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被南韓笑!台積電自備 300 輛水車、馬桶水待命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3 月 04 日 12:00 | 分類 晶片 , 環境科學 , 生態保育 follow us in feedly

冬雨連綿,石門水庫蓄水量高達 100%,但滿水位下,竟有三分之一都是泥砂。水庫變砂庫,誰是兇手?溯溪往上,本該限制開發的集水區,5 年遭巡守員違規檢舉 690 件,大小露營地錯落。裁罰不力,管理不善的結果,石門水庫全域 100 多座攔砂壩,超過七成已淤滿了砂。當全民瘋野營,超限利用之後,土石崩塌和水庫淤積隨之而來。耗時 4 個月,深入司馬庫斯、拉拉山、東眼山,一窺水庫變砂庫的祕密。



開春以來,細雨綿綿,降雨不斷,台灣年降雨量高居已開發國家第一,為何成為缺水之島?台灣 18 座主要水庫,有 6 個水庫淤了三分之一的砂。每年全台水庫淤積量,竟然能填滿一座白河水庫,10 年更能填滿一座石門水庫。

每年入秋到梅雨前,就可能爆發缺水危機,這 10 年來,缺水已成為新常態。如果不改善,2030 年最慘重的景況,將是全台主要水庫的蓄水量只剩下一半,全台難逃限水惡夢。

《天下》選擇石門水庫,調查台灣水庫滿水位卻依然缺水的祕密。《天下》團隊花 4 個月,走遍石門水庫集水區的每吋土地,翻遍全球及國內的氣候變遷資料,並以衛星圖標註每一個非法活動。

我們看見石門水庫集水區蓋了 100 多個露營區;原民賣地種破壞水土的生薑;5 年來發生 690 件破壞水土檢舉案件,九成以上卻就地合法。

揭開缺水之島的祕密,背後問題錯綜複雜。

▲ 民宿、水蜜桃、露營區,東一塊、西一片地人為開發活動,已將石門水庫集水區最知名景點拉拉山剃成了癩痢頭。

供水弱點,被韓國抓著打!台積電包養 300 輛水車待命

1 月 26 日,總投資金額 5 千億台幣的台積電 5 奈米廠在台南動土,這是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最後一次以董事長身分主持典禮。

隨同張忠謀一起出席動土典禮廠務處資深處長莊子壽,負責台積電新廠水電供應,憂心忡忡。他擔心用電不穩定,也擔心再生水廠距離 20 公里外,管線如何鋪設、能如期完成嗎?

因為自來水不足,這座世界最頂尖的晶圓廠一半用水將來自台南市安平、永康區民眾沖完馬桶、洗澡的污水回收再生。只有利用再生水,供水才有可能穩定。

經濟部預估到了 2031 年,如不新增水資源開發,全台年自來水缺水量達 3.5 億萬噸,相當於石門水庫加新竹寶二水庫。台中、高雄、台南將嚴重缺水,新竹從不缺水轉為缺水。

雨一直下,但「其實台灣是個缺水的國家,」莊子壽說。就像 921 大地震影響供應鏈,缺水的問題,也成為競爭對手南韓攻擊台灣的要害。

缺水影響半導體生產有多嚴重?細數這個世紀以來,2002、2003、2004、2005、2009、2010、2011、2014、2015 年都出現缺水危機,缺水不再是突發事件,而是成為一個新常態。

因此,晶圓廠、面板廠必須「包養」水車,簽下長期合約。水車平日自由營運,一旦需要抗旱,要無條件立即接受徵召、調度,養兵千日用在一時。莊子壽說,「在科學園區這樣的措施是一般性的,不是只有我們,很多廠商都有,台積電總共大概有近 300 輛水車,幸好這些年有驚無險度過。」

然而,水車滿街跑的畫面,恰好成為競爭對手南韓攻擊台灣的證據,證明台灣就是缺水,生產不穩定、不可靠。

實際上,「每次解決缺水的方法,就是要相對產值比較低的農民停止春耕,」台大土木系水利工程組副教授游景雲說。

犧牲弱勢並非是長遠之計,形成了社會對立與撕裂。

「工業用水不是罪惡、更不是元兇,」莊子壽說,「如果明天沒水我們製程就要 shut down(停工)了,沒水已經不是我這個層級要擔心的問題,是台積電董事長這個層級的問題,也是台灣的問題,因為全世界都要靠台灣的 IC 供應,全球可能因此斷鏈。」

