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之亂」頭號戰犯,鄭優為什麼越戰越勇?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5 月 20 日 12:00 | 分類 網路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499 方案讓電信五雄陷入焦土戰、老客戶怒氣衝天,但也為中華電信帶來 120 萬至 130 萬的驚人新用戶數。64 歲的中華電信董事長鄭優大膽破壞市場規則,圖的是什麼?

499 方案讓電信五雄陷入焦土戰、老客戶怒氣衝天,64 歲的中華電信董事長鄭優卻是越戰越勇,他自 2016 年 12 月上任至今,陸續掀起「MOD 縮水」與「499 之亂」,為中華電信 MOD 吸引超過 30 萬新用戶,499 方案更在一週內預估帶來 120 萬至 130 萬的驚人新用戶數。

爭議中,總是淡定的鄭優實有其盤算。

鄭優從不因批評怯戰,他在記者會甚至用「如果上週在通路買一件衣服,經過一個禮拜後打 8 折,有理由要求退錢嗎?」來反駁老客戶怒火,以致成為眾矢之的,遭諷是「提油救火」。

爭議比掌聲多,批評如影隨行

但鄭優的職涯裡,本就爭議比掌聲多,批評如影隨形,自稱「鄉下人」的他卻不退卻,就像他在 5 月 11 日記者會說的,「我們不希望戰,如果人家要來戰,我們就跟他戰!」

雖然 499 方案帶來百萬新用戶,但殺價競爭將導致 ARPU(每用戶貢獻度)走跌、影響獲利,投資人和法人相對緊張。近 5 個交易日來,中華電跌多漲少,股價 在 5月 16 日更下探至 108 元,創兩個多月來新低,一週的活動讓中華電信市值蒸發 300 多億元。

元富投顧總經理劉坤錫說,短期來看,499 競爭對電信營運商是有不利影響,但當活動結束,股價的衝擊與波動也差不多結束,法人和投資人會重新回到公司策略與基本面觀察,中華電的下一步布局才是重點。

鄭優出生雲林縣水林鄉,家中務農,他曾說自己家境並不優渥,「當年媽媽打工一天賺新台幣 15 元,我出外求學一個月的生活費就要 400 元,等於全部拿來給我念書。」台大經濟系畢業後,鄭優先後做過基隆海關關務員、中國信託辦事員,以及《工商時報》記者。最出名事蹟,是在短短 7 年內坐上《工商時報》總編輯大位。

1995 年他出任公平會委員,與蔡英文同一屆,隨後並被前總統陳水扁指派接任台視總經理一職,4 年後又出任中央廣播電台董事長;2008 年第二次政黨輪替,他迅速提出辭呈,但 2016 年蔡英文當選總統後,鄭優便接手中華電信。

中華電信工會前任理事長朱傳炳(去年退休)曾大力批評鄭優是「政治酬庸」、「外行領導內行」,但他接受《天下》採訪時,卻轉而稱讚鄭優有能耐、會安撫工會,對於批評能展現柔軟的交際手腕。

2016 年鄭優在上任前一週就打給朱傳炳,還把私人電話給他希望多聯絡,甚至在交接典禮破天荒請他上台致詞,「這是第一次有中華電董事長邀請工會理事長上台講話!後來我退休了,他還把我當『高階主管』辦歡送會。鄭優處心積慮維繫勞資和諧,政治手腕、商場公關非常強!」朱傳炳說。

果然,雖然中華電信工會以強悍聞名,連年讓股東會開超過 10 小時,更曾包圍前董事長蔡力行的辦公室長達一個月,但鄭優去年的股東會,成功創下中華電 9 年來最快結束紀錄。

▲ 鄭優態度積極,一上任就鎖定連蔡力行都無法解決的 MOD。

MOD 分潤新制掀起爭議,用戶卻激增

鄭優態度積極,一上任就鎖定連蔡力行都無法解決的 MOD(多媒體內容傳輸平台)虧損問題!2017 年 6 月 30 日,中華電信網站突然公告 MOD 將從 7 月起異動,其中「家庭豪華餐」內容頻道數,從原本的 107 個減少至 59 個,消息一出,中華電信客服電話被打爆,3 天內湧入 3 萬多通電話,立委大開記者會抨擊中華電信罔顧用戶收視權益。

但鄭優說,MOD 推行 13 年來連年慘虧,雖然用戶高達 130 多萬,卻累計虧損達 315 億元,因此大刀闊斧決心改革,要以訂戶數及收視率做為新分潤標準:訂戶 50 萬以下的頻道業者,中華電信收取 20% 頻道上架費,其餘 80% 依各頻道收視率核算每一家頻道商可分得的利潤;訂戶超過 50 萬,上架費則調高至 30%。

但鄭優此舉衝擊到 MOD 最大頻道代理商「台灣互動電視」(簡稱台互)的權益,台互董座、華衛集團創辦人王志隆痛批鄭優「背信毀約」,還架設「鄭優說謊 uliar(你是騙子)」網站,鄭優為此控告王志隆涉嫌妨礙名譽。

身在國外的王志隆在《天下》電話採訪時,感嘆自己與鄭優曾一起吃飯、打高爾夫,但鄭優上台後「急於表現」,十多年交情付諸流水。王志隆說,「鄭優的能力跟智商很高,但他是政治任命的董事長,我覺得他沒有電信專業!」

王志隆舉例,「鄭優把 MOD 當成有線電視系統經營、想打敗蔡明忠當上一哥,他把自己視為有線電視的董事長,但中華電信受《電信法》規範,必須是開放平台,他認為條例不合理、應該循法律途徑修法,而不是急於表現,做出急躁的處理!」

後來,NCC 介入,且基於黨政軍條款及《電信法》,MOD 不得拒絕頻道上架、也不得干涉頻道內容規畫與定價等原因下,此事最終以雙方重新協商、原先縮水的 48 個頻道恢復播出做結。

雖然 MOD 一役未果,但鄭優推出全面降價回饋、引入新頻道供用戶訂閱,讓 MOD 事件過後,用戶數在半年內還大增 30 萬戶至 160 多萬戶,今年首季甚至升至 170 萬戶,且力拚今年底朝 220 萬戶邁進,「改革總有逆風,但逆風才能高飛!」鄭優這樣說。

499 之亂,輸的絕不是中華電信

MOD 之役充分展現鄭優的執拗性格,今年的「軍公教 499 元上網吃到飽」及「母親節特選專案」更跌破市場眼鏡,是中華電首度搶進低價吃到飽市場,殺得電信五雄陷入「敵不退、我不退」的腥風血雨。

朱傳炳坦言,鄭優不畏人言、敢破壞市場規則,讓社會大眾現在談到 499,第一時間只想到中華電信,雖然中華電遭勞動局開鍘罰款 200 萬,但「這幾天媒體不斷放送,廣告效益帶動更大!」

電信業界人士也說,「要比氣長,最先輸的絕不是中華電。」畢竟中華電信擁有 1,041 萬用戶數、市占率 36.3% 位居第一、499 方案要求綁約 30 個月(至 2020 年 11 月),讓中華電一不怕持久戰,二可預先吸納 4G 用戶「固樁」,為 2020 年的 5G 上路做準備;三可為數位匯流、MOD 加值及推動網路銀行等計畫先行布局。

鄭優曾說,上任後「將在資費跟市場競爭更有彈性」。他大戰頻道營運霸主王志隆,叫陣有線電視龍頭蔡明忠,如今又向其他電信業者發動低價突襲,無論是否已為中華電帶來效益,爭議兩極的他,仍為中華電帶來新風貌。

(本文由 天下雜誌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