照片,一張是兩個孫子合照,一張是彭抱著剛出生的老大。當孫子上學、課後活動變多,忙著踢足球,「跟他們見面,還要預約排隊呢!」他笑著說。

這位清教徒般的總裁,退休後要做什麼?他說:「我會整理資料。」言下之意是,他會重操「經濟研究員」舊業,繼續讀書、寫報告。雖然明年 2 月後,大家看不到他發出像研究報告般十幾頁央行新聞稿,或許大家還是會看到他的研究報告,對台灣的關心,不因卸任而停止。

(作者:賴寧寧;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商業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