然而,科學園區卻是缺水的重災區。根據經濟部 2017 年 11 月 7 日提出的「產業穩定供水策略」報告,工業用水未來將成長,其中以科學園區成長最快,包括竹科、中科、中科后里、南科、南科路竹基地,全部現在每天供水能力 40.3 萬噸,到 2031 年需求會增加到 81.3 噸,如不新增水資源供應,每天將缺 41 萬噸的水。

▲ 莊子壽指出,台灣的缺水問題,將會使全球 IC 產業鏈「斷鏈」。

卻沒有人問,老天其實厚愛台灣,一年降下了 2,500 公厘的雨在台灣,相當於 800、900 多億噸的水。

經濟部水利署北區水資源局局長江明郎說,水是台灣唯一不缺的天然資源。「老天給我們這麼多水,我們不會用、也不懂得怎麼用?」屏科大工學院長丁澈士說,台灣淪為無水之島,這是國恥。

極端氣候正在發生,旱澇不均愈來愈明顯。攤開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及經濟部水利署的降雨資料,極端氣候正在台灣發生。

淤砂失控!台灣每年可埋掉一座白河水庫

2000 年之前,帶來極端暴雨的颱風,每 10 年才 2~4 個,2000 年之後,多達 11 個。最近一次的案例是 2015 年,上半年台灣發生 67 年來最嚴重乾旱,但該年 8 月一場蘇迪勒颱風,卻讓石門水庫 3 天洩了 2.1 億噸的水,等於把一座水庫的水全洩光了,大旱、大雨同一年發生。

國家實驗研究院科技政策與資訊中心助理研究員賴允政以「水資源的過路財神」形容台灣,老天爺給了很多錢(水),偏偏自己口袋太小了,裝不下。

「我們有注意到,台灣水庫有效蓄水量不斷地下降,」莊子壽說。台灣科學園區有一組人──水電氣供應委員會,專門盯住台灣水庫蓄水量,隨時發出警告。台灣水庫卻以每年進砂 2,200 萬噸的速度邁進,相當於一年就要淤掉一個白河水庫,或者 10 年就能淤滿石門水庫。

▲ 石門水庫看似滿水位,事實上有效蓄水量只剩下三分之二。

根據行政院永續會的資料,自 2004 年之後,台灣水庫有效蓄水能力急遽下降。政府編列的清淤工程,最理想也只能進出平衡。如果水庫不斷淤積會怎麼樣?

前內政部長、台大土木系教授李鴻源曾經做過預估,到了 2030 年台灣水庫會淤積一半,屆時台灣一年會缺 40 億噸的水,缺水量遠遠超過經濟部預估,這是危言聳聽還是忠言逆耳?

根據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的「2017 台灣氣候變遷科學報告」,如果不算極端氣候影響,2030 年,石門水庫淤積率會到 48.6%、曾文淤積率會到 53%,如果把極端氣候影響算進去,石門水庫淤積率會到 62%、曾文則淤到了 77.6%。水庫的砂比水多,曾文、石門兩大水庫真的成了砂庫。

中興社防災科技研究中心環境資源監測組組長林伯勳說,根據政府研究報告顯示,2000 年之後,日雨量超過 200 公厘的次數愈來愈多,1980 到 1990 年,平均每年 115 次,1990 到 2000 年,平均 118 次,2000 年之後平均竟然增加到 200 次。

林伯勳說,再由近期災害調查報告可知,強降雨愈來愈多,災害型態原本較為單純的洪水或土砂災害,轉變成不同類型災害依序發生的複合型災害,已超過工程設計極限及人類可控制層面,對於水庫來說,天災會恐讓庫容淤積愈嚴重。

然而,減少人為破壞卻能夠拯救我們的水庫。根據同一份的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報告,翡翠水庫到同一時間的淤積是 7.8%,加上極端氣候影響淤積 10.1%,增加幅度最少,證明有好保護的水庫,抵禦極端氣候衝擊的能力,遠高於其他水庫。

(全文未完;本文由 天下雜誌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