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亞洲經濟三大隱憂,房產、債務、內需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1 月 09 日 16:52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相較已開發國家緩慢的經濟成長率,動輒成長 5% 以上的東南亞經濟表現成為去年的市場亮點,其他亞洲國家也恢復出口榮景,但是亞洲國家在熱錢簇擁下不是毫無風險。日經新聞深入當地貼身採訪,發現亞洲國家面臨三大風險,分別是房地產過熱、債務過高、消費支出下滑,若全球經濟緊縮恐釀金融危機。

報導指出,其實亞洲國家政府與央行都深知這些風險,南韓央行報告曾指出,利率上升 100 個基數,低收入家庭與 50 歲以上的借款人風險最大。馬來西亞央行也看到空屋問題,指出 2021 年馬來西亞巴生谷商業大樓與大吉隆坡都會區的空屋率將達到 32%,明白表示房地產失衡將是經濟未爆彈,新加坡的央行也發表同樣看法。

但全球經濟擴張持續,這樣的風險好像是杞人憂天?IMF 估計 2017 全球經濟成長率從 3.6% 上修到 3.7%,印度從 2016 年的 6.7% 增速到去年的 7.4%。東南亞國家五大經濟體包括印尼、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越南平均成長率達 5.2%,與去年一樣。中國預計達 6.5%。

但報導認為,亞洲要維持增溫步調,至少有兩件事情要做。首先,國家成長動能必須由出口轉內需。2017 年亞洲強勁成長主要來自於電子零件出口帶動,特別是智慧手機需求拉抬,以及物聯網應用對半導體需求增加所致,但是今年晶片市場規模年增率只有 7%,為 4,370 億美元,遠不如去年的 20.6%。

而且經濟成長應該會創造新工作並推動薪資成長,促進消費,但只有幾個國家出現這樣的正向循環,如馬來西亞,但是年輕勞動力居多的菲律賓消費動能也不足,就業也是印度政府的一大挑戰。

第二,央行需理出適當的升息政策。由於美國央行加快升息腳步,可能會引發亞洲資金外流,亞洲國家不能跟著美聯儲的升息步驟,主要原因是各個國家有自己的問題。譬如菲律賓升息的話,可能會提供投資人一個購買菲律賓貨幣的誘因,披索太強勁可能會削弱海外農民工以美元計價匯款的好處,這可是菲律賓經濟體一大支柱,若菲律賓人海外移工寄回家鄉的錢變少了,可能會影響消費意願。

由於石油生產國協調減產和中東不穩定,原油價格上漲,因此通膨仍是問題,但央行若升息以抑制通膨,並刺激消費的話,恐對經濟沒有好處。印度央行也擔心通膨會超過 4% 的中期目標,與菲律賓一樣,透過升息以穩定物價是知易行難。

但是低利率又會導致其他問題,最明顯的就是房市泡沫與債務飆升。如果亞洲主要城市的房地產價格開始下滑,投資於房地產的個人和企業將蒙受損失,使得他們難以償還現有債務。就目前情況而言,亞洲國家與個人債務令人擔憂。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數據,2017 年第二季中國家庭債務占 GDP 的比率達到 46.8%,家庭和非金融部門債務合計達到 210.2%。同時間南韓債務占比為 193.9%。金融危機以來債務占比一直在飆升,特別是新興國家的企業債,因此 2018 並非一路順風,央行升息決策將得步步為營。

(首圖來源:科技新報攝)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