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大城市病」,上海設 2,500 萬人口上限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12 月 31 日 0:00 | 分類 中國觀察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為了防止「大城市病」出現,身為中國金融中心和港口城市的上海設下了常住人口限制,2035 年前不可超過 2,500 萬人。然而這個限制不免讓人聯想到同為大城市的北京,還有北京今年 11 月清除「低端人口」的行動。

12 月 25 日晚間,中國國務院在網站公布了當局對上海市的城市總體規畫。這份名為「上海市城市總體規畫(2017~2035 年)」的文件明確寫到,上海市要牢牢守住「4 條安全底線」,也就是人口規模、建設用地、生態環境以及城市安全,藉此「嚴控城市規模,防止大城市病」。

2035 年  人口上限 2,500 萬

在人口規模方面,當局明確訂出了上海在 2035 年的人口上限──2,500 萬人。然而,根據上海人口數據分析的資料,截至 2016 年底,上海常住人口已達 2,419 萬人,這也代表上海市只剩 81 萬常住人口的增長空間。

目標可以達到  其他城市會加入

北京大學城市規畫教授董黎明說:「 2035 年將上海市人口控制在 2,500 萬人的這個目標可以達到,北京已經開始人口管制,而這只是剛開始而已,再過不久諸如廣州和深圳等大城市都會加入。」

▲ 要怎麼疏導市中心爆炸的人口,是中國一線大城市的目標。其中,發展城市群轉移非核心產業就是一個方法。(Source:Flickr/Matthias Ripp CC BY 2.0)

以上海為中心  發展城市群

然而,上海市當局準備怎麼做呢?

京津冀城市群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張貴提到:「達到人口管制目標的最終辦法,就是發展以上海市為中心的城市群,讓蘇州和無錫等鄰近城市一起來分攤人口。」

帶動長江三角洲一帶

上海社科院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張兆安在接受《上海證券報》的訪問時提到,上海大都市圈的出現代表長江三角洲一帶的聯動發展又來到了新的一頁。上海身為這個區域的中心,能為長江三角洲城市提供金融、貿易、航運、科技等服務平台。

此外,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在接受《聯合早報》訪問時說,城市群能把部分非核心的產業,從上海這樣的核心城市疏導到周邊城市,同時把更多需求引導到周邊。

▲ 遇到上下班的尖峰時刻,就可以看到上海市的塞車盛況。(Source:達志影像)

什麼是大城市病?

無論如何,上海市的城市規畫目標明確,就是防止「大城市病」的出現。根據《百度百科》的解釋,「大城市病」指的是在大城市裡出現的人口膨脹、交通擁擠、住房困難、環境惡化、資源緊張等「症狀」,逼得很多上班族不得不逃離大城市的代表「北上廣」(北京、上海、廣州),到二、三線城市尋求新發展。其實從這些城市塞車、高房價和醫療與教育等公共資源短缺就可一窺一二。

這樣的情況也逼得很多上班族不得不逃離大城市的代表「北上廣」,到二、三線城市尋求新發展。

▲ 大城市的工作機會多,吸引不少人離鄉背井前來找工作。圖為 2015 年移工在上海找工作的狀況。(Source:達志影像)

專家:目標不切實際

面對上海市提出的計畫,有的專家質疑該計畫的可行性。

2016 年,當中國政府提出上海城市規畫的草案後不久,上海社會科學院的研究員梁中堂在接受《環球時報》訪問時說,當局要在 2035 年將上海人口控制在 2,500 萬的目標「不切實際,而且違反社會發展潮流」。

移工成為犧牲者

梁中堂也提到,住在上海的移工和低薪族群最有可能成為目標下的犧牲者,因為當局非常有可能透過拆除違建來達到控制人口的目標。

▲ 今年 11 月,北京市政府強硬驅逐住在市郊的低端人口,民眾只能趕緊打包,在天寒地凍中尋找下一個家。(Source:達志影像)

北京怎麼做?

今年 9 月,和上海一樣同為中國一線大城的北京,當局宣布在 2020 年要將北京人口控制在 2,300 萬以內。

清除「低端人口」

今年 11 月,一場火災燒出了北京為期 40 天的「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行動,讓中國政府開始大肆驅逐市郊的「低端人口」,引起了國內排山倒海而來的批評,也讓國際社會同聲譴責中國的行動。

先前,中國透過戶口制度來控制大城市的人口,然而,仍有大量民眾流入大城市,造成房價節節升高,讓人害怕房產會泡沫化。對此,北京和上海針對房地產買賣制定了嚴格的規定,這兩大城市也是對房價波動最敏感的城市。

(本文由 地球圖輯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JERRYANG